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殛陰謀

久存詭計用謀心   害命貪財大不應

婦在田間天已滅   殛夫須令罪宣明

丹陽縣北門內,有一民家,開了一間藥材行,頗富有。兄弟四人,只有老二有一兒子,只有幾歲,四房共同哺育,愛如掌上珠。這孩子頸上金項圈,雙手金手鐲,還都鑲上珍珠寶玉,值百多兩黃銀子。

乳娘常抱著他在店堂裏玩耍。忽然來了一位婦人,帶著糕餅逗弄孩子,後又跟隨乳娘進到家裏,她說是北鄉洲上的人。這婦人相貌平平,而口齒伶俐,很得家人好感,坐了一會兒,就走了。從此她就經常來,來就抱著孩子,或者拿出糕點水果給他吃,或者抱著他到街上去買給他吃。這樣經過了數月之久。家裏人都習以為常了。

有一天,她又抱著孩子出去,很久沒有回來,家人都疑心她抱著孩子到城裏的親戚家串門去了,沒有在意。到了天黑,依然不見回來,四處尋找,沒有一點蹤影,於是全家鬧開了鍋。就往北鄉沿村詢訪,查無此人。幾天以後,有人來說,離城十多裏地的山腳下深洞裏,有一個嬰兒,撲在地上。急忙趕去,果然是這孩子,已經死了,七竅塞滿了泥沙,被剝得精光。這時大家才明白,這婦人因垂涎金寶飾物,才常來抱弄孩子,以圖財害命。家人就控告到官府,官府出了通緝令捕捉,一直未獲。其實,這婦人是七里廟的一農家婦,死了丈夫,與鄰村某甲通姦。甲家中貧困,生活衣食全賴她供給,倘供不起,就用拐騙偷盜來彌補,作了許多惡事,但她不在本鄉作惡,所以當地人都不知道。

她把孩子殺死後,就把金珠全部給了甲,變賣作本錢,在外作起了生意。農婦本人住在家裏。一天,她和本村幾個婦女送午飯到田間,坐著等他們吃完。忽然之間,陰雲四合,雷電大作,在她們頭頂上旋繞。大家都膽顫心驚。這個農婦卻若無其事地說:「雷殛虧心人。做了虧心事的,趕快說出來,才可免遭老天譴罰!」話還沒有說完,一聲霹靂,她就跪著死了。某甲正在外頭行商,離家還有幾十里,同一天被大風雷電挾持到孩子死的地方,跪在那裏,人們拉他,拉不起來,一道霹靂電光擊中他頭頂,渾身繞著紫色煙霧,神識已經癡呆,口還能說話,就把自己和農婦通姦、偷盜、拐騙和謀殺嬰兒的事,點滴無餘全部講了出來,到了第二天才死去。而開藥行的那一家,也絕了後嗣。

坐花主人聽說此事,感歎說:「雷霆之威力,就是如此的神奇而迅速!唉,用這樣的方式來警告大眾,竟然還有人施設陰謀毒計,肆無忌憚,而不知道應該有所畏懼,真是頑固不化到了何種地步!」

(節錄自《坐花誌果—果報錄》,清.汪道鼎著/鷲峰樵者音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