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劇

亡妓索還寄款

我的朋友郁家寶,山東濟南人,其人北人而南相,又俊逸風流,不但精於音律,能唱平劇皮黃,即各地小調,亦無所不能,詩文亦斐然可觀;所以交遊非常廣闊。我們是南京某一個機關的同事,大家都叫他小郁,有些朋友索性稱他玉美人。他也默認,並不生氣。

民國二十四年的一個初秋之夜,大家無聊,在宿舍的一個院子裡納涼閒話。不知是誰起頭說鬼,於是對鬼神之有無起了爭端。但是一向健談的他,忽然成了反舌無聲,於是有人便起鬨說:

「小郁您不開口,到底有沒有鬼,您的高見如何?」

「他本身便是一個風流鬼,我相信一定有內行話可以告訴大家。」

「你們要問這個,我倒有一個真實故事可以說,不過你們一定不會相信,所以還是不說的好。」他抽著煙笑說。

「既是真實故事,那是非說不可,我們相信就是了。」大家看著他一齊說。

「你們一定要我說,這屋內就有鬼,而且我受鬼之託要問一個人。大家還記不記得李韻蘭這個人?」他望著當專員的王輔庭一眼又說:「你答應她的事,為什麼言而無信?如今人家已經找上門來了。」

「小郁,別開玩笑,李韻蘭已經死了半年,我沒有對不起她的事,她怎會找我。」王專員不禁臉上變了色,滿院子也驟然起了一片陰森,令人不寒而慄。

「您沒有對不起她的事,那五百塊為什麼不送還給人家呢?」小郁嚴肅的問。

「我並沒有打算吞吃她的,那錢存在舍親店裡,連本帶利已經有了七百多塊,隨時可以取出來,只是她是一個私娼,如果現在交給她本來所瞞著的乾媽。不是便宜了那老鴇嗎?」王專員又說:「這是只有她和我兩人知道,您怎麼曉得,當真有鬼嗎?」

「她說她有一個妹妹,還有一個男孩子是她和一個姓魏的客人生的,今年已經有五歲了,請您將本利全交給她的妹妹小蘭,作為孩子的撫養費。這事她對您說過沒有?」小郁又說:「她說她妹妹在雙龍巷一家大公館裡當奶媽,也許今天就來找您,怕您不肯給,所以託我告訴您一聲。」

「您怎會知道得這樣詳細呢?果真她妹妹拿收據來,我怎會不給。」

「說也好笑,今天下班之後,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得睡著了,忽然看見一個女人走進來,對我說,要找您討一筆錢,我叫她直接去找您。她說您已打算將這筆錢捐到善堂去,不會還她,並且告訴我她叫李韻蘭,是您的老相好,收據以託她妹妹小蘭帶來,只因從城北來,要九點多才能到此地。我差點忘了,現在也差不多快到九點了,且看結果如何了。」小郁笑著說。

王專員不由默然不語,大家全看著外面。不一會,果然有一個女傭,帶著一個小孩來找王專員,那王輔庭隨即和那女傭一同出去。我因為和小郁私交極好,背人便問她是不是和李韻蘭也有一手,存心捉弄著狡獪?他卻一口否認,並且說:「那女鬼指明是老王想把她的錢吞了,才不得不託他討債。」我對這事,到現在還是將信將疑,但王專員將錢本利還清,卻是事實。他也證明小郁事前和李韻蘭並不認識。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①》文:大智/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