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急症實例

最近有一位家住南投的陳姓讀者,寫了一封很長的信,內容非常感人,他不久以前所遭遇的一些經驗很值得一般人的參考,現在謹將其內容披露如下:

敝人住在南投縣的魚池鄉,現年四十四歲,務農,老大今年二十五歲,叫陳OO,高中畢業後,就當汽車修理的學徒,一直到當兵為止,在退役後就在台中市的北屯路租了一個相當規模的廠房正式營業作汽車修配的事業,幾個月後生意不錯,雇請的員工一共有二十名,每天都要替顧客服務到深夜才能休息。工廠開了近四個月時,附近有一家福利中心的老闆娘居然親自上門說親,沒想到一說即成,我的孩子很快便決定跟她的女兒結婚,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就在他們訂婚的前三天,我的孩子竟然無緣無故的發高燒,因此也就立即送他到附近的一醫院急救,經過腦波檢查的結果發現他患了腦炎,而病情惡化之快完全超乎當時的想像,因此也就轉入加護病房實施急救,我當時發現他已經昏迷不醒完全失去知覺,眼睛不會動,甚至心臟也不再跳動,只好完全依賴科學儀器來幫他呼吸,而醫生每天都遞給我們一張可怕的「病危通知」,由於加護病房不准親人進入探望,因此家人只能在外面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乾著急。

這時候醫院又是兩三天就要催繳醫藥費,每次都是伍萬元左右,這樣連續繳個不停,病人又毫無起色,許多親友便建議轉到其他醫院,不過事實上轉院非常困難,因為這時病人的生命全部依賴儀器在維持,如果稍加翻轉或移動,便可能發生意外,有些親人這時甚至表示應該放棄希望,不過我總是堅持一定要繼續醫治,絕對不能輕言放棄,否則只有準備後事一途。我所以如此堅持乃是由於我記得很清楚,這個孩子在出生時尚未滿月,連腸子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必須使用保溫,這樣一點一滴費盡千辛萬苦養了二十幾年才把他養育成人,現在雖然患了急症,不過只要一息尚存,人命關天,豈有隨便放棄之理!

另外一個讓我對他產生信心的理由,乃是民國七十三年農曆七月期間,所發生的一件令人驚訝而無法想像的奇事。有一天,郵差先生忽然送來一封限時信,由於發信地址是小犬服役的外島,因此的心裏立刻感到非常緊張,打開一看,沒想到信上只簡單寫上幾句 :要我燒香向神明公媽感謝,他在外鄉得到平安。看後我感到滿頭霧水,十分怪異,不過礙於軍中的保密的規定,我也不敢寫信去查問,反正他不久便要退伍,回鄉後再問也不遲,幾個月後他退伍回家時才說出了當時所發生的一件奇事,他說每天在碉堡裏覺得很無聊,因此每到中午一定到他同排的弟兄那邊聊天,但有一天他去了之後,不知什麼原因又想回到自己的碉堡,因此也就身不由己的離開,沒想到剛回到自己的營區的時候忽然聽到轟然一聲巨響,他在受驚之餘,回頭一看,竟發現他每天前往的碉堡,冒起一大片的濃煙,這時,他好奇的跑回去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沒想到不看便罷,看了以後就令人心驚肉跳,裏面好幾個人都血肉橫飛,慘不忍睹。

我想他連這場浩劫都能奇蹟似的平安脫險,今天的疾病那有救不活的道理,因此我始終都感到有信心。他在加護病房住了一個月後,主治醫師為了我們的負擔著想,就讓他住到普通病房,不過必須雇請特別看護加以照顧,這時他還是昏迷不醒,除了不斷的定時打針之外,所有的藥品和營養品都用一條塑膠管從鼻孔通到胃部,而且一點一滴都必須費力的灌進去。但是不知道是睡得太久或是藥品灌得太多,三天後竟然又發生了嚴重的胃出血,整個床單都經常染成紅紅的一大片,這時醫生也束手無策,只是要護士用冰水灌進胃內去止血,可是愈灌出血卻愈多,當時我每天都必須到捐血中心三次,一次購買一千西西,可見失血的情況如何的嚴重。後來,主治醫師表示必須立即開刀,並把整個胃部割掉,才有辦法止血,我聽了以後就表示堅決反對,試看一個好好的人要開刀都困難重重了,何況是一個不省人事的病人呢? 想到這裏真是六神無主,萬念俱灰,真是達到「山窮水盡,欲哭無淚」的絕境。

