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選二十四賢妻良母故事(下)

十七、式穀似之

成人不學誤前程   母勵謐兒期有成

博讀經書名蓋世   賢明母教古今聲

晉朝皇甫謐年之叔母任氏,養謐為子。皇甫謐年屆二十,尚不知上進,好遊放蕩,不修學業,然有一片孝心,常進瓜果奉母,其母悲歎萬分流淚告誡:「吾兒雖百般殷勤奉養老母,並非有孝,今已二十,尚整日好閒遊蕩,不知立志求學,今母至為傷心!」謐深受感動,當即表示:「不肖兒自當改過,即日起奮發研學,以慰吾母」。之後,白日勤奮耕耘,維持生計,晚間,博讀經書至深夜,不懈不怠,終成名儒,端賴其母勵教所賜也。

十八、尚義可嘉

養育師仁為乞婦   營謀設計竊逃走

路遙履險遂還京   盡義功高永不朽

唐朝,有一姓獨孤名師仁者,其乳母王蘭英,為人仁慈重義,令人敬仰。師仁之父被王世充所殺,師仁亦被禁錮,失去自由,蘭英焦慮萬分,多方奔走,託人向王世充說項,准將師仁交其撫養,時逢天下大亂,又鬧饑荒,日夜不安,三餐難繼,蘭英作乞婦,求食以養師仁,歷盡辛酸苦楚。後裝瘋,暗中引率師仁逃走,戰戰兢兢,經險路,渡難關,終於回到京都。高祖帝聞知其膽識及高義,嘉其義行,封為永壽鄉君。

十九、正言報國

母教侍帝進忠言   不怕捐身報國恩

諫諍直陳主秉正   朝稱殿虎百官尊

宋,劉安世在朝為官,處事公正,鐵面無私,聞知府調任為諫官,拜命之前,將其憂慮告其母,謂皇上日理萬機,難免疏忽而有差錯,兒如任諫議之職,應正言諫諍,萬一觸忤聖意,或將受譴責,招致災禍,皇上以孝治天下,若陳情家有老母,諒可免任諫官。劉母責其觀念有誤,訓以:「諫官乃輔佐天下之諍臣,你父當年欲求之而不得,今你有幸得此職,當應欣然承命,盡忠職守,即使遭譴責被流放,不論遠近,母亦樂意跟往。」安世果任諫官,正色立朝,秉公處事,如有違法背理情事,則直言諫諍,朝中百官稱安世為殿上虎,莫不敬畏萬分。

二十、訓以忠勤

為吏忠勤元父志   卻嬉射藝荒州治

教加杖擊反精勤   陳母賢明書應記

宋朝諫議大夫陳省華之妻馮氏,有賢德,善教子真宗時,三子皆進士及第,累遷至顯官。其季子堯咨,嗜好射藝,自號小由基,任荊南太守時,返鄉省親,拜藹老母馮氏,其母詢其任太守有何德政,答以:「若論政事,雖無特殊作為,但兒箭法精甚,每次表演,圍觀者甚眾,莫不欽服喝采。」母聞之不悅,舉仗擊打,訓以:「汝不施仁政,以善化民,徒效士卒行為而自滿,何不遵父遺訓,盡忠職守?」堯咨知錯,跪地謝罪,歸仁後,勤於政務,施行德政,政績斐然,遂為名官。世讚陳母馮氏賢德,教子有方,譽為一賢母。

二十一、截髮易書

家貧育子不須憂   截髮易書供子修

母善琢磨成大器   厥功非凡莫能儔

元朝陳祐,又名天祐,字慶甫,寧晉人,其母張氏賢慧有淑德,被尊為賢婦。陳家貧困,張氏刻苦耐勞,含辛茹苦,悉心養育天祐,因無錢購書,張氏常剪髮換書,供兒研讀,朝夕鼓勵天祐力求上進。天祐感母之深情,為不負母之殷望,日以繼夜,勤奮用功,未敢怠惰,終能博通經史,成為大儒,後出仕,為官清廉,累升至浙江東道宣慰使。昔陶母截髮延賓,使兒得以結交名士,世稱其賢,祐母截髮換書,勉兒勤讀,其賢足與陶母媲美。

二十二、教子大成

寬恕奴婢勝己兒   嚴格訓子守箴規

賢明母教範千古   培育二儒百世師

明朝程母侯氏,程大中公晌之妻,二程夫子程穎、程頤兄弟之母。程母事姑至孝,事夫有禮,治家有法,教子有方,甚受敬重。程母為人仁恕寬厚,視奴婢如兒女,視己子女則嚴,三餐必命坐於身側,不許擇好而食,著衣亦不許擇美而穿,偶與人爭忿時,即使理直亦予譴責,若有過失,小則詰責,大則報知其父,求嚴厲訓戒。嘗稱:子之不肖,皆因母掩蔽其過,致父不知未能使之改過向善之故也。二兒稍長大,皆能遵守師教,勤讀詩書,修身進德,是以智德並進,成為大儒,且宋代之諸多名儒,多出其門,程母之賢,永留青史,令人敬仰。

二十三、守節教子

家貧守節志冰霜   教子讀書勤有方

學業有成登進士   母功不朽世傳芳

清朝胡彌禪妻潘氏,相城人,守節教子,治家勤儉。其夫胡彌禪早死,遺有三子,家貧如洗,潘氏勤勞,以麥粥養兒,而自食瓜蔓度日。長子宗緒十歲時,遣入村塾就讀,送兒越一山嶺往村塾,黃昏又至山麓接兒返家,夜間督兒讀至深夜。一日聞兒誦程朱語時,勉其為人處世當如此,聞誦司馬相如美人賦時,則大怒誡勿更讀。日常訓諸子出入必稟,入則孝出則悌,善盡人子之職。宗緒受母嚴教,勤攻詩文經史,學業有成,雍正八年,中進士出仕,官至國子監司業。潘氏守節教子成器,誠一賢母也。

二十四、經訓克家

博學經書美譽名   守孀教子作賢卿

當年大著今猶在   御筆賜旌千古榮

清朝,畢沅(鎮洋人,字秋帆)之母姓張名藻,字子湘,精通經文,博學多才,詩詞之美,譽滿遠近。張氏早年喪夫,守節教子,治家嚴肅,秋帆幼承母訓,勤謹讀書,考中狀元,官至湖廣總督,又精通經文,著有續資治通鑑等鉅作,功業文章,貢獻甚大,成為清一代名臣,皆由賢母訓教使然也。張氏好學,至晚年仍手不釋卷,並專於著述,有名詩吟集流傳於世。昔陶侃、歐陽修之母,教子成名,而畢母非但教子顯貴,且有著述,實一傑出之賢母。去世後,秋帆建樓奉祀,乾隆帝賜御書:「經訓克家」,嘉其義方。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