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索欠債

恆王府長史東鄂洛,被貶謫到瑪納斯。這個地方歸屬烏魯木齊管轄。有一天東鄂洛從瑪納斯去烏魯木齊。為了避開酷暑的炎熱,他便選定在夜間趕路。半路上,他下馬在大樹旁稍事休息。這時有個人走來,半跪著向他問好。自稱是陳竹山屬下的戍卒劉青。因與他談了好一會兒話。當東鄂洛上馬欲行的時候,劉青說:「我有一件小事麻煩你,求你給烏魯木齊印房官的奴僕喜兒帶個信,他欠我三百文錢,你就說我現在處境十分貧寒,讓他把錢還給我。」

第二天,東鄂洛在烏魯木齊印房官處見到了喜兒,把劉青的話轉告於他。喜兒聽了嚇得汗下如雨,面如死灰。東鄂洛很奇怪,便追問他這是怎麼回事?喜兒告訴說:「劉青早已病死了。」

原來,劉青病死之後,陳竹山念惜他生前辦事勤勞謹慎,特賞下三百文錢,交給喜兒,讓他去市面上置辦些牲禮紙錢祭奠劉青。喜兒知道劉青並無親屬,不會有人陪他來祭奠,所以就把這筆錢侵吞了。原以為不會有人知道。沒想到鬼會親自出面來討債。

陳竹山一向是不信因果的。當他得知這件事後,不禁悚然地說:「這件事確實不假。劉青捎來的話,決不是旁人可以捏造出來的。我原以為世人做惡事,最怕的是被人知道了,別人不知道的地方,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今天我才明白,有人認定世間無鬼的這種主見,實在是靠不住了。然則,那些暗中做了虧心事的人,我真的要替他們捏一把汗了!」

【原文】

恆王府長史東鄂洛,謫居瑪納斯,烏魯木齊之支屬也。一日,詣烏魯木齊,因避暑夜行,息馬樹下。遇一人半跪問起居,雲是戍卒劉青,與語良久,上馬欲行。青曰:「有瑣事,乞公寄一語,印房官奴喜兒,欠青錢三百。青今貧甚,宜見還也。」

次日,見喜兒,告以青語。喜兒駭汗如雨,面色如死灰。怪詰其故,始知青久病死。初死時,陳竹山閔其勤謹,以三百錢付喜兒,市酒脯楮錢奠之。喜兒以青無親屬,遂盡乾沒。事無知者,不虞鬼之見索也。

竹山素不信因果,至是悚然曰:「此事不誣,此語當非依托也。吾以為人生作惡,特畏人知;人不及知之處,即可為所欲為耳。今乃知無鬼之論,竟不足恃,然則負隱匿者,其可慮也夫!」

(節錄自《紀文達公筆記摘要》,紀昀著/演蓮法師譯)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