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賜福

孝婦得救

我的家鄉江蘇興化縣,境內是一個湖沼地帶,每一村莊如島嶼,彼此互不相接;其西北鄉,更有大縱、中堡兩湖;而較大之市鎮──中堡莊,則位於兩湖之間,水雲相接,清波浩渺,景色尤佳。抗戰軍興,避兵者雲集於斯,我因為曾負責一部分行政工作,也在那兒住過一個極短時期。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曾經到過一個姓朱的朋友家中拜訪。忽然看見大廳中間正樑上,高懸著一方匾額。本來所謂匾,大都是長方形,直立謂之匾,橫立謂之額。而這一塊匾,竟是正方形的,更別緻的,是匾上四個字,似篆非篆,似隸非隸,匾為朱地,而字則為焦黑色,更無上下款識。當時心頗不解,但又不便冒昧相問。後來幾經轉折,才由一位居住當地的老同學,告訴我一段幾乎令人難以相信的神話;那一塊匾,便是一件有力的證據。

原來這姓朱的一家,那時雖稱富有,遠在滿清末年,卻是一戶半漁半農的貧戶。偏偏天公好像存心和窮人過不去,本來這一家是老夫婦兩人,兒子也成了家,並且生了兩個孫兒,一面打漁,一面承種別人的幾畝田,繳租之外,也還勉強可以生活。卻不料,一場瘟疫,先奪去老婆的生命,接著兒子也死了,只賸下翁媳兩人和兩個孫子,不但喪葬之後赤貧如洗,老頭兒更累病了。最苦的是這位媳婦,既要帶兩個孩子,又得伺候病翁。勉強從夏天支持到冬天,已經山窮水盡,連吃的也難以為繼,一家四口,只剩下兩條破棉被。媳婦向來孝順,便將兩條被全給公公,自己情願弄些稻草,和兩個孩子鑽在內面睡覺。可是老頭兒卻憐惜媳婦和孩子,硬要分一條破被給她們,媳婦也只好答應。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降下了一場大雪,又將她們的三間破茅屋壓塌了兩間,只賸下老頭住的一間,在萬般無奈之下,一家三代四口,全擠到裡面去。好不容易混過寒冬。便有一群輕薄少年造出謠言來,竟指他翁媳之間有了曖昧。這翁媳兩人無法自白,尤其是這位媳婦既羞且怒,一時想不開,竟在屋後樹上上了吊,老頭兒一急,也昏倒在屋內一張小方桌上。經過好半會,才被人發覺,莊眾全趕來,正打算代辦善後,忽然陰雲四合,一個大霹雷,紫光耀目,穿屋而下,老頭竟被震醒,媳婦也從樹上震的倒在地上甦醒過來,那張小方桌上,卻被電火燒成「聖帝降福」四個大字。

大家驚異之下,一問所以。先是造謠生事的少年叩頭謝過,自己認錯,接著一看那桌下,已被雷劈成一個大洞,洞裡一個古瓷罈也被劈碎,露出好多金銀來,大家皆認為是這位媳婦的純孝之報。不但流言頓息,朱家也漸漸富甲一鄉,便將這張桌面取下作成一塊匾,懸在廳上作為紀念。

這件事,就科學眼光而言,不免有點怪誕不經,可是據同學羅君告訴我,當時,他的祖父便是在場目睹之一,其他故老也還有不少的人可以證明。至於那塊桌面,則為我親眼所見,四面雖然塗上一層金漆,而字則燒痕宛然,「聖」、「降」兩字,尚不易辨識,「帝」、「福」兩字則一望而知。朱氏翁媳,並不識字,亦無從作偽,雖欲不信,亦不可得,天佑孝媳,當為事實。爰書之,並給為人媳婦者作一個好榜樣。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①》文:玄機/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