文化大革命

一、雷殛孽子

紀曉嵐說:太僕寺卿戈仙舟曾提到,乾隆戊辰年(1748),河間縣西門外的橋上,有一人被雷震死。但是,他的屍體仍端端正正地跪在橋上,並不倒地。手裡還舉著一個紙包,雷火也沒有把紙包燒燬。打開紙包一看,原來裡面全是砒霜,大家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不一會兒,他的妻子聞訊趕來,見到他這樣死去,竟然不哭,且說:「早就知道你會落得這樣下場。只怪老天爺對你的報應太遲了」。人們細問根由,他妻子說:「他經常辱罵自己的老母。昨天又忽萌惡念,想買砒霜把老母毒死。我苦苦地哭勸了他一夜,他還是不肯聽從。所以才會遭天打雷殛!」

二、「叛國逆子」的下場

我的朋友卜興夏,向來是一個無神論者,對於鬼神果報之說從不承認;因此得了一個「不信邪」的外號,他也以此自豪。日前忽然從香港來臺,接談之下,豪情猶昔,而立論則一反囊昔,不但相信有鬼,更對果報之說持之甚力。我不由大為驚異,便向他一問所以。他笑著說:「天下之大,本來無奇不有,我是受了事實教訓,所以觀念不同了」。

「什麼事實,竟能將一個『不信邪』的改變過來?」我又問他。

「你知道油不透這傢伙嗎?」他又笑著說。

「我知道,他是在南京開估衣店的尤老闆的兒子,聽說為了投共,連他爸爸都宰了。這種人提他做什麼?」原來這油不透姓尤叫尤老高,是我們在南京時的鄰居。平日對他父親就不十分孝順,後來我們離開了南京,就聽說他當了共幹,為了表示革命,連尤老闆也親手用刀砍了,還以大義滅親自居,所以不願提他。

「這傢伙在大陸淪陷之後,由下級共幹而中級,竟爬到偽公安分局任要職,可是,在這一次所謂文化大革命之後,竟連自己的命也革掉了」。他笑笑又說:「他不但死得極慘,而且死得非常之奇。因為他的死,也使我相信鬼神果報了」。

「怎樣的慘,怎樣的奇呢?能令你相信,可不容易」。我也笑笑。

「他是被七、八個紅衛兵,你一刀我一刀碎剮了的,你能說不慘嗎?奇是奇在他已經知道他的『同志』們要鬥他,已經決定逃向上海,忽然他的老子白晝現形,渾身血污,指著他大罵,並且說他的報應到了,需要二十七刀抵償他挨的那兩刀。結果不到十分鐘,他便被拉出去亂刀捅死。臨死還大叫爸爸饒命呢,你又能說不奇嗎?」卜興夏停了一下又說:「我這『不信邪』的外號,便因此被打碎了」。

「你久已到了香港,這是南京的事,你怎麼知道?」我又問。

「我雖在香港,他的兄弟尤志明已經逃了出來,這是尤志明親口告訴我的,還能假嗎?他的老子還告訴他,惡有惡報,時候已到,那些以殺人為政治手段的,一個一個全該遭報呢!

我本來對這些傳聞不太相信,可是出自一個不信邪的人之口,就不得不信,所以用來告訴大家。(文:有徵)

三、不孝逆子,餓死親娘

兒女不孝孫無情,狠心餓死老娘親。

試問人間情何在,蒼天不恕負心人。

我的鄰居給我講述了兩段發生在她們家鄉的事情,問我這是不是佛說的因果報應。

在中國吉林省某縣,一個村子,一家八口人在不長的時間裡演繹了一場人間悲劇。十里八鄉都知道這件事。雖然他們不懂什麼叫佛法,卻都知道這叫報應。這一家的父母在幾十年的歲月裡,面朝黃土背朝天,拉扯大三個兒子、三個閨女共六個子女。並一個個為他們娶了媳婦,蓋了房;嫁了閨女,帶走了嫁妝。這該有多麼不容易,是顯而易見的。當被生活壓彎了腰的老爹送走了最後一個出門的閨女,自己卻積勞成疾,永遠地躺下了。村裡人為他感歎,說他命苦,然而他老伴的命卻比他更苦。老爹走了不到一個月,老娘因腦溢血,也躺在了床上,留下個半身不遂的毛病。雖然還可以自己用左手往肚裡送飯,也能夠去廁所解手,但必須有人照顧,攙扶才行。

這六個子女(還不算他們的孩子),共十二個人又是怎樣對待這辛苦了一生的母親呢?

