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佛教最常用的自喻

一個和尚的懺悔

過去我在南京的時候,每當例假,便獨自遊覽各地名勝。有一次信步跑到北極閣附近,又折向台城雞鳴寺,忽然看見一個老人家走入一家小飯舖。時在中午,我也有點餓了,也跟了進去。我自己要了一盤燒餅,一壺茶。一看那和尚鬚眉花白,一抖那百衲衣坐下,只要了一杯茶,卻不吃什麼。店伙對他似乎非常恭敬。過了一會,店東出來,也恭立一邊,低聲問好。和尚也不說什麼,吃了一杯茶,就起身出去。我不由有點奇怪,便問店伙:「這位老和尚是哪個廟內出來的,常來嗎?」

「他是一位大官,出家不久,還沒有受戒呢」。伙計笑了一笑。

「客人,你覺得他有點異樣嗎?」店東也走了過來對我說:「他是做過一任道尹、一任廳長的倪老先生,也是我們城北有名的大善士,就住在前面崗子上,出家還不到半年呢」。

「看樣子他已經六十開外了,才出家嗎?」我問。

「六十開外?他老人家已經快八十了」。

「這位老人家有兒孫嗎?為什麼這大年紀還出家呢?」那邊桌上另一位客人也問。

「他已經有曾孫,兒孫少說些也有二、三十人,而且全不錯」。店東又說:「他老人家所以出家,完全是為了懺悔,絕非為了成佛作祖,也不為了研究佛學,更不是兒孫不肖」。

「這就更奇了,他既是一個大善士,還有什麼好懺悔的?」我更加奇怪。

「您要問這個,人家行善,確實是為了懺悔」 。店東笑著說:「其實,他老人家過去也並不是一個惡人,只是無心中做了一件錯事,自己心中不安而已」。

「什麼錯事,也值得耽心幾十年,臨老還要出家?」方才發問的那位客人又問 。

「您要問這個,這位老人家原是一位漢軍旗人,在前清的時候是一位舉人,大挑以知縣任用,分發河南候補。因為他是一位世家子弟,一到河南,就得了河工差事。少年人一出任就當上好差事,又是公子哥兒出身,那知利害,除照例當差而外,便在開封流連花街柳巷,和一個妓女打得火熱,卻沒想到因此他管的那一段河工出了毛病,雖然小決口不是大改道,也有好幾個村落淹沒,死了幾千人,毀了好幾百家。幸而官官相護,上司只拿了幾個沒援奧的倒霉官兒擋了災,革職充軍,賠錢了事。他卻因為當時有要員親戚在省桓,免予置議,不但沒有獲罪,以後更步步高陞 ,先署了知縣,又實授了兩任,民國以後,當了道尹,又做過財政廳長。雖然官運亨通,飛黃騰達,但是每想起水災慘況,心裡就很難受,一遇上災賑的事,總是極力提倡,以求補過。晚年在南京落戶,更廣行善事,所以才有大善士之稱。其實那段險工,本就常常出事 ,他只不過未加注意 ,出事之前,又確實不在工上。換上一個人,事情一過,還不忘得一乾二淨,他卻終身不安,耿耿於懷,怎不教人敬重」。店東說到最後,還豎起拇指,推崇不已。

「你倒說得輕鬆,幾千人喪命,幾百家全毀了 ,這還不是大罪過嗎?」另外一位客人不待店東說完,忙一吐舌插上兩句。

「他老人家做的善事真不少,所救的人也許不比受害的人少。難道還不夠抵銷嗎?」店東似乎不同意那位客人的說法。

「阿彌陀佛,各位的話,我全聽見了」。那老和尚又走了進來微笑著說:「我並非有意偷聽各位背後批評我,實在因為忘了一封信在此,不得不取回」。說著便就桌上取了一個信封再接下去說:「天下事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何況自己荒唐,造下無邊大孽,反而逍遙法外呢!」

「老師父,你雖一時做錯了事,也有善舉足償,還不能抵銷嗎?」店東忙一拱手。「話不是這麼說,善是善,惡是惡,有因必有果,欠張三還李四,債主肯答應嗎?」老和尚又說:「我蒙印光法師點化,才知此理,所以打算出家,仗我佛力先超渡這些冤魂,然後再善為化解;不過,我老了,是否可以辦到,卻不敢說,一旦無常先到,只有帶業往生了」。說罷又合掌而去。

差不多三年以後,我又到了南京,遇上一位楊居士,偶然談起這場公案。楊居士笑著說:「法喜老和尚已經圓寂了,在這三年之中,他誦了萬卷《金剛經》,全迴向當年災民,又親往大相國寺,做了好幾次道場,等到死難冤魂示夢,自願解結,才算了卻一件心願,便示寂在開封,並且垂誡子孫永以為訓:『如果手握一切權力,對於有關他人禍福之事,絕對不許稍有差錯』」。

我想起這件事來,才知佛家不造惡因之說,並以之告天下一切負實際責任者。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②》文:子英/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

真心推荐

1.集福消災之道( 相關   )&了凡四訓

2.珍惜生命請勿殺生吃肉台南市觀音的家佛學會

3.戒淫修福保命珍惜生命請勿殺子墮胎

4.請珍惜自己的生命—認清自殺的真相

5.玉曆寶鈔寂光寺地藏七(山西小院)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