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到頭終有報

一、人在做 天在看

我的阿姨幼年時代在上海,曾經看到隔壁佣人王媽背上寫了一個「亡」字,大人不准她胡說;過不久,這位王媽就遭到雷殛,並且被閃電拖出房屋外殛死。後來大家知道,她趁著照顧老人的機會,在豆漿裏放砒霜,圖謀財害命。類似的故事,最近我在善書《因果報應錄》也看到兩則,一模一樣,都是被閃電拖出屋外打死。閃電先把牆壁打一個洞,再把人從洞中吸出屋外。

現今在台灣近四十年來,幾乎沒有聽到這樣的報導,大概是因為現代交通發達,鬼神利用製造車禍來報應,就綽綽有餘,比閃電還要方便(因為現代鋼骨水泥建築太堅固,又有避雷針等)。每年全台灣車禍腦死的人,有五千多人,絕大多數都是冤冤相報。

事實上,「人在做,天在看」。善書上觀音菩薩曾經說過:「可惜你們都不知道,上天記錄你們的功過,已經到了錙銖必記的地步!」(文:林尤超)

二、雷殛長舌

紀曉嵐說:雍正壬子(1732)年間,有個官宦人家的媳婦,平時並沒有與任何人吵過架。可是有一天,突然烏雲蔽日,雷電交加,一道閃電穿過窗戶,如一束火光激射,擊中這個媳婦的心房,又從左脅下洞穿而出,這個媳婦當場死去。而她的丈夫也被雷火燒傷,從後背至臀部一片焦黑,只剩下一口氣尚存。過了許久才甦醒過來。

他一見妻子被雷殛死的慘狀,不禁放聲大哭道:「我的脾氣暴躁,平日經常頂撞母親,這是有的。可你呢,只不過在私下裡,向我傾訴心中的不快,一個人常悄悄地哭泣而已,怎麼雷電就這樣誤把你擊死了呢?」這位做丈夫的似乎在埋怨上天懲罰得不公平,但他哪裡知道律例嚴懲主謀。這一點,無論陰間陽間的法律都是一樣的。

三、雷殛孽子

紀曉嵐說:太僕寺卿戈仙舟曾提到,乾隆戊辰(1748)年,河間縣西門外的橋上,有一人被雷震死。但是,他的屍體仍端端正正地跪在橋上,並不倒地。手裡還舉著一個紙包,雷火也沒有把紙包燒燬。打開紙包一看,原來裡面全是砒霜,大家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不一會兒,他的妻子聞訊趕來,見到他這樣死去,竟然不哭,且說:「早就知道你會落得這樣下場。只怪老天爺對你的報應太遲了」。人們細問根由,他妻子說:「他經常辱罵自己的老母。昨天又忽萌惡念,想買砒霜把老母毒死。我苦苦地哭勸了他一夜,他還是不肯聽從。所以才會遭天打雷殛!」

四、一震三人

毆母偷銀罪益高    恢恢天網總難逃

居然鼎足同遭譴    文廟門前即市曹

蘇州有一人甲某,不孝母親,經常辱罵毆打她。有一寡婦積蓄了百餘兩銀子,準備存放在一店主處生利息,來維持生計,卻被某乙和某丙兩人暗中看到,兩人就偷了這些銀瓜分了。寡婦丟失了錢,憂鬱而死。人們都知道是某乙和某丙幹的,但因他兩人是無賴,都不敢說。某甲的母親也被折磨而死。這三人都是藩台大人衙門的役夫。

壬寅年夏天,外寇入侵,局勢緊張。官軍要從浙江開赴江蘇,政府在滄浪亭設立了軍需供應局,該亭與郡中文廟相鄰。藩台李大人有公事來到軍需局,而隨行的執事役夫等人,都分散在文廟前大樹下歇腳。當時豔陽高照,萬里無雲。忽然間黑雲怒卷,狂風大作,剎時,一聲乍雷閃過,甲乙丙三人同時被擊斃在樹下。

五、昧銀被殛

勤工針黹苦傷心    積久遂逾數十金

爾可昧他朋比用      蒼天豈負苦心人

有一位老婦人,一直守寡,靠為人刺繡挑花掙錢,撫養兒子。兒子長大,在錢莊做事,所得薪俸足以贍養老母。但這位老婦人仍然不停地刺繡,所以頗有餘資,積攢了有幾十塊銀元,準備為兒子娶媳婦。窮家小戶,房屋淺隘,與鄰居只有一板之隔。她每次出門,怕把錢丟了,總是纏在腰裏。

