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化法師

廣化法師的一段親身經歷

殺生食肉,實是惡業,必當受報無疑也。只是受報還要依據殺心的猛弱和殺法的殘忍,而各有遲速高下,不能一概而論。其次,殺生食肉後的懺悔修善,亦可以轉後報作現報,將重報折輕報。我為了欲令諸位確實了解殺生食肉惡報之事,不妨現身說法,將我食肉受報的經歷,略向諸位宣說。

我在十八歲的那年,為了抗日救國,走出學校大門,便毅然參加抗戰行列,幸蒙祖宗福德蔭庇,只當了半年上士文書,就升官了,從此,在錢糧裏面打滾。到我退休出家之前,我在政軍兩界幹的,大部份都是錢糧業務之類。俗諺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雖一文不苟取,然而近水樓台,究竟用起錢來便利多了。我有錢就飲酒食肉,造了不少殺業,清夜捫心,頗為不安,因此,對金錢發生厭膩,後來出家,不願數鈔票,不願存錢,實由於此。

提起我飲酒吃肉的本領來,雖然不大,可亦不小。倘論酒量,一兩瓶高梁酒喝下去,臉不紅神不亂。吃魚吃肉,更是驚人,定坐下來,細嚼緩嚥的吃上兩小時,吃一二斤肥肉,不叫聲膩,我最喜歡吃雞吃鴨,每餐都吃,怎樣吃也吃不厭。一年吃下來,我們究竟吃了多少雞鴨眾生,沒有統計過。但是有一次,我們駐在浙江定海的溪口,初到之時,這村莊附近各地都可看到雞鴨成群,我每天都叫房東的大小姐為我們去買雞鴨,交給勤務兵殺來吃,多則三五個,少則一兩個,三個月駐下來,這村莊周圍五里路以內的雞鴨都給我們吃光了。有一天下午,起大北風,我又叫房東小姐去為我們買雞,她說:「你還要吃!這裏五里內的雞子鴨子,都給你吃光了,你還要吃!」我說是她因為天氣冷,怕出門,不肯去買,故用這話來搪塞我。於是我自己帶了一個勤務兵,在駐地周圍四五里路,打了個轉,果然沒看到一個雞鴨,我才知道,我竟然吃了這麼多的雞鴨,不禁心裏一驚,——我造的殺業太大了。民國四十二年,我信佛了,在看過佛經,明白因果之後,我急於勤求素食,冀贖前愆。據我所知,在軍中公開信佛,公開素食的,我是第一人。可是內心卻大有「後悔莫及」之感。為求一心懺悔及弘法利生,將功贖罪,乃決意出家。亦許因此一念之善,我今生造的殺業,幸得將重報折輕報,將後報作現報了。

民國六十三年端午節的前兩天,我在南投蓮光蘭若的無量壽關中,上午八點鐘,開始拜淨土懺。(這時,我閉關已將近二年多了,拜淨土懺亦已拜了九個多月)第一拜拜下去,就覺得輕身起來,向著西方前行,走了不到幾步,聽到身後有很多雞鴨的叫聲,回頭看去,只見成千上萬的雞鴨分作三行,追隨著我,我沿著牠們的行列往後看,約二里多路長,才看到牠們的集合場,是在南投(古)車站的大廣場上,那裏還有牛、狗、豬等一大群在排隊靜候上路呢!再反觀自己,我胸前抱著個鴨子,在叫喚那些眾生,一呼一應。我看到這種情形,心想牠們來找我算帳了,不禁一驚,如夢初醒。我繼續將淨土懺拜完之後,深怕我會生大病,即敲鐘聲,喚來護關的劉文斌居士,把剛才的情形告訴他,請他好好照料我,在最近期間,不要遠離。怎知道,就在當晚於禪房裏,平地一跤,跌斷左腿,雖經延請中西名醫治療,花費信眾鉅額醫藥費,自己受盡無法言喻的痛苦,一切治療終歸無效,致成「跛腳法師」。這就是我殺生食肉的業報。我今向諸位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雖然,我後悔已遲了;但是望大家以我此事,作為前車之鑑,各自警惕。尚未吃素的同學,早日戒殺茹素,免蹈覆轍。

最後我在勸告諸位同學發心戒殺吃素之外,再勸諸位還須修學淨土法門,念佛求生西方,才可究竟離苦得樂。「持齋」和「念佛」,合之則兩美。分之則兩損。這話怎講?若持齋不念佛,來生以夙世持齋故,必定大富大貴,古人說:「一日持齋,天下殺生無我分」,何況終身長齋,其福報豈可計量耶?有了福報,固屬好事,但是大富大貴之人,十分之九都不願修道,所謂「富貴學道難」。富貴中人,不知學道,他的生活必定趨向食、色、玩樂的享受,食則一席千命,色則倚翠偎紅,玩樂則歌舞戲嬉。凡是過著這種生活的人士,不難想像到他的將來,必定是墮三惡道,到第三世他就受苦了。又若念佛之人不持齋,臨終多被業力所障,不得往生,流入八部鬼神中去。這即是持齋和念佛,分之則兩損。如果能持齋又念佛,即得現前身心康樂,當來往生西方,見佛聞法證三不退,終至圓滿無上菩提,其功德利益,廣大如法界,究竟若虛空,誠無量無邊,不可思議也。

(節錄自《素食的利益》,廣化法師講述)

※※補充說明

于凌波居士在《戒殺與吃素》一文,提到:

有一則廣化法師(去年才往生)現身說法的故事,是他自己寫出來,登在七十五年的天華月刊上。法師在抗戰期間從軍,一向在軍中擔任軍需官,他酒量很大,好吃雞鴨魚肉,也說不出吃下了多少。三十八年駐防定海,他所住的村莊附近雞鴨成群,他每天都要房東小姐給他買兩三隻到四五隻不等,由勤務兵紅燒清燉大家吃。幾個月下來,村子附近數里內的雞鴨,都被他吃光了。後來也來到台灣,四十二年信佛,四十六年出家,六十三年,他在南投蓮光寺閉關,拜淨土懺,已拜了八個月。他文中自述,一天:「……第一拜拜下去,就覺得身輕起來,向西方前行,走了不到幾步,聽到身後有很多雞鴨的叫聲,回頭看去,見成千上萬的雞鴨分作三行,追隨著我……心想牠們來找我算帳了,不禁一驚,如夢初醒……怎知道,就在當晚於禪房裡,平地一跤,跌斷左腿。」

以上,是廣化法師的原文,事情尚不止此,法師晚年,身體佝僂,靠輪椅推著走,說話發不出聲音,對侍者的耳朵說,侍者再轉述出來。八十二年,我去南普陀寺看他,就是這個樣子。這是不是也和殺業有關呢,因為法師先寫出來,我才敢於此提出。

我一向不贊成一些「勸善書」上,那些一條鞭式的因果報應,說什麼書生救螞蟻,就中了狀元,媳婦不孝,以髒東西給婆婆吃,第二天就為雷所擊。救螞蟻絕對是苦行,但那只是中狀元許多善緣中的一個,不是只救了螞蟻就可中狀元;不孝順婆婆當然是惡行,但為雷所擊一定還有其他的業因,不孝不是唯一的業因。不過據我觀察所得,殺業重的,果報卻很快——很多是當生現報。幼年在故鄉洛陽,父老告知,業屠戶者多數絕戶,能舉出姓名,這是可信的!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