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慎勤

蘇州冤獄

余友某君,供職法曹有年,自民國三十四年還都之後,輒力避刑庭而不為。余常怪而問之,則顧左右而言他。一夕相談甚歡乃曰:「此不可為也,當吾任事江蘇高院時,同事某君,嘗審一案,事實為:

有某甲者,亦為公務員,攜眷居蘇州鄉區滸墅觀附近。一日偕妻乘船赴蘇,中徒甲命船夫登岸買酒肉,己亦登岸解手,舟中只剩甲妻一人,返舟時,妻已臥血泊之中,胸腹之間插一小刀。某甲雖報案,緝凶未得。忽有甲之盟弟某乙投案證明刀為甲之所有,並謂登舟以前,夫婦曾發生口角。甲雖極口呼冤,而刀則確為己有,無法自明,婦家又指控甚力,案經地院斷為預謀殺人,處以極刑,甲不服上訴。同事某君主審此案,閱卷至深夜,頗生疑竇,正反覆細閱間,忽睹室中有一婦人叩頭不已,且作低嘯,似有所訴。某君締視之下,見婦面色慘白,悽苦萬狀,胸臆之間,插一小刀,血污狼藉,不禁為之股慄,急曰:『汝為某人妻耶?余本疑汝夫有冤,汝既現形,當維持原判,俾汝雪恨,不必為厲也。』婦面色驟變,搖頭不已,某君大駭,又曰:『兇手非汝夫耶?余懷疑作證之某乙涉嫌頗重也。』婦又再度叩拜,倏然不見。某君乃嚴審某乙,並多方搜集證據,則乙屢戲其盟嫂不從,乃竊甲刀尾於船後,乘隙登舟逼姦,又不從,遂殺以滅口,而嫁禍其盟兄也。」

事後,案既平反,真兇亦伏法,法院同仁,遂對刑案不敢稍有疏忽,而余友則戒懼尤甚,所以視為畏途也。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②》文:惕悟/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