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期癌症誦咒而癒

我雖生於小康的家庭,但,幼年時母親就逝世,又生逢戰亂的時代,既不能享受溫飽的生活,也不曾受到母愛的滋潤。年紀還小就離開家裏,半工半讀。在動盪的時局中,歷經艱苦,漸漸長大堅強起來。由於軍旅生涯,鍛鍊出堅強的意志,加上有紀律的生活,養成清白的習性,煙酒賭博,從不沾染,吃喝玩樂,全不講究,惟有喜好清靜。長年研求學識,一心培植青年,就像一張白紙,不雜色彩。我對這樣的生活,很感滿足,全無其他奢求。

六十五年春天,內子機緣成熟,皈依佛門,夜晚聽經,清晨拜佛,充滿法喜。桌子上,擺放很多佛教經書,經常閱讀,並且在吃飯時,就寢前,不斷的對我展開說教。我則是認為寧靜澹泊的操守,無異於拜佛誦經,暗室無虧的品德,無異於行善去惡的修行,因此儘管內子妙舌生蓮,辯才無礙,我總充耳不聞,不為所動。六十五年夏天,內子堅要我一起前往土城,皈依廣老。我雖不以為然,但內子深情感人,盛情難卻,於是相偕前往。不料一進入佛堂,忽覺觀念開擴,心境轉變,或許是前世佛根深種,今生才逢佛緣吧。後來悲廣大師在志蓮精舍開講法華經,乃與內子相率前往聽講,初次沐沾法雨,只覺心地清涼,有如醒醐灌頂,奇妙的滋味,難以思議,難以形容。此後每逢講經,不管晴雨,從不缺席,雖然無法大徹大悟,但是也逐漸破除執見,由信生解,由解生行,進而自利利他,實非「獨善其身」所可比擬。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農曆五月初,內子被車傷了腳,我又因大便下血住入榮民總醫院。內科作細胞反應檢驗,說是多發性惡性肉瘤(初期癌細胞),一面另行切片檢查,並轉送外科安排開刀。外科駐院醫師說必須封閉原來腸道,廢止原來肛門,另外開人工肛門,以達到安全治療。一晝夜間,惡病降臨,人生無常,令人恐怖。我想這是往世業報出現,無法避免,準備看開一些接受業報。但內子因事情來得突然,極感震撼。樂居士指導內子誠誦大悲咒七天各一○八遍求大悲水治療大病,悲廣法師指示用大定的功夫來克服大病,淨空法師指示以發大願轉移大業力,圓一師指示放下萬緣以治萬病,普門諸善友們以朝山、放生的功德為我迴向。良師善友們,熱心幫助,令我銘感肺腑。

我在住院三週的時間,終日心念觀世音菩薩,發願病好之後,儘可能接受講經訓練,隨時找機會弘法,以上誓願全出於至誠。普門品說:「眾生被困厄,無量苦逼身,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終於感應道交,靈感顯現,兩次切片檢查,都得到良性結果,只有將患部結紮,並不需開刀。出院以來,平安順適。佛法無邊,佛力無量,若非親身體驗,那能深信不疑?現,我正接受講經訓練,迎接考驗。願苦海眾生,虔誠皈依三寶,人身難得,勿負此生。(六十七年十月卅一日,慈雲月刊三卷四期)

(節錄自《觀世音菩薩靈應事蹟實錄》,文:徐味勤/智成居士敬輯)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