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債因果

世上稱短命的人為討債鬼,這原本是有的。盧南石說,朱元亭的一個兒子生癆病,當病情危急、氣息微弱時,呻吟著自言自語道:「這下還欠我十九兩銀子。」一會兒,醫生在藥中投入人參,藥煎好,還沒有來得及服就死了。所用人參正好值十九兩銀子。這是近日的事情。有人會說:「四海之中,一日之內,短命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前世欠債的,哪裡會有如此之多?」

要知道,死生如轉輪,因果迴圈,就像恒河裏的沙,堆積的數量無法測算;就像太空裏的雲,形態變幻不可思議:這確實難以拘泥於一種形式。但是估計它的多數情況,那麼冤仇罪錯糾結在一起,乃由於財物引起居多。老子說:「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天下熙熙,皆為利來。」人的一生,大概沒有不用心於這個的。不過天地所生的財物,只有這個數目。這邊得到,那邊就失去;這邊盈餘,那邊就虧損。機巧從這裏產生,恩仇從這裏結下。善惡業緣的報復,可以延續到三世。我們看謀利的人之多,就可以知道討債的人不會少了。司馬遷說過:「怨毒對於人來說,真是太可怕了!」君子寧可相信它是有的,或許可以啟發人的深思。

【原文】

世稱殤子為債鬼,是固有之。盧南石言:朱元亭一子病瘵,綿綴時,呻吟自語曰:「是尚欠我十九金。」俄醫者投以人參,煎成未飲而逝,其價恰得十九金。此近日事也。或曰:「四海之中,一日之內,殤子不知其凡幾,前生逋負者,安得如許之眾?」夫死生轉轂,因果迴圈,如恒河之沙,積數不可以測算;如太空之雲,變態不可以思議。是誠難拘以一格。然計其大勢,則冤愆糾結,生於財貨者居多。老子曰:「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天下熙熙,皆為利來。」人之一生,蓋無不役志於是者。顧天地生財,只有此數,此得則彼失,此盈則彼虧。機械於是而生,恩仇於是而起。業緣複起,延及三生。觀謀利者之多,可以知索償者之不少矣。史遷有言:「怨毒之於人甚矣哉!」君子甯信其有,或可發人深省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五 灤陽消夏錄五》,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