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洋致富

貧猶周急富之基   誠厚方能格外夷

倘使不如翁德大   拾金倍蓰亦何裨

劉老先生,上杭人。少年時,就誠懇老實,從來不會說假話。雖然家裏貧窮,卻好周濟急難之人。二十歲就死了父母,沒有辦法自立。他有一位親戚在廣東作縣令,想前去投靠,就賣掉房子,得了數十金,動身前往。

來到江西,遇到一位同鄉友人,潦倒落魄,因無力返回家鄉,準備把兒子賣給人家作僕役。劉先生十分同情,把自己帶的錢分了一半給他。等他抵達廣東,親戚在他來之前就死了,妻子已扶送靈柩回老家了。先生寄居旅棧,進退無路,焦急之下病倒了。客棧的人憐憫他年少孤苦,為他請醫調治。病雖痊癒,但已身無分文,根本無力回家,也不能償還客棧的房錢。心想自己孑然一身,漂流四海,沒有什麼牽掛,不如自盡以了餘生。就走出五羊城,來到珠江邊一個無人之地,低頭望著滾滾江水,就想要縱身跳下去。

忽然,眼前亮光一閃,走近看,是一塊銀元。心想:「江岸邊哪來失落的銀元,大概是老天不想絕我吧!」就想起廣州城中的標場(賭場),以一押三十,他曾在客棧見到過這種報帖(宣傳廣告單),說是今天有標場三處。不如去賭他一回,贏了,回家的計畫就可實現,輸了,再跟三閭大夫屈原老夫子去!這主意不錯!就急忙返回洋行街,恰好遇到客棧的主人也去,就相伴前往。竟然得了彩。客棧主人說:「離這兒不遠,還有一局!」又一同前去,又得了彩。接著進城,來到離店有半裏路的地方,從一大樓旁經過時,見人成群結隊往裏走。上前打聽,同樣也是設標場。就一起走進去,把全部錢都押上,又得彩。三戰三捷,得到二萬多金。劉生大喜過望,回到客棧,就對主人說:「我孤身一人,遠遊他鄉,貧困潦倒,幾乎餓死。幸虧有賴你的恩賜,才得了這些錢。現在我不想回老家了,就在這裏安家立業,如果我能發富,和你對半分紅。你看我該做什麼生意最好!」客棧主人說:「得這麼多錢,是你命中註定該得。我怎敢冒認上天的恩賜!先生如果想在此立業,現在,正有兩家洋雜行要出售,若用兩萬金買下來,獲利很可觀。」劉生聽從了店主的意見,一切委託他去辦理。店主也很誠信可靠,除買下兩洋雜行外,又同時兼做賤買貴賣的倒貨生意。他所做的一筆筆買賣,都是獲利數倍。不到十年,已擁有資產數十萬,並且結識了所有外國來廣東作生意的商人。

