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犬

義犬小黑

抗戰之初,東南迫近戰火各地,富有之家,全以上海為樂土,一時難民麕集,我的朋友黃仲義也是其中之一。他雖然生長在蘇州,卻道道地地是一位蘇北人。當時住在法租界,一個弄堂內面,忽然有一條小黑狗跑來,搖著尾巴,拱著兩隻前爪似有所求。黃先生當時沒有注意,他的獨子小三兒,卻以為好玩,便一把抱牢收養下來。小狗非常馴善,尤其是對於小三兒,一刻也不肯離開。卻不料三、四天後,附近有一位廣東朋友找上門來,說那條小黑狗是他用三塊錢買來進補的,要討回去。黃先生因為那位廣東朋友是鄰居,又為人耿介,立即把狗還他;可是小三兒卻說什麼也不行,那小黑狗也人立起來,拱著雙爪,頻頻點頭,好像還有眼淚。黃太太一看,便和那廣東朋友情商,願給三元,將那小狗留了下來。那廣東朋友,看到這種情形,也有點感動,只好收錢走了。這樣不但小三兒高興,連小黑狗也一陣歡跳,偎在黃太太身邊。這一來黃先生一家人,全對這條小狗有了情感,每一個人都喜歡牠。

事隔一年,小狗漸漸長大,生的非常威猛。江南一帶也都淪陷,黃先生在江北還有產業,每年循例要帶小三兒回老家掃墓,料理財產。臨行之際,小三兒一定要帶狗去,黃先生拗他不過,只有答應。等到了蘇北鄉下,卻不料那地方已經有了共軍,回家不到三天,共幹徐四麻子便來尋他晦氣,莊眾對黃先生雖然不錯,但徐是一個著名惡棍,大家也無可奈何,不敢說什麼,只有勸他父子快逃。兩人連夜逃命。彼時,共幹初到,出入境控制還不甚嚴,等到從田中走了二、三里,徐才知道,一人帶槍來追,黑夜之間,黃先生心中一慌,不料陷入水田,小三兒驚的失聲痛哭。徐四麻子,一連開了兩槍,全沒打中,但已趕到,掙笑著,喝令兩人跟著回去。

突然,嗚的一聲,徐四麻子只覺得肩上似被什麼東西撲上,忙一回頭,小黑就勢在他項上敬了一大口,正咬在咽喉上,連人帶狗倒了下去。那狗衛主情切,一下咬著不放,徐四麻子空有一支步槍,卻無法抵抗,不一會便被咬斷氣嗓死去。黃先生已從田中起來,一看已闖了大禍,只得帶了兒子和狗一同逃離家鄉,重回上海。原來他父子逃命心切,起先從老家出來時,竟忘了小黑,但那狗卻從後面一聲不響追上來,而將徐四麻子給咬死了。從此以後,黃先生不但待小黑如同家人,更許願放生行善。民國三十五年間,我在上海一位居士家中遇見黃兄,他除將情形告訴我之外,並且說小黑仍健在。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①》文:太玄/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