可是萬萬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我竟在無意中發現身邊有一本小書,封面是「不可思議的因果現象」,起先我信手拿來,無精打采的看了幾段後,忽然感覺到這本書可能帶給我們什麼啟示,甚至可以由此獲得一線的生機,因此也就提起精神很快將它看完,事後覺得既然行善的效果如此的奇妙,那麼何不趕快試試看呢? 不久之後,剛好有一位我的表弟來探病,我就託他載我出去,到附近的一所規模很大的寺廟,進去後,我就跪在神佛前面虔誠的拜拜,祈求神佛保佑我的兒子能夠早日脫險復康,並表示要替他行善,然後就向廟裏的管理人表示要捐五百元以孩子的名義印善書,他隨後便開了收據及一張祈願單讓我填寫,然後用銀紙一齊焚化。辦完此事後又立即趕回醫院,這時護士小姐又忙著替他清理一大堆血便,再望望瘦得只剩下一層皮包著骨頭,而且仍然不省人事的可憐的兒子,眼淚竟然像泉水似的不斷湧出,誰說男人不落淚 ?相信任何鐵石心腸的人看到這種悲慘的場面也不能不感到心酸和悲泣。

然而,就在這種愁雲慘霧,瀕臨絕望的當兒,竟然產生了意外的轉機,那天下午四點左右,我的大女兒及準親家母匆匆的走到醫院向我說,這些是託朋友買來的真正的「雲南白藥」,據說這些止血很有效,不妨用它試試看,我接過來後,也沒有先徵求主治醫師的同意,就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立即將其中的「藥王」泡在水中,等它釋散後就拜託護士小姐將它灌下,又將其他的藥粉分成四份,每隔兩小時灌下一份,當一瓶藥全部服用後已經是深夜二點了,這時護士便向我說這種藥可能有效,因為出血的現象已經大為減少,我聽了之後就跟護士商量,再繼續灌一次「藥王」和其他的藥粉,沒想到天亮的時候便完全不再出血,甚至在第二天和第三天也都沒有再出血,主治醫生知道病情好轉後感到很奇怪,就查問究竟另外吃了什麼藥,我坦白告訴他後,他表示這種藥他們沒有使用過,效果也很可疑,並且一再表示不願相信的態度,然而事實卻擺在眼前,令人不得不相信,因此,我要衷心感謝製造此藥及送藥的這些貴人,同時,也要感謝捐血中心的服務人員,以及熱心捐血的人士,他們真是功德無量,恩同再造,因為他們的奉獻和服務才挽救了的孩子寶貴的一條生命。

再說,我的孩子自從胃止血後,也就慢慢的清醒過來,再經過整整一個月的住院治療也就逐漸痊癒,恢復健康,終於出院回家。經過這一段難忘的經驗後,我深深感到這次我的孩子能夠逢凶化吉,由死神手中脫險而重獲新生命,實在應當感謝上天的保佑,同時也深深感到行善結果的不可思議,我曾經冷靜的檢討我過去的為人,認為這一生從來不做虧心事,平常別人有困難,我自信都盡力去幫助別人,也很少跟人家計較,記得有一次村上要拓寬道路,有些人不肯答應,我卻全部奉獻,毫無怨言。又有一次為了大家的方便,自己帶頭發起鋪造一條產業道路,後來由於經費不足,也只好由我自己出錢出力將它完成。這次我的孩子生病產生了僥倖的奇蹟,除了捐款助印善書以外,說不定與平時的行善積德有相當的關係,不過也可能是行善還不夠,才仍然有這種慘痛的劫數發生,因此,我決定要在今後的日子裏,做更多的善事來彌補過去的缺失。

(節錄自《我怎樣改造了自己的命運》,雲鶴教授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