有一天,她要去圓妙觀進香,聽說觀中扒手多,就把腰裏纏的錢解下來,托請米店中素來熟識的某甲代為收藏。等她燒完香,前去某甲處取錢,甲變了臉說:「誰收了你的錢!」老婦人大驚,號哭著與他申辯,甲指天誓日,以表明自己遭了冤枉。兩人爭論不下,圍觀的人很多,但無法決斷是非。當老婦人交錢給某甲時,有一位該店的鄰人某乙在場,是親眼目睹者,爭論之時,他仍在店中。老婦人就請某乙為證。乙笑著說:「你真是活見鬼了!我剛才從閶門來,連你的面都沒有見到,怎麼能知道你兩人誰真誰假!」大家聽了某乙的話,都七嘴八舌議論開了,認為老婦人不對。老婦人有口難辯,氣鬱而回,實在想不通,就上吊自殺了。

兒子回來,見母親已自縊身亡,又不知是何原因,悲痛無比,只好將母殮葬。遭此突然意外,又無處找到緣由,痛極而病。昏沉之中,夢見母親前來告訴他說:「兒啊,明天圓妙觀前,天雷要擊死兩個人,我的冤屈就可大白。我們的錢,可以得以歸還,你應該抱病到那裏去看!」第二天,兒子果然帶病前去,到了觀前,只見天氣一片睛好。不多久,突然,烏雲湧起,雷電大作,一聲巨響,閃電下擊,甲和乙各自手持一包銀子,相對跪在地上,已被擊斃了。

過了一會兒,乙才甦醒過來,對圍觀眾人詳細說了情況:「那天,老婦人把銀子托放給甲某後,甲就生了歹意企圖誣吞銀子,與我三七分贓。不料我兩人冒犯天怒。冥司因起意之罪在甲,特免我死罪,命我對眾人宣說,並要我把銀子交還老婦之子。但我又不知他的姓名,該怎麼辦呢?」在場的人中,有知道這件事的人,指著她兒子說:「這不是那位失主麼!」兒子就當眾收取了銀子,回到家裏,將錢供在母親靈牌前,大哭了一場,身體也就完全恢復健康了。乙臥床半年,才能走動,但是一隻手和一隻腳已經斷去,成了終身殘廢。

六、雷殛陰謀

久存詭計用謀心     害命貪財大不應

   婦在田間天已滅     殛夫須令罪宣明

江蘇丹陽縣北門內,有一民家,開了一間藥材行,頗富有。兄弟四人,只有老二有一兒子,年僅幾歲,由四房共同哺育,愛如掌上明珠。這孩子頸上金項圈,雙手金手鐲,還都鑲上珍珠寶玉,值百多兩黃銀子。

乳娘常抱著他在店堂裏玩耍。忽然來了一位婦人,帶著糕餅逗弄孩子,後又跟隨乳娘進到家裏,她說是北鄉洲上的人。這婦人相貌平平,而口齒伶俐,很得家人好感,坐了一會兒,就走了。從此她就經常來,來就抱著孩子,或者拿出糕點水果給他吃,或者抱著他到街上去買給他吃。這樣經過了數月之久。家裏人都習以為常了。

有一天,她又抱著孩子出去,很久沒有回來,家人都疑心她抱著孩子到城裏的親戚家串門去了,沒有在意。到了天黑,依然不見回來,四處尋找,沒有一點蹤影,於是全家鬧開了鍋。就往北鄉沿村詢訪,查無此人。幾天以後,有人來說,離城十多裏地的山腳下深洞裏,有一個嬰兒,撲在地上。急忙趕去,果然是這孩子,已經死了,七竅塞滿了泥沙,被剝得精光。這時大家才明白,這婦人因垂涎金寶飾物,才常來抱弄孩子,以圖謀財害命。家人就控告到官府,官府出了通緝令捕捉,一直未獲。其實,這婦人是七里廟的一農家婦,死了丈夫,與鄰村某甲通姦。甲家中貧困,生活衣食全賴她供給,倘供不起,就用拐騙偷盜來彌補,作了許多惡事,但她不在本鄉作惡,所以當地人都不知道。

