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過向善實例(下)

《例證一》

張寧,娶了很多妻妾,可是到了晚年,卻生不出一個兒子,因此向家裡的祖廟拜禱說:「我到底有什麼罪孽,至今沒有半個子女,以致斷了祖宗的香火。」旁邊有一妾忽然出聲說:「只要不耽誤我們,便是陰德。」張寧聽了,內心驚懼醒悟地後悔,自己不該為了一己的私欲,納了很多妾,以致斷送她們的幸福。因此,張寧暗察凡是不願意留下的,從該日起便讓她們改嫁,如此嫁出了好幾個。結果第二年,張寧便得了一個兒子。

《例證二》

上海市有位姓崔的紳士,請人畫了十幾幅的春宮淫畫,每幅都畫得維妙維肖。後來崔某得了瘧病,每次瘧熱發作時,就見到十多對赤身裸體的美男子和美婦人被兩個鬼卒挖肚抽腸,血流滿地,接著鬼卒又對崔某剖腹鉤腸,崔某痛得哀號慘叫,自己說出,是受到畫十幾幅春宮淫畫的報應,全房屋的每個人都聽到了。崔某清醒後,急忙將淫畫完全燒毀。淫畫燒毀後,崔某的病竟也消除了。

《例證三》

趙巖士,少年時就開始犯淫色,後來逐漸的身體衰弱、精神恍惚,乃至骨瘦如柴,幾乎到了不能活的地步。有一天,趙剛巧看到了《不可錄》(壽康寶鑑前名),才醒悟到自己犯邪淫的淒慘報應,因此痛改前非,並且捐出錢財印送了許多《不可錄》。後來,身體漸好,精神漸旺,而且還連得六個兒子。

《例證四》

明朝嘉靖年間有位書生,住屋的東鄰有一美豔婦女,時常向書生拋送媚眼,有日豔婦乘丈夫外出的機會,在兩家的隔牆下挖洞,勾引書生,叫書生越牆相會,書生也內心怦動,取了梯子靠在牆邊爬上,突然想到:做敗德的淫事,雖可瞞過人,卻瞞不過天。因此又下梯。豔婦見書生退卻,便用言語挑逗他。書生被逗得情動,重新爬梯而上,當騎到牆頂準備越過時,心裡又想著:上天畢竟不可瞞。因此急忙退下,並鎖門外出,以避開豔婦的挑逗。次年,書生北上參加考試。主試官進場當夜,忽然耳邊聽到有聲音說:「狀元乃是騎牆人考取。」等放榜後,主試官召見狀元詢問,才知道他騎牆復退,臨時悔改的前事。

《例證五》

明朝神宗時,武進人張瑋和某生,一起到南京應試。在抵達投宿的旅舍當夜,旅舍主人夢見迎接天榜,天榜上的解元乃是和張瑋同來的某生。主人將所夢告知某生,某生聽了洋洋得意,主人的兩個女兒住在樓上也聽到了,怦然心動,於當晚叫婢女招引某生,并縋下布幔做梯。某生拉張瑋一起爬布梯上樓,張瑋爬到一半,突然自省想到自己是來考試的,怎麼可以做損陰德的事,因此,急忙墮身退下,但某生已經爬上樓去了。當天晚上,旅舍主人又夢見天榜,見到榜上的解元已經換成張瑋。次日,主人將夢告訴某生,並問他是否做了敗德的事,某生面紅耳赤不敢回答。到了考完試放榜,果然張瑋考中解元,而某生竟落第,某生大為慚悔,後來貧鬱而終。

《例證六》

宋朝名詩人黃山谷,喜歡 寫一些冶豔的詩詞,有一次和畫馬的名師李伯時,去謁見圓通秀禪師,秀禪師首先勸戒李伯時不可將一生心力用在畫馬,倘若念念馬身,只怕來世墮落投胎為馬。山谷聽了發笑,禪師便呵斥他不要去取笑別人。山谷便說:「難道我也會墮入馬腹嗎?」禪師說:「伯時念馬,墮為馬身也只是他個人的事。但你寫淫色豔詞,卻是挑動了天下許多人的淫心,害許多人貞潔不保,這種罪過,何止是墮入馬腹,恐怕泥犁地獄正等著你去受刑。」秀禪師是有名的得道高僧,黃山谷聽了禪師訓誡之後,驚懼慚愧,從此絕筆,不再寫敗德的冶豔詩詞。

