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

除夕的故事

一陣陣寒風,夾著細雨從空中掠過。呂仲明披著一件破西裝上身,讓雨打得幾乎濕透了;下面一條黃卡其褲,已經變成了灰黑的顏色,腿上兩個縫補起來的破洞,老遠就可看得出來

「唉!」他仰天歎了一口氣,想起了扔在大陸的田地房產,和幾處買賣;想起了一家人團聚在一處圍爐飲酒;想起了若干好友的消寒會;想起了尾牙宴請各店伙友的盛況;也想了來臺之後,身任公司總經理,進出汽車的豪華生活;卻沒有想到一旦失敗,幾年下來便落得這般光景。今天是農曆的除夕了,不用說一切過年的預備,便連火倉也成了問題。自己經營不善,妄想投機,又過著糜爛的生活,受罪那是活該;可是患難相共的太太、和三個孩子卻又何辜,也跟著受罪呢?眼看前路茫茫,真不知道那裡去找一筆錢,才能渡過這個難關。跳淡水河,那是弱者幹的;攔路搶他ㄧ票,或到什麼地方去偷一下,那更不是我一個曾讀過書的人能做的。除此之外,我能到那裡去找錢呢?他想著,想著,看看已是中午,上辦公廳的人下班了。他最後希望能在路上撿到一筆錢,或者一只戒子也好;但是天上落下來的,只有毛毛細雨,真不知道教他該怎麼辦?

「老呂!老呂!」突然一輛新型汽車,在路旁停了下來。他抬頭一看,慌忙把頭偏了過去,彷彿沒有聽見,心中卻有說不出的滋味。

「老呂!你為什麼不理我?這幾年我可真找您找苦了。」那車門一開,跳下一個中年人來,一下便越過馬路,伸手按著他的肩胛。

「唉!老羅,我不是不理您,實在是羞見故人。」他不由落下淚來。

「您快別如此!您的景況不好。我早知道了。打從協昌公司一倒,我就去看您,誰知您早已搬走了。我到處打聽,但是竟沒找到。我也到警局打聽過,只知道您搬到南部去了,可不知您搬到什麼地方。又有人說您到香港去,誰知道您還在臺北。您且隨我到舍間去坐坐好嗎?」那位姓羅的中年人又接著說:「別難過!想當年,我要不是您,那會有今天。不但我時刻在心,便家母和內人,也常常提到您,快請上車吧!」

他無可奈何的,只有隨著那人,進入了小包車。那人向駕駛一揮手,只說了一聲開回去,那位駕駛立刻掉轉頭向郊區開去。不一會,便到一座高大洋房的門前停下。

他在車中一切茫然,想起了十多年前的往事……

那也是一個除夕,他的公司營業證在極好的時候,單只派到他名下的紅利就是四十幾萬。他一清早便帶了支票簿和一點現鈔,坐著自己轎車,打算買點東西回去給太太和孩子過年,才一上車,便見一位少婦喘息著趕來對他說:

「呂先生,您快救我一救,我們維明出事了!」

「大嫂,你別慌!老羅怎麼了?快告訴我!」他ㄧ看是老同學羅維明的太太,忙命停車,一面問道。

「他不知為了什麼?竟服下了大量安眠藥企圖自殺。我半夜裡發現情形不對,送了醫院,正在急救,可是……」羅太太不由痛哭起來。

「在那一家醫院?你快上車來,我們一同去,這可遲不得。」

「在臺大,醫生說人還有救,可是……」羅太太哭著上了車。

「您放心!我和老羅是老同學,又是一、二十年的好朋友,只要人有救,其餘的事全好辦。」他忙又安慰著。

到了醫院,他先將醫院應繳各費全付了,再到病房一看,只見羅老太太坐在病床前正哭著說:

「好孩子你怎麼竟很心尋這短見?你要真死了,我們一家老小可怎麼辦呦?」

他先向羅老太太勸慰一陣,又問羅維明,到底是為了什麼事。羅維明不由長嘆一聲,哭了出來,接著便附耳告訴他,因為平日家用太大,對朋友也不肯虧待,所以欠了一身債,連服務的公司裡也挪了不少錢,年關在邇,實在沒法調得開。一則丟不起這個人,二則也怕對不過朋友,所以才出此下策,卻沒想到沒有死成,反又多出了一筆費用。

「您真是!這也值得走上這條路嗎?」他ㄧ笑之下,又問一共欠下了多少錢。

「連公司的帳上,差不多要兩萬多呢!」羅維明又嘆了一口氣悄聲說:「您瞧,這怎麼得了?」

「別著急!不過兩三萬元的事。我先開一張支票給您,趕快把事情料理清楚,可別讓人知道,那真是笑話。」他立即取出了支票簿,簽了三萬元的支票遞了過去。這筆錢,第二年的下半年,雖然羅維明將錢湊齊還了他,他卻不肯收,藉著維明的兒子出國,又送他坐了川資,卻沒想到自己現在連羅維明昔年的情況也不如,更加心中一陣難受。

「到了,快請下車吧!」他在迷惘中,被維明扶下了車,進了鐵門,一同穿過院子,在客廳坐下。

「老呂,您這可不對,方才在車上,我是不便說,你這幾年到底在什麼地方?我一直沒法找到您。我那家工廠在台灣多少有點小名氣。您為什麼反而生疏了,不來看我?」

「我是因為事業失敗,已經宣告破產,哪還有臉見人?這幾年,我是一直走著背運,不但是您,昔年的朋友,差不多我全羞於見面,您可不要怪我。」

「話不是這等說法,人生總有起落,誰也不能說長保富貴,您怎這這等想不開?我昔年要不是您,又能有今天嗎?我要找您的就是不放心您的遭遇,二來你那三萬元,我在設廠之初,便作了您的股本,連紅帶利算下來,已經有四、五十萬之譜,也該有個交代才對。」

「這怎麼行?」呂仲明不由驚得跳了起來。

「怎麼不行?我連命都算是您救的!您還有什麼推託的?何況這錢還是您的!」維明不由哈哈笑了起來,又說:「難得的是您在除夕救了我;我仍在除夕遇上了您,這還不是神明暗中指示我一條報恩之路嗎?」

仲明聞言,勉懷今昔,又不禁為之潸然淚下,一方面又引起了他重整事業的雄心。第二年,他又重行上了商戰之場。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①》文:老鐵/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