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

故夫索金

友人伍君為善,少年以行伍從軍,積功至連長。抗日勝利復員之後,乃從事商業,年餘頗有積蓄,於是娶妻生子。三十七年春,卜居蘇州,與余比鄰而居,因得朝夕過從。伍妻卞氏,年長於伍者七、八歲,余每戲以老嫂呼之,卞亦不以為忤。伍為川人,而卞則北產,操平津口音,精治麵食,所製餃子尤佳,每製必以餽贈,或邀同餐。一夕余與伍君小飲方酣,卞氏忽膛目若有所見曰:「汝來耶,汝死我嫁,乃從君之命,固未嘗相負也。」言訖仆地,作撐持狀。余及伍君均為之大駭,方欲為延醫診治,卞氏佑徐徐起立向伍君拱手操男子口音曰:「老伍!咱們多年同事,什麼事全可以說,你娶她,我不但不怨你,還感激你,不是你給我老娘那一百個大頭,他們更慘;可是,他竟將我十兩金子帶走,累我老娘、兄弟流落在鎮江,我可饒不了她。」

伍君聞言不禁悚然,曰:「你是老黃嗎?你有金子,我可不知道,如有此事,你只告訴我,老娘和兄弟在什麼地方,我不但立刻奉還,而且送他們回家鄉去的盤川,也全是我的。」

卞氏大笑曰:「老伍,你畢竟不錯,咱們一言為定,我一定看你份上饒了她。我老娘的住址她知道。不過,你不必送她們到北方,我叔父現在香港,花你三張船票就行了。」

言訖又昏厥不語,半响方甦。問之,則卞氏確將故夫黃得標黃金十兩攜藏箱底,黃母初不知情,而黃竟託夢告以藏金事,並命胞弟黃得朋向卞氏索取,而卞則堅不承認,拖延且數月矣。黃母及得朋夫婦均住鎮江金山河一同鄉處,情況極為貧困。伍君乃命卞氏還金,並親往鎮江將黃氏母子送至上海,又代購船票送至香港。事訖,又夢黃曰:「感君高義,無以為報;此間已非福地,速遷海外為佳。」伍君乃亦舉家遷港,旋又遷南洋某地,聞已積資百萬,義行尤多云。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②》文:明德/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