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震三人

毆母偷銀罪益高   恢恢天網總難逃

居然鼎足同遭譴   文廟門前即市曹

蘇州有一人甲某,不孝母親,經常辱罵毆打她。有一寡婦積蓄了百餘兩銀子,準備存放在一店主處生利息,來維持生計,卻被某乙和某丙兩人暗中看到,兩人就偷了這些銀瓜分了。寡婦丟失了錢,憂鬱而死。人們都知道是某乙和某丙幹的,但因他兩人是無賴,都不敢說。某甲的母親也被折磨而死。這三人都是藩台大人衙門的役夫。

壬寅年夏天,外寇入侵,局勢緊張。官軍要從浙江開赴江蘇,政府在滄浪亭設立了軍需供應局,該亭與郡中文廟相鄰。藩台李大人有公事來到軍需局,而隨行的執事役夫等人,都分散在文廟前大樹下歇腳。當時豔陽高照,萬里無雲。忽然間黑雲怒卷,狂風大作,剎時,一聲乍雷閃過,甲乙丙三人同時被擊斃在樹下。

(節錄自《坐花誌果—果報錄》,清.汪道鼎著/鷲峰樵者音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