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門細娘

怨而不怒可憐渠   兩首新詩信筆書

覆轍鑒來休自蹈   嘉興高某是前車

壬子年秋季考試期中,嘉興的一位姓高的考生,首場的三科目考過以後,忽然提筆寫了二首絕句,其一是:「記否花陰立月時,夜闌偷賦定情詩。者番親試秋風冷,冰透羅鞋君未知。」其二是:「黃土叢深玉骨眠,淒涼回首渺如煙。不須更織登科記,繡到鴛鴦便是仙。」後面落款是吳門細娘,題於浙江鎖院(貢院)。高生出了考場,連夜雇船啟程回家,還未到家,就死在半途之中。從此件事看,一定是高生先與細娘有苟且之事,後來拋棄了她,致使她抱恨而死。但從詩句看,怨而不怒,頗得詩家的意趣。竟然委身於一個不值得傾心之人,造成了這樁怨情難消之憾事!也真夠令人哀傷的!

(節錄自《坐花誌果—果報錄》,清.汪道鼎著/鷲峰樵者音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