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迷信的故事

揚州汪定九,是一位無神論者,他從不相信鬼神,也不相信天堂地獄,對於因果報應,更以為絕對是迷信。常對朋友說:「人生只有切享受是真的,好壞、是非都是假的,何況這些迷信的話。我能成功 ,是憑我的才智能力,加上努力之故;失敗是自己不行,我不管什麼事,成功第一,現實第一 」。他本自己的人生哲學,從二十來歲,為他自己的利益奮鬥,直到三十來歲,果然獲致不少成就,娶妻生子,還創立了一家小規模的工廠。他更相信自己的立論不錯。

他在家庭之中是老大,還有三個兄弟,一個妹妹。父親汪有仁,本來是靠教讀維生,但因科舉早廢,他又沒有資格當教員,只好擺個拆字攤,代人拆字問卜度日,母親也代人洗衣服,才勉強維持一家生活。老二在一家南貨店當店伙,老三在一個小機關當書記,妹妹嫁給一個開小店的,都對二老友點補助。他卻一毛不拔,甚至說:「我是自己奮鬥出來的,憑什麼要拿錢給父母」。慈善機關有時向他募捐,他大笑說:「我發財是我的本領,憑什麼要幫助別人,我又不是傻子」。更痛惡僧道化緣,遇上,他不但分文不捨,還得挨他一頓臭罵。

有一天,他為了一筆生意,約人在北門外一家茶館喝茶,剛好有一個老和尚揹著一尊韋馱化緣修廟,並宣講三世因果,圍著不少人在看 ;有些善男信女還合掌念佛,紛紛施捨。

「迷信!迷信!我就不信這些鬼話」。他說著分開眾人看著老和尚說:「你化什麼緣,既然有菩薩,祂為什麼不顯點神通,給你弄點錢來,還要你出來騙人」。

「阿彌陀佛。施主你錯了,所謂迷信,是沒有理由,盲目的相信,沒有是非,沒有定論。佛教有三藏經典,有天地間的至理,有合情、合法、最公平、大慈大悲的定論,怎能說是迷信。至於因果報應,更是十方三界最公平的大道理,信不信由你,你怎能說是騙人。菩薩自有神通,但決不為名為利,也不是輕易給俗人看的。即便如施主養尊處優,富有多金,那是前生福德所種。如果只收不種,不用說來生,便今生能否終身享用,也很難說。何必如此?」老和尚合掌又笑說:「施主恕我直言了」。

「你說前生的事,我怎麼不知道,鬼神果報,我怎麼沒有看見,這不是騙人是什麼?」汪定九忿忿的說。

「你沒有看見的事太多了 ,科學在不斷的進步,你沒有看見鬼神就說沒有,你也一樣沒有看見電,你能說沒有嗎?你說沒有前生,你這個人身又是從哪裡來的,你能告訴我嗎?」老和尚又笑笑。

「你也懂得科學嗎?」汪定九不由一聲冷笑:「科學承認鬼神報應嗎 ?」

「老僧早年也曾留學東瀛,在軍政各界混過,正因稍具科學知識,又曾研究各大宗教哲理,才皈依我佛,懺悔一切,可不是盲目的迷信」。老和尚又一合掌。

「隨你如何說法 ,我還是不信」。汪定九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去。

「阿彌陀佛,老僧饒舌了」。老和尚也轉身走了。

「吹牛,憑你還是留學生,能在軍政界混過,真的有這等才學、資格,為什麼不安享富貴,偏要做一個化緣的和尚」汪定九又自言自語的,對老和尚的話,大不以為然。

「汪廠長,你別這麼說,他倒是一點也不吹牛。這老和尚俗家姓王,文官當過道尹,武職當過協統,就在金山出家,和太虛法師、印光法師都是朋友。俗家也是一個富翁」。他請的一位朋友連忙說。

「這更叫有福不享,活該!」汪定九又哈哈大笑。

因為這是揚州有名的茶館,所以這件事也傳得極快極廣,成了當時的花邊新聞,但說說也就算了。過了二、三年後,汪定九的厄運來了,先是工廠倒閉,又給當地一位北洋小軍閥敲了一下,鬧得家產盡絕,由大房子搬到小房子裡去。雖然大兒子已經在上海一所著名教會大學畢業,當了洋行買辦,娶的媳婦,也是無錫一位富家小姐,無如父子各住一方,很少往來。汪定九夫婦牛衣對泣之下,只有去找兒子。不料兒媳不予收留,還嫌她夫婦衣冠不整,丟了他的人,竟將他們趕了出來。他回到揚州,老父和母親都已經八十歲了,還雙雙健在。因為第二、三兩子一個在商界,一個當公務員,全已混了出來,同住在一處大宅子裡面,居然成了老太爺、老太太,而且正在做八十雙壽。汪定九夫婦趕去,以拜壽為名,向老人和弟妹訴苦,不禁跪在地下叩頭痛哭說:

「我現在才嚐到人生滋味和兒女不孝之苦。過去是我錯了,也是我的報應到了」。

「哥哥,你不是全靠自己本領混出來的嗎?憑你的才幹還怕沒有辦法,迷信這些因果和報應做什麼?」他妹妹因為恨極了他,微笑的說。

「妹妹,你別說了,我不但知過了,而且也大徹大悟了。如非還有兩個小兒女和你嫂嫂無法安排,早已出家去了」。

「孩子,話不是這麼說,人生努力奮鬥是應該的 ;不過不能只為自己。要兒子孝順,自己先要作個榜樣。我孫兒對你不孝,還不是跟你學的。再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因果報應一點也不會錯。至於鬼神之說,古今中外,全有的是,絕不可因為自己沒有看見,便說是假的。要說是假,世界上又有什麼是真的,一切榮華富貴,全是過眼雲煙,又有幾個人能保得終生安享?不過,天理良心卻是真的,能合乎天良,便能見得鬼神。不然,對人尚且不可,何況鬼神。你的錯處,就是太迷信自己的本領,抹煞了一切,所以才有今天的失敗。須知各大宗教,都有二千多年的歷史,信徒何止恆河沙數,難道這樣多的人,這樣長的時間,就沒有比你聰明的嗎?要是你的看法是對的,各大宗教不等到現在,早已被人推翻了,還能傳到如今嗎?」

汪定九只有失聲痛哭,不敢再說什麼。從此以後,真的痛改前非,不但成了一位小善士,也真的皈依佛門,受了居士戒。對父母固然克盡孝道,對朋友也盡力幫助。他的幾個小兒女,對他也頗能盡人子之責。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④》文:太乙/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