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

冤魂向法官舉證

王全,蘇北興化縣之法警也,為人勇於負責而不耐思索。民國十七年夏季,王攜一短槍,往北鄉中堡鎮附近辦案,行經湖畔,忽一漁人奔走相告曰:「王頭(清季人民對捕役之稱,時仍未改),此來甚巧,匪首劉老現正藏匿一漁船之中,如帶槍來,可以一舉掩捕也。」王固習知漁人為眼線管竹山,又知劉匪為正在懸賞通緝之悍首,不之疑,立即攜槍同往蘆葦深處。果有一漁舟停泊,一壯漢赤身臥船頭,似已熟睡。管亟曰:「此人即劉某也,攜槍速往,我兩合力以赴,當不難成擒矣。」言訖,促王立即前進。比抵船側,管不撲劉而奪王槍,劉則一躍而起,藏於身下之尖刀已洞王腹,相與大笑,同剝王衣,沉之湖中。蓋管本劉之羽黨,殺王再取其槍。

兩人得手之後,惟恐中堡尚有官中人在,管仍喬裝賣魚,前往探聽消息。比至中堡警察分局門前,管忽大呼鄭局長伸冤。分局長鄭伯承與王為近鄰,親出趨視,管長跪曰:「我王全也,已被管竹山與劉老謀殺,棄屍湖中,還望局長補盜雪恨,我當前導。」鄭大駭,立即率全部員警,將管、劉兩人拘獲,復於湖中得王屍,連夜送縣,並將經過告諸承審員周君,周殊不信。庭訊時,管、劉亦矢口否認。

周於燈下閱卷時,戲曰:「王全!汝如有靈,當知法重證據,鬼神之說,余固無法據以申報也。」言訖,手中紙煙倏似有人奪取,落在卷上,周急締視,則煙燒一焦班,焦處則為從船中抄出雜物清單,末後一項,為布褲一條;並聞王全在窗外悲聲曰:「小的請老爺驗明這條褲子,則證據確鑿矣。」周乃亟命取褲呈驗,則褲上赫然有線挑「王全」兩字,雖經洗滌,刀痕宛然,血跡亦未盡去,乃據以申詳定讞,管、劉二人皆槍決。周君忘其名,亦為蘇北人,因其中年修髯,人皆以周大鬍子名之;鄭君則為余之舊友。二人皆不諱言其事,並時以告人,勗人為善云。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①》文:惕悟/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