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寶

防索命遁身空門

同學季君有為,學業極佳,每試從不出第三名,既美丰姿,又擅運動,家亦小康,師長皆許以大器。高中畢業以後,考入上海某大學,此後即失聯絡。十餘年後,我在武漢任事,偶遊歸元寺,見一行腳僧合掌問訊:「老同學,還記得我這和尚嗎?」我不禁吃了一大驚,但是認不出究竟是誰,正在遲疑間,和尚笑著說:「我是季有為,三年同窗,難道您竟忘了?」我仔細一看,確實是他,連忙握手招呼,問他為什麼要出家做了和尚。

他嘆息說:「我是懺悔,也是無奈,才遁入空門,但求我佛慈悲,免遭屠戮而已。」我追問所以,才知道他在上海,認識一位女友,竟發生了超友誼關係。女的父兄皆為上海所謂聞人,同時他又結識了一位富孀,也發生了曖昧。女因有孕,促其迎娶,而富孀則從中阻撓,且禁季於宅中,不令外出。女父聞季誘姦其女,震怒異常,痛責其女,傷重墮胎而死,復追捕季,季因藏匿富孀宅內,不在寓所,亦不在學校,未遭毒手。女兄忽偵得其事,糾眾侵入孀宅,季從後門逃出,而富孀則因事敗,不諒於族人,又自縊而死。季聞訊連夜化裝逃離上海,回其江北原籍,每夜皆夢女及富孀索命,又聞女之父兄已偵騎四出,必欲得而甘心,不敢在家,輾轉逃至南京。兩鬼纏之如故,忽思菩薩聞聲救苦、能解冤孽,乃朝遍古寺,誠求度脫。

一日至棲霞;天色已晚,借宿一小廟之中,鬼竟未來,心頗安慰。等天亮起身,一老僧相迎笑著說:「施主昨夜睡的安穩嗎?不過,我這荒庵,卻不是租界,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知道嗎?」季不禁大驚失色,連忙跪求救命,並將經過說出,老僧厲聲說:「萬惡淫為首,你雖然沒有殺這兩人,但他們是為了你才死的,而且還有一個未出世的孩子也牽涉在內,你自問良心,能對這三人嗎?」季君只有叩頭認罪。老僧又說:「你求我無用,如今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從此出家,廣行善事,超渡死者,只要他們肯饒你,或者有救。不過,苦行頭陀,卻不易做,你敢承應嗎?」季連忙答應,便拜老僧為師,往寶華山受戒,雲遊天下,廣行善事,兩鬼果然不再纏他,十多年來,他已遊遍中國。

我聽完他的話,便問他孓然一身,用什麼來行善?他說:「一切與人以方便,現身說法,教人為善,偶然也為人誦經超渡亡魂。」並且說:「幸仗佛力已將兩鬼超渡轉生,不再為難了。」我因天晚告辭回去,第二天再去找他,他已走了。我想他也許真的成了一位善知識。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②》文:太乙圖:心是蓮花/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