開始一段時間,他們安排兩個人一班,輪流照顧老娘,也還說得過去。時間一長,跟著老娘的三兒子和媳婦就厭煩了。先是嫌人多添亂,摔摔打打,說三道四,後來就指桑罵槐,跟妯娌和大姑子、小姑子吵了起來,乾脆不讓人家來護理了,也不讓送飯。起初他們吃飯時還給老娘送去點吃的、喝的,後來發現吃了喝了還要上廁所,三兒媳噁心幹這個活,就開始給老娘減飯減水,有時一天也不給送點吃喝。其他子女與三媳婦不睦,十天半月也難得來一次。有一次三女兒來看老娘,發現老娘少氣無力,仔細聽才聽見老娘說:「我餓……我餓……」於是跑進三哥屋裡,想給老娘找點吃的。沒想到三嫂聞聽大發脾氣,跑進老娘屋裡大喊道:「你剛吃了兩碗稀飯,怎麼又要吃的?要是撐死怎麼辦?你的閨女還會說我們不孝順你呢!」在三女兒堅持下,總算給老娘餵了幾口飯。餵飯時,三女兒趁三嫂不在屋,把手伸進被子裡一摸棗老娘的肚子癟癟的,證實三嫂講的是假話。於是第二天,三女兒給老娘送來了六個雞蛋,老娘簡直是狼吞虎嚥,一口氣就吃光了。過了一會,好像有了點力氣,她對三女兒小聲說:「你們不來,他們一點水和飯也不給我吃,是想餓死我呀」。又過了些天,二女兒家吃大蝦,給老娘送來了兩隻,正在喂老娘吃,被後進來的三兒子看見,上前一把將碗打翻在地,並用腳將兩隻蝦踩爛,憤怒地責罵二妹不該讓老娘吃大蝦,說腦溢血病人不易吃補品,補的血多了還會腦溢血,死了你負責呀?並說,如果你們誰要再管老娘的事,我就把老娘給你們送去,不要只管吃不管拉!他們一家的情況村裡早就傳的沸沸揚揚。許多人勸大兒子,勸其他孩子快把老娘接到自己家來養,可是始終沒有一個孩子響應。沒過多久,老三院子裡就傳來了哭天喊地地叫娘的聲音,辛苦了一輩子的老娘終被病魔和飢渴,以及比病魔和飢渴更凶殘的黑心逆子奪走了生命。

凜冽的寒風呼嘯著,彷彿震天撼地的哀樂,伴隨著一群披麻帶孝的不孝兒孫走向墓地。大把大把的紙錢被拋向空中,卻被發怒的寒風奪去……

死亡好像認準了一條道,接踵光臨這個家庭。

一個月後,大兒子因腦血拴住進了鎮醫院,雖經搶救免除一死,卻留下個半身不遂的毛病。後來竟然也能蜷著胳膊拉著腿出現在街頭巷尾。

在大兒子出院才一個月時,二兒子和大女婿前後幾天相繼住進了鎮醫院,診斷結果全是腦血栓。二十天後,上邊兩個還沒出院,二女兒也以同樣的疾病住進了鎮醫院。

二女兒出院的第二天,三媳婦也來報到,不過這次不是腦血栓,換成了胃穿孔。三兒媳還在打著吊針,三女婿騎自行車不小心撞在了拖拉機上,飛出兩米多,被送到醫院時雖然還有口氣,但全身多處骨折,外加左膝蓋骨骨裂,右膝蓋粉碎性骨折,一連幾個月下不了地。

老太太死後一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她的子女及其配偶,相繼光臨這家鄉鎮醫院,每人出院時都花了一萬多塊錢。難怪有人詼諧地說:鄉鎮醫院被大款們承包了。從沒有拿過獎金的醫生護士,每月都領到了一百多。這種「走馬燈」似的住院,全是一家的人。在那段時間裡,一傳十、十傳百,十里八鄉,成了人們田間地頭,茶餘飯後的談笑資料。雖然當地信佛的人很少,但每個參與聊天的人,口裡都會說一句:「活該,這是報應啊!」

到這還不算完,上邊說的半身不遂的大兒子,有一天走在大街上活動手腳,突然間腿一軟,一頭栽倒在一輛剛好路過的汽車的大燈上,被撞出一米多,傷及大腦,成了植物人,據說至今還在家裡躺著。不久二兒子得了肝炎,折騰了一年多死了。再往後大媳婦也得了腦血栓,現在已死亡。往後還會發生什麼事,不得而知。我的鄰居說,老太太的孫子、孫女、外孫子、外孫女,差不多都是老人一手照顧大的,而在老人患病住院期間竟沒有一個人去看望老人,讓人聽了感到寒心。但願有善知識教給他們佛法,轉變未來的命運。否則天理昭彰,他們的結局將不堪設想。

逆子故意餓死患病的親娘,雖然民未舉,官未咎,沒有受到國法的制栽,但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些不孝子女一個接一個受到惡報。這真是,世上萬事萬物都在說法。善人說善人的法,惡人說惡人的法,人說人的法,畜牲說畜牲的法。你要是明白了,衣食住行都可以實踐佛講的法,經就是路,怎麼走法,決定權在你自已。

我將這個生活當中的因果報應現世現報的故事寫在這本小冊子裡,就是為了警示那些不孝順爹娘的逆子趕快改邪歸正,否則惡報來時,悔之晚矣!(文:果卿居士)

(第一則節錄自《紀文達公筆記摘要》,紀昀著/演蓮法師譯;第二則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①》文:有徵。圖:黃花崗雜誌/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第三則節錄自《現代因果實錄一》,果卿居士著)

-------------------------------------------

真心推荐

1.集福消災之道( 相關   )&了凡四訓

2.珍惜生命請勿殺生吃肉台南市觀音的家佛學會

3.戒淫修福保命珍惜生命請勿殺子墮胎

4.請珍惜自己的生命—認清自殺的真相

5.玉曆寶鈔寂光寺地藏七(山西小院)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