《例證七》

四川人錢大經,長得神貌俊秀,而且下筆千言,文才很好,但參加考試,卻屢次不中,因此向文昌帝君禱求,當晚便夢見青衣童子,引導自己到帝君前,帝君命神吏察看簿冊,冊上記載著:「錢大經,本當二十歲考中鄉榜第二名,接著考取殿試會考,名聞天下,官位做到二品高官,壽命享七十三歲。但由於曾經編造了三部邪淫的書,因此功名全部削奪,壽命也不長了。」帝君勸諭說:「你平生存心忠厚,而且在孝友方面也沒有過失,可惜你不該造了淫書,使得許多男女看了你的淫書後,敗名喪節。要不是你在前世時曾經積了許多陰德,否則你今生早就沒命,死入地獄受苦了。」錢大經醒來後,發下重誓,自己不但戒淫,而且要廣勸眾人戒淫。從此,他遇到人就勸人戒淫,遇見淫書就設法燒毀。後來,以明經任官,活到六十二歲才逝終。

《例證八》

戒淫成孝子‧福報人咸欽

曾參夫子 降

在岡山地區有一藍氏子,本為眷村子弟,後因浪浪遊蕩,乃落腳岡山,但不能安份守己,因而側身於不良場所,也因而認識許多風塵中打滾的女子,加上藍某生得偉岸軒昂,故頗得風塵女子之青睞,是以造成藍某在脂粉堆中左右逢源,幾乎以此軟飯為生。

有一日,他陪同一位風塵女子叫靜萱者去看病,原來,此女生病已久,不能工作,藍某有些不耐,故帶她去綜合醫院診療。正當靜萱在看病的時候,有一位壯年男子揹著一位老婦人也來看病。這位男子很有耐心的招呼著老婦人,並且張羅著老婦人看病事宜。以藍某的心性,原本不甚在意此事,但是,他又看見老婦人的一幅病苦模樣,口中還唸唸有詞的怪那壯年男子。此時靜萱已看好病、拿了藥,回家後因體弱元氣消耗,就躺下睡著了。藍某眼見她在病痛中的睡相與平素的嬌模樣迴然不同,油然間覺得有些厭煩,以及莫名的暴躁。

不幾日後,他的老父從鄉下來看望,卻因藍某招呼靜萱,心情不好,酒後著了涼,藍父正好趕來為兒子照顧,而靜萱病後回去工作後不是徹夜不歸,就是醉燻燻的回來,對臥病在床的藍某,竟似不屑一顧。藍某此時可是滿腹怨火,狠狠的毒打了靜萱一頓後,兀自氣怒不已,藍父眼見小兒女輩吵鬧,連忙披衣起來勸架,還關心兒子身體的扶回房中休息。孰料靜萱毫不領情,反而趁著藍某父子對話間,整理衣物溜出家門而一去不返。藍某本來怒火千丈想要揪出靜萱,直似欲殺之始後快。但眼見老父那蒼老的面靨及企望的眼神,不由得心一軟,自顧自猛吸煙,也在這些微冷靜中,他忽然憶起那老婦人的咒罵,而壯年人了無怨色;今日老父照顧自己也是了無怨色,而自己照顧靜萱,到頭來自己病了,她卻不屑一顧。別人父母刻薄,子女了無怨色,自己不能孝順父母,反要老父照顧;至此,他有所悔悟了。

他不再去想那些女孩,認真的工作,對父親加倍的孝敬;只是,偶爾仍然難免狎遊。雖然藍某開始有孝心了,但是色戒仍不斷,所以他在事業方面僅能逐漸安定而已,有時候,仍然有許多不順,心情自然不佳,無意間也就有頂觸老父之處。事隔三年,藍某又認識一女,頗為乖巧,貌亦中平,藍父頗為中意,乃加以撮合,並以多年來藍某孝敬之金錢為其完婚。

婚後,藍某逐漸發現妻子可愛,乃漸斷花心,專心於事業,這一來,藍某從一個不務正業的小白臉,轉變為肯上進的青年孝子,又轉變為標準丈夫;連串的改變,雖屬藍某天良未泯,但其間卻使他得到鄉里中的讚譽。而且,藍某之妻成為人人羨慕的幸福少婦,而從此藍某的事業也蒸蒸日上,從受僱於人的小伙,而成為自己打拼,創業有成的老闆。

按此種福報,源在藍某本犯淫律中第三級律,是以落魄潦倒,但後來洗心革面,孝順、戒淫,又合乎淫律中懺悔前過,因而日漸得受福報。願世人體悟而勉之,在此浮華世態中,有過速改,無過則勉之。

(節錄自《淫之善惡例證》,勇筆王奇謀主著/台中豐原懿敕拱衡堂)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