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松雪行書

廖五爺

天津王杏林是我一位老同學的姨父在北洋軍閥時代當過兩任縣長還代理過軍法處長因此弄了不少錢除大太太而外有兩個姨太太二姨太太紅香是北平韓家潭的妓女出身貌只中人之姿卻非常淫蕩潑悍王有姊二人長姊嫁一小學教員不幸夫婦皆染肺病相繼亡故只留下一個女兒廖鳳英由王妻方氏收養在家命隨己子心武讀書鳳英聰明好學貌亦娟秀兩小無猜亦相愛好自紅香入門方氏積憤成疾另一姨太太亦因之失寵紅香遂成操家政大全的女主人王對之更由愛生畏不敢稍拂其意因之紅香氣燄也更盛對於婢僕稍不如意鞭撻立施家人畏之如虎鳳英年僅十四偶因小婢被撻稍稍勸解致觸其怒遂不許入學命代小婢伺候鞭撻更甚並以煙籤刺其手臂腿股王及方氏均不敢爭新武稍一相勸亦遭波及

有一天晚上鳳英失手碎其煙塌所用的小壺紅香怒極竟將其倒懸門上用火焚其秀髮纏綿病塌之方氏忽然一躍而起,奔至房中一伸手就打了紅香一個嘴巴厲聲說:「你這臭窯姐兒不過一千塊錢買來的賤貨姓王的寵你我管不著你竟敢糟蹋咱們廖家的孩子我要不報應你,也不算是廖五爺。」說完竟將鳳英放下那聲音完全是一個蒼老的男人

紅香被打一怔之下以為方氏袒護甥女立刻撲了上來不料方氏有力如虎一下按倒卻用倒懸鳳英之繩將她綑了也倒吊在門上用她平日打人的鞭子打她紅香起初還哭罵繼則求饒終則昏了過去王聞訊奔來方氏一見就說:「姓王的小子你還記得廖五爺嗎?你把一個小老婆縱容得無法無天,也就罷了,為什麼讓她凌虐咱們廖家的孩子?」

王一聽那聲音,竟是做過淮軍記名總兵的老親翁廖五爺心知厲鬼附體連忙跑下求饒

方氏又冷笑說:「你這小子將來自有報應,我也懶得說什麼。我這孫女兒算是交給你了,再敢這樣待她,妳可等著我的。」說完便倒了下去,好半會方才醒來,仍然還是病懨懨的老樣子。

紅香卻被打折了一隻右手臉上也被鞭子抽得傷痕累累從此兇焰全熄隔了幾年王在一次戰爭之中死於炮火之下紅香隨著他也送了性命鳳英則畢業於女子師範嫁了一位中級公務員輾轉到了南京民國二十年我曾在一次宴會之中見過彼時已經三十多歲有了兩個女兒為人非常賢淑寫一手趙松雪行書也極其漂亮朋友之中還有人藏著的墨跡據我那同學告訴我這為廖總兵是淮軍宿將生平妒惡如仇以致憑他汗馬功勞雖然已經記名總兵實缺不過一個參將。五十以後,便歸退林下,隱居北平以傷科為生,確實是一位正人君子,一直活到八十以外才去世。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①》文:太玄/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