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信因果

陸處長的故事

陸宗贄是山東濟南人,因為祖父在滿清末年,曾經做過小京官,住在北平,變成了北平人。他雖只不過一個師範畢業生,卻因為在北洋軍閥時代,和一位連長攀上交情,結為金蘭之好,後來這位連長闊了,他便也成為機要人物,身兼兩個處長,一時炙手可熱。但是好景不長,那位軍閥垮了。他也只好跟著下臺,從北平來到上海做了寓公。雖然在職只有幾年工夫,而他的宦囊,已經足夠生活。帶著一位太太兩位姨太太、和一位少爺,在法租界一住,居然納福起來。一家五口之外,還有一位馬副官,算是保鏢,又算是聽差,其餘車夫、廚子、娘姨,全是在上海僱的。這一家,除了陸處長帶著馬副官不時有應酬以外,太太和姨太太都深居簡出,連近鄰也絕少看見。

直到民國十九年的秋天,這位陸處長忽然帶了兩位姨太太和馬副官要到杭州去打一場水陸道場,說是超渡一位至好的朋友。正當到了公館門外,上車待發的時候,馬副官一跤在馬路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那僱來的車子,連忙停車,他卻大叫說:「姓陸的,你無端佔了我的老婆和妹妹,又害了我的性命,只憑四十九天水陸道場便打算了事嗎?事情可沒有這等便宜。」

這一來馬路上立刻圍了好多人。那馬副官又站了起來,對大家瞪著眼說:「列位朋友,我姓良的,和陸宗贄這小子本來是好朋友,他窮的時候,吃我的喝我的,連上學堂也是花我的錢,不料,他得勢之後不但沒報答我,反將我老婆、妹妹全霸佔了,末了還仗著他是軍法處長,竟將我槍斃了,大家看有這個天理嗎?」

「你胡說什麼,還不快上車跟我一同到杭州去!」陸處長連忙攔著。

但是馬副官,卻不聽這一套,拔出短槍,連發三槍,便將陸處長打死。又大笑說:「姓馬的,你這劊子手我也饒你不得。」又回過槍來,在自己太陽穴一槍打了進去,也同時斃命。這一連兩條人命,當時租界當局以馬副官弑主畏罪自殺結案,誰也沒有注意到他們的過去事情。一直到抗戰前不久,我在一位朋友家中遇上一位老比丘,才知道這確實是一位厲鬼報仇的故事:

那姓良的是一位旗人,和陸處長本是街坊,又是從小同學,拜盟弟兄,陸處長也真受過姓良的不少照顧,只因陸處長看這姓良的妻子和妹妹,是兩個大美人兒,本來只想娶她妹妹為妾,卻沒想到,竟被姓良的嚴詞拒絕,又痛罵他一頓,以致惱羞成怒,索性給他扣上了一個帽子槍斃了,連他妻子也一齊佔了過去,做了兩房姨太太。這姓良的陰魂不散,便老跟著他索命。陸處長只得到處去找尋高道名僧護法解這冤孽,但是終久遭了惡報。陸處長一死,他的正室夫人更加怕得厲害,便將全部財產分了一半,給良家姑嫂送回北平去。這位老比丘上天下衍,當時已經六十開外,不但是一位善知識,而且也精於符籙持咒,常用因果勸人,這便是所講各種果報的一個實例。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②》文:太玄/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