劉生本來就是誠信君子。與人交往,沒有城府,以直心相待,有諾必踐。同時,又明朗爽快,善於決斷,遇人有急難,凡有所求,他都必應,所以外商都信得過他。恰好這一年洋貨大跌價,各個洋貨行都滯銷。有一位姓關的開的洋行虧本,欠債數百萬,這個洋行有二家外國供應商,運來了四船貨抵達廣東,一直沒有開艙。而本國又來信,催他們快回。他們想把貨物寄存在關姓洋行裏,又怕被他侵吞。想到劉先生誠實可靠,就與通事(翻譯)商洽。這位通事恰是劉先生所開店鋪的近鄰,從前曾因久欠官府稅銀而被捕入獄,打得遍體鱗傷無可奈何之際,準備賣掉妻女以還官債,有人就向劉先生介紹此女。先生聽說,就替他家償清了全部官債。這位通事出獄後,寫好契約帶上女兒去找劉先生,求他收下女兒。劉先生把契約撕碎,並把女兒還歸他。一家得以團聚,因此感恩戴德,刻骨銘心,但一直找不到機會報答。這一回,聽到外商之意,就極力促成,馬上帶著外商來到劉先生店鋪,將消息通報了。劉先生一聽,就驚傻了,說:「先生這四船貨的價值太大了,把我的家產全部都算上,也不及其十分之一。一旦有了虧損,用什麼來償還!」外商說:「先生先收下貨物,三年以後我們來取本錢,如何?」劉先生當時雖擁有一大筆資產,但還沒有成家,聽說三年之約,就生氣說:「我在這裏沒有家室,雖然我問心不敢有意辜負別人,但人事滄桑難以預料。如果三年之中出了意外變故,你們兩位到哪裡去取本錢呢?!」外商看到不能強把貨物留下,正沒了主意。這時為劉先生管帳的正是原來的客棧店主,也是外商所信賴之人,於是要他來作中間人,把四船貨物估算了一下,共計百餘萬金,商定只需先交付十萬金,餘下的以三年為期交還,雙方立了合同,這才達成交易。不到兩月,西洋因爆發戰爭,洋船都不來。洋貨因此價格上漲。劉先生出售洋貨,多了三倍的益利,他便與客店主商量,把欠還資本劃出儲蓄起來,其餘資本作營運。生意愈來愈旺,廣東的富家大戶,爭相前來通媒。劉先生也就娶了妻室,購置房屋田產,享受之豪華,如王侯一樣。但劉先生越發誠懇謹慎,越發忠厚了。並大舉行善佈施,許多人都因此受到他的恩惠。

過了五年,外商才來。劉先生見到他們,非常高興。為他們的到來,舉辦宴會,安排歌舞和戲劇以示歡迎。並把以前共同簽訂合同的公證者,邀請出席,然後請兩位外商坐在首位。酒過數巡,劉先生手舉酒杯起立發言:「我劉某全賴兩位先生的貨物,現在擁資數百萬。如果沒有兩位先生的恩惠,我劉某無以致此!現在售貨帳簿及幾年來的營運冊籍都在這裏,除原本外,其餘利潤我們對半分!」外商笑著說:「當年早有協議,盈虧聽憑劉先生的福命,與我們無干。請把本資還給我們,其餘都歸你,不要多謙讓了!」劉先生堅持不能這麼辦,彼此爭執不下。中間人對外商說:「既然劉先生有此好意,那就照原本每年一分算息,也屬義所當然,這樣也就不辜負劉先生的意思了!」外商卻不同意,交涉了數日,最後還是按照中間人的建議處理,把本利一次兌還清楚。一時間,外商莫不稱讚劉先生誠實厚道。沒過多久,姓關的那家洋行虧空,被外商控制了,官府將其查封,招募接管人,十分困難。外商一致推薦劉先生,先生不答應,說:「這家洋行需要很大一筆資金。我的錢都分散在外,怎麼能接下來開辦呢!」外商說:「沒有關係!」就強把劉先生的名報到官府,並且代他把資金出了。劉先生不得已只好接任。等開門營業時,外商爭相與之貿易,不出十年,已富甲一省。劉先生高壽已至九十,而且在有生之年還見到了曾孫和玄孫。至今,還是這一帶的首富。

坐花主人說:「當今社會風氣每況愈下。虛偽巧詐的人太多,真誠踏實的人太少。人與人的交往中,說出的話難得有內心真實的想法,全是些虛情假意,難以揣測。甚至臣欺君、子欺父,社會幾乎快變成了一個由虛偽巧詐而成的世界!像這樣的人,往往還洋洋得意,殊不知已觸怒了上天!所以,難得出現一、二個正人君子,神明必然暗中護佑,幫助他化險為夷,而得到世間人難以想像的福報。像劉公這樣至誠信義的君子,是值得吾人尊敬與效法的!」

(節錄自《坐花誌果—果報錄》,清.汪道鼎著/鷲峰樵者音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