懺悔

悔過

江南史昭文,長的極其英俊,就讀於上海滬西某大學,民國十五年即屆畢業,以成積僅差一分之微而被留級,心殊不樂。所居在法租界之表伯家中,對門有法式小洋房一棟,為下野政客方某外室小如意藏嬌之所。小如意民初曾以唱大鼓於平津一帶,薄有豔名,方某以重金買充下陳。下野後,正室留在天津,獨攜之居滬濱。時以三十許,但善於修飾,望之猶如少女。一夕史方徘徊路側,小如意悅之,故意墜一金釵,史拾而還之,遂生曖昧。事為方某所知,命人毆之於路,嘔血欲死。其表伯聞訊送至醫院治療,問得其情,責之曰:「汝父早喪,汝母守節撫孤,日夜望汝上進,何得作此等虧心事。汝死咎由自取,我將何以對汝母?」史愧悔交集,曰:「我本不敢,皆此婦誘我。」表伯又呵曰:「汝自不檢,尚敢尤人耶!彼即使誘汝,汝不從豈能相迫?」史不語,乃深自懺悔,並皈依佛教,為三寶弟子。傷尋癒,自此守身如玉,不敢再作邪行。忽夢其父告之曰:「汝本當夭折,神念汝母苦節,又仗佛力,可幸免矣。」

其後史娶妻生子,大學畢業,任事金融機關,每舉己事告人,以為警惕。其表伯馬姓,為我友徐君之叔岳,我因徐君之述,得知其事如此。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②》文:乃白/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