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恩

好心的女傭

康小五揚州人,以負販為生。上有老母,妻平氏,生有一子二女,所入恒不足以維生計,迫不得已,平氏乃出而幫傭。主人張姓,曾充北洋軍閥王璞秘書,因之夤緣得一縣缺,不半年而積資數十萬。楮倒以後,遂來揚州作寓公,卜居南河下,儼然巨室妻明氏本旗籍,御下極嚴,復善妒,婢妾稍不當意,鞭撻立至。張又懼內,即不謂然,亦不敢略有表示。一妾二婢,畏之如虎,一經呼斥,即戰慄不已。而平氏以善解人意獨得其寵愛,賞賜有加。明氏又嗜賭成性,每勝更多額外給予。服役年餘,薄有積蓄;婢妾因其為常緩頰,得免責罰,亦甚德之。

二婢一名小香,年已十七,一名紅香才十五。一夕牌局未終,平氏方在廚下整治消夜,小香忽面如死灰,奔往長跪曰:「嬸嬸救命,我闖大禍矣。」

平氏驚問所以,則小香為明氏整理臥具,不慎碎其翡翠玉鐲。是鐲為明氏以二百金購得,平日愛之如命,故平氏亦為之震驚不已,良久始曰:「汝勿驚,此事我承之可也。」

小香亟曰:「是烏可乎?」

平氏笑曰:「我思之熟矣,我承之,不過賠償,至多呵斥解僱而已,若知為汝所為,則死矣。速去毋再言!」

小香諾之。平氏俟局終人散,乃向明氏自承不慎,失手碎鐲,並願賠償。明氏怒而摑之,並立責賠償,平氏盡其所有,不足則舉債償之,辭工而歸。小五母子得其情,亦以為然,乃典其所居以償所負,舉家遷滬謀生,小五仍為小販,平氏則做女工於紗廠。居數年。環境反較在揚州時為佳,遂亦安之。

一日,平氏工作正忙,忽聞廠長傳喚,心方忐忑,不知何事,乃甫入廠長室,即見一貴婦人笑曰:

「康嬸別來無恙,尚識小香耶?」

平氏猝聞此語不知所措,締視之,則良是也,又不禁大訝。小香乃告以別後張某夫婦因豪賭復染惡嗜,竟將其轉賣娼門,不久即為一大賈以重金贖去為妾,寵之專房。因念平氏捨己相救,輾轉相訪,使之已在此廠作工,而廠長與其夫又為莫逆,更有重大經濟往來,此來概所以圖報也。言以既出千金期票一紙相授。平氏拒不受,廠長義之,代收而易以股票,並朝小五任司事,家遂小康。其後小香之夫喪偶,遂以小香扶正,兩家往來,有如姻婭。平氏所生子女均受高等教育,人皆為積德之報。而舊主張某則宅地數易其主,已不知流落何所矣。

(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①》文:太乙;圖:網路轉載/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