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榮民的見證

今年年初,筆者接到家住北部的一位老榮民的來信,信中談到很多親身體驗的因果經驗及學佛的看法,內容甚值參考,現在謹將其要點引述如下:

今天,我又看到先生八十五年再版的一書「人為什麼要行善,更要求慧」,心中覺得非常高興。記得幾年前我住在台中市,曾經為先生散發了一百多本不可思議的因果現象善書,當時我只是把這些書分三處(郵局、素食店、佛教文物店)放置,第二天去看,發現所放置的書一百多本,竟全部被拿光,由此可見,民眾對先生所寫的真人真事這類的書刊,是多麼的令讀者喜愛。我認為先生發善心闡述釋迦佛的宇宙人生真諦,是佈施中的法布施,其功德是高過了那些富人對寺廟一擲幾千萬的功德。

讀到先生所著的善書,總令我對書中驚心動魄的受苦受難者的敘述,恨不得一口氣看完,而當看到有人受命運折磨得哭天無淚時,我也不禁黯然淚下。再看下去,受到先生善書的啟示而開始逐步投入行善,經過一段時間後,居然能轉憂為喜,我真是對書中的主人翁感到百般的同情和慶幸。人生誰能凡事都一帆風順呢?何況一個病字,多少人為此哭天無淚,真是令人心酸。先生的善書是經過調查實證而後刊出,因此再頑固不信因果的人,相信也會回心轉意的,這對社會人心是一個多麼有力的啟示。古人說:神道設教,以輔法律之不足。我認為法律只能就已犯的事實予以制裁,而宗教(正信的宗教)則可以令人內心覺醒,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十九歲隨師北上大陸,在通州防堵步步入侵的日軍,後來踏遍了祖國的萬里河山,在槍林彈雨中衝鋒陷陣,血戰沙場,不下幾百次,為國為民灑了多少熱血,卻沒有被打死。之後在中共的監獄中被折磨了二十年,眼見多少人因糧食短缺罹患水腫病而一命嗚呼,而我卻始終未罹患水腫病,同監的人問我什麼道理,我只是木然以對。六十四歲時,我逃到香港,向政府災胞救濟總署請求來台,末蒙獲准,只好在舉目無親的香港建築部門做了十二年的苦工,旋以香港居民身份抵台,以後也很幸運的被列為榮民而得到安養。

然而我在一年前,不料卻突然罹患老人巴金森遜氏症,雖然先後經過兩個中型醫院的治療,卻毫無起色,不過我卻沒有灰心。我雖然每個月只有一萬多元的生活費,不過在省吃儉用後所剩餘的幾千元,我都悉數捐出來救助社會上一些苦難的不幸者。此外,我又長期維持素食的習慣,我對人生一切的生老病死早已看得很開,對於當時纏身的疾病也抱著逆來順受,非常坦然的態度。沒想到上個月的一個早上,我醒來後突然感到全身的巴金森遜病、胃病、身體衰弱等等這些病症,竟然一掃而光,離我而去。我的身體竟然出現身強力壯的現象,走起路來也是雙腳有力、與過去不斷發抖顛顛倒倒的情況簡直是判若兩人,這時我感到非常的意外和驚喜,簡直無法相信這到底是作夢還是真正的事實,我住在榮民之家的三樓,每天三餐都要出去買素食,現在回來卻能健步如飛,一口氣便能衝上三樓的房間,使我深深感到這是真正的事實,而不是在作夢。我常常懷疑,為什麼我能夠在非常痛苦和無奈的當中忽然產生奇蹟,使我一夕之間完全恢復了健康,上天為什麼會對我如此的眷顧,我實在很難找出確切的答案,我想是不是跟我一向虔誠念佛、信佛和佈施有關係?

由於四十幾年來我不斷的誦讀《金剛經》,而且這十幾年來我始終堅持吃素,持長齋,守五戒。此外這數十年來,我每個月都將省吃儉用所剩餘的錢佈施給社會上一些需要救助的人。現在我所以能夠遭遇這種非凡的福報,我想說不定是跟前面所述的這些種種作為有密切的因果關係。

坦白的說,在目前台灣我只尊敬○○法師的修行,因為他嚴守「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戒規,是一位真正的佛教大師。由於佛陀平生從不批評外道,因此我也不想在此隨便批評目前社會上的各種信仰。我是一個在家的佛弟子,只在臨濟寺受了在家菩薩戒。我一生只希望能夠踏著佛陀指示的金光大道邁步前進,將來能夠修到六根清淨,不要走錯一步而墮入三塗。

先生著述有關因果報應,並竭力弘揚行善的苦心,我十分讚許,但願你能夠多多出版這類的善書,來挽救台灣的人心,倘能如此,佛菩薩的慧光將永遠照在先生的頭頂。

(節錄自《福是種來的 不是求來的》,雲鶴教授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