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紅

小桃紅的故事

遼東徐健,本是揚州人。他的父親是一位有名的幕友。前清的幕友,分刑名、錢穀兩途,各有師承。官可以不知令律,不管出入會計,全賴幕友代為主管。幕友稱官為東家或東翁,官則稱幕友為老夫子、西賓,差役則尊之為師爺。其職司略如今日之秘書、科長,而職權則有過之。如為名幕,各方必爭相延聘,名動公卿。徐父曾為督撫衙門文案,居關外既久,置有田產,遂為遼東人。

辛亥革命之後,徐父已故。徐因乃父之教,家學淵源,政治改革未久,故舊尚在,仍為財政廳秘書,未幾,復入關任財政部高級職員。時年未三十也。北洋政府因襲滿清政治,腐敗猶昔。徐年輕而貴,人又極為風流倜儻,出入風月場所之外,更喜交女朋友。彼時風氣未開,婦女極少參加社交活動,徐則對素有豔名者,千方百計以求一親芳澤;既達目的,則又棄而不顧。時有倪三奶奶,為一南貨鋪之內掌櫃,人素端莊而美冠城南,徐設法勾引成姦,復引以自豪,公開宣揚。倪婦不堪翁姑斥責,竟懸樑自盡。其夫恨徐入骨而勢有不敵,無可如何。一夕,忽夢婦披頭散髮告之曰:「君如決心報仇,十日之後可有機會,到時我當相助。」其夫夢醒後,擬買刀行刺,又夢婦曰:「殺人犯法之事決不可為。屆時君自南門大街北行,當有所見,毋忘十二時三十五分也。」十日期屆,其夫準時自南門大街北行,忽見徐乘洋車自北而來,相距不足十步,東側驟然奔出一婦人,與車相撞,車倒人翻,徐頭破血出,婦人則左眼突出亦血流如注。幸車夫絲毫未傷,扶徐起,徐已昏迷不省人事。婦連摑其頰罵曰:「你這小子,花一百塊大洋,買我將倪三奶奶勾上了,你糟蹋了人家,還敢在外面吹牛,害的倪三奶奶上吊死了。如今三奶奶把我們告了下來,你可害苦了我呢!」當時行人及附近店家均上前勸解,並將徐送入醫院救治。婦人則胡言亂語,有似瘋癲。倪三識其人。至此始知姦由婦起。婦又曰:「三爺,我對不起您,害了三奶奶。不過這小子決活不了。咱們這就打官司去了。」言已,自抉其眼球,大叫暈倒。

其後,徐終未甦醒,越半月而斃。婦人亦自縊而死。醫云:「徐為腦震盪,婦人則為神經分裂症。」識者則謂冤魂索命。孰是孰非則不得而知。但倪三兩次得夢,而日期時間不差分秒,又何其巧也?

此為民國初年事。越十餘年,我在漢口工作,有友人王君,供職海關,識一紅極一時之名妓小桃紅,頗有大家風範,殊不類風塵中人。王素豁達,胸無城府。一夕共飲酒樓,召小桃紅陪酒。席終告訴我:「小桃紅為北洋政府財政部秘書徐健之女,因遭惡少勾誘成姦,後捲逃南下,邁入娼門。」並謀代為贖身。因談及徐之為人與死況,我才知道以上經過。如果證諸因果之說,可謂報應不爽,足為漁色污人婦女者戒。

有人說:「鬼神報應之事,我們極少看見,為什麼你知道得偏多?」我答之曰:「你只看見一個片段,所以不覺得,而忽略了過去。如果把前因後果仔細查一查,則你知道的,也許比我更多。不信,不妨一試。」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②》文:過渡/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