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

逆子生逆子

王之佐金陵人,乃父克明以商業起家,積資鉅萬。之佐自幼錦衣玉食,既長,畢業於滬商科大學,與女友何瑪麗由戀愛而結婚,均任公司洋行要職,月入頗豐。克明則因日君入寇,事業完全失敗,復強占其產業,以致幾瀕赤貧,不得已,攜老妻吳氏依子生活。之佐初以老奴蓄之,衣不蔽體,食則殘羹剩飯,但窮無所歸,亦遂安之。日軍投降,克明復歸南京,賃矮屋而居,以小本經營為生,不復再寄望於兒媳矣。未幾政府發還其財產,又稍復舊觀;而之佐則因供職之公司為漢奸所有,被查封而失業,何瑪麗又與洋東發生曖昧,遺一子棄之而去,於是落魄滬上,亦無法生存。人皆以不孝之報。而之佐聞父業復振,又回南京,欲以少東自居,克明怒而拒之,而吳氏則殊不忍又愛孫心切,強留之。甫數月,之佐即反客為主,故態復萌,克明卒抑鬱而以死,之佐待乃母更苛,吳氏唯呼天而已,未幾亦死。爾後,之佐又娶賴氏,因岳家在香港,盡變其產亦赴港經商,頗形得意。瑪麗之子其富,亦卒業於香港某學院,其陰狠毒辣更過乃父。之佐因其精明幹練,倚為左右手。不數年,大權悉入其手,乃自設行號,抑此注彼,乃父之事業日虧,而其富則日富,父終破產而子則成富翁矣。之佐曩昔施之於父母者,皆身受之,大憤之餘,乃與賴氏號泣於黃大仙祠。既歸,忽夢克明切齒曰:「逆子,爾亦有今日乎,其富縱不孝,尚未若汝也。」既醒,乃披剃為僧不知所終。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②》文:心如/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