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例辦二則

為官清白未貪污   身後何因斬絕辜

具疏城隍問報應   示他照例順情無

《其一》

歸安縣費公,從縣官起家,做官至臬司(省司法廳長),稟性公正廉潔,不接受私下的拜謁。掌握司法之大權,遇事執法,無所枉曲,可惜到了年老,始終無子。

退休後,反思自己宦海幾十年,始終保持清白氣節,為什麼會得絕嗣之報呢?他就寫了一份疏表,去城隍廟自訴。當夜夢見城隍差人來請,到了大殿,見城隍親自走下臺階迎接,賓主坐定,對費公說:「見到你的訴詞,頗有悻悻然不滿之意。所以特別為你說明。你不愛錢,不徇私情,這種心情,確實可以昭然對天。但是你專司法權柄多年,平日是依據什麼原則,來上尊皇恩下護百姓的呢?願聽賜教。」費公說:「沒有別的,只有凡事照例辦就是了!」城隍笑著說:「你之所以無子,就錯在這『照例辦』三個字上!」費公聽了感到驚異,說:「這麼說來,律例不能用嗎?」城隍神說:「不然,你是讀書人,難道沒有聽說過『律設大法,禮順人情』嗎?愚民百姓無知,才會誤陷法網,如果事事都照律例辦,百姓怎麼受得了! 你總掌司法大權,能擔保下屬的各州縣的案子沒有錯判的嗎?何況你又太過自信,所理案件中有些疑惑而相類似的,都以自己的見解加以決斷,其中,難道沒有無辜被殺的嗎?推究古代聖人『罪疑惟輕』之意旨,應該不是像你這樣的。水太清,則無魚;無子,是你自己造成的,不能怪上天不公啊!」費公聽了之後,沉默無言,頗感懊悔。城隍又安慰說:「你生平一向清廉,公正,梗直,將來還要一同和我作官共事,享受一方的祭祀哩!又何必為子孫事耽耿耿於懷!」說完城隍命吏役送費公回府。費公夢醒之後,也就不想求子之事了,認侄兒作了自己的後嗣。

臨終時,費公見床前隱約有幾個冤鬼影子。他大聲叱問,他們陳述說:費公在某省任臬台時,有匪犯六人,罪不當死,是費公執法定罪判死刑的。費公自己知道陽壽已盡,就命侍者拿來衣冠,穿著整齊,盍然而逝。後來傳說費公果真當了某郡的城隍。

《其二》

從前有一位名張廉訪的人,在河南省任臬台,每件案子都執法嚴辦。遇到犯案者是有權勢的或富家子弟,更加不饒分寸。當時對教習武功,法禁極嚴。有人控告其鄰家一富戶習教武功,圖謀不軌。張廉訪聽說被告很富有,就把他抓來,施以酷刑。太守和觀察使,知道此案是誣陷,就極力向張廉訪說明情況。張廉訪聽了後,冷笑地說:「是這樣嗎?一個毫無功名的白丁,而能使觀察太守親自出面,為之盡力,真類似漢武帝所謂郭解的家本不貧窮的故事一樣!」不但不聽,反而巧做文章,定了罪,富人處死,家屬充軍流放,成了當時的一大冤案。

後來張廉訪的孫子在浙江任主簿,候補升遷,未能實現。留下三個兒子,張某就死了。他的小兒子與侍婢通姦,怕他兩個哥哥不同意,就用毒酒毒死了兩個哥哥,事情敗露以後,被處以極刑,斬首於鬧市區示眾,廉訪家絕了後。知道他一生作為的人,都說這是清而過酷之報。

(節錄自《坐花誌果—果報錄》,清.汪道鼎著/鷲峰樵者音釋)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