她把孩子殺死後,就把金珠全部給了甲,變賣作本錢,在外作起了生意。農婦本人住在家裏。一天,她和本村幾個婦女送午飯到田間,坐著等他們吃完。忽然之間,陰雲四合,雷電大作,在她們頭頂上旋繞。大家都膽顫心驚。這個農婦卻若無其事地說:「雷殛虧心人。做了虧心事的,趕快說出來,才可免遭老天譴罰!」話還沒有說完,一聲霹靂,她就跪著死了。某甲正在外頭行商,離家還有幾十里,同一天被大風雷電挾持到孩子死的地方,跪在那裏,人們拉他,拉不起來,一道霹靂電光擊中他頭頂,渾身繞著紫色煙霧,神識已經癡呆,口還能說話,就把自己和農婦通姦、偷盜、拐騙和謀殺嬰兒的事,點滴無餘全部講了出來,到了第二天才死去。而開藥行的那一家,也絕了後嗣。

坐花主人聽說此事,感歎說:「雷霆之威力,就是如此的神奇而迅速!唉,用這樣的方式來警告大眾,竟然還有人施設陰謀毒計,肆無忌憚,而不知道應該有所畏懼,真是頑固不化到了何種地步!」

七、雷劈盜弁

肆意江中起盜心     傷心巨柁壓船沉

隔宵同夥皆天殛     莫道無神卻有神

廣東的盜匪,渡過長江,佔據了瓜州和鎮江兩地。朝庭派大軍,集中水軍兵船在焦山,堵住他們順江入海之通路。水軍中有一名姓李的,原來是軍船上的舵工,因勞積資深當上了把總。他行為放肆,經常夜間出去搶劫。丙辰年的冬天,有一對老年夫婦攜帶全家人,從揚州乘船南渡。駕了一隻漁船順風下駛,從李把總的船旁駛過。李就用鉤索把漁船抓住,藉口要對之進行盤查,帶領他一夥人登上漁船,入艙搜索,翻筐倒箱,得銀二百余兩和滿滿一匣金銀首飾,全部沒收。老人夫婦不服,和他再三爭要,李就威脅嚇唬,老人怕了,願意把首飾給他,而求把銀子還給他們,李不答應。老人又求他全部拿去,稍稍給留點行李路費,李又不同意。

老翁一怒之下說:「世道反復多變,難道就沒有重見天日的時候!」竟然拔轉船頭,解了纜繩要走。李把總擔心老人會控告自己,就換了付面孔騙他說:「我特地給老先生開個玩笑!現在已天黑,搬動東西不方便。請等到明天早晨,全部原璧歸還!」並把老翁的漁船用索系在軍船舵樓下方。到了深夜,李用船上的巨舵把漁船壓沉,老翁夫婦及兩個兒子等共十一人,全部淹死。李把總卻揚揚自得。當時,與李同船有二十多人,其中只有五人沒有參與這場謀殺,其他的人都插了手。

其中有一水兵某甲,一直信奉三官道教,只要不是出兵打仗,總是跪在頭艙地板上,誦讀《三官經》不停。他聽到這件謀財害命之事,感到十分憂慮,說:「這件事必然會招顯著的報應!咱們共事在一條船上,有什麼辦法呢?」李把總一夥人,都譏笑他迷信。

第二天,李把總到另一條船上去拜訪朋友,驟然間頭痛起來,急忙喚隨從用船載他回去。船到江心,劃手突然停手不劃了。李把總問為什麼停下來,劃手指著李把總的船,說:「你沒看見那船頭上站著雷神,怒目瞪著我們哩!」李聽後大怒,罵他是妖言惑眾,用刀背狠擊他,船手不得已,只好搖動船槳靠了上去。李把總剛登上自己的船,一聲霹靂把他殛斃。船上的人見船頭打雷,都向後艄跑,雷又轟鳴起來,把船攔腰劈為兩截,後半截隨著雷聲連人帶船全部沉沒。

前半截此時還浮在水面,某甲仍在頭艙底誦經,聽到雷聲幾次發作,就走上甲板來看,只見李把總已然殛斃,一隻完整的船隻剩一半,同船之人不見一個。十分恐慌,伸手抓起行囊,大聲號叫呼救,有人劃著小船來救他。未及劃出丈把遠,又聽一聲炸雷,前半截也當即沉入水中。沒有參與謀殺的五人,都被雷電挾將提到對岸沙灘,過了好一會才清醒過來,有人問他們當時的情形,都說:「在李把總被殛斃時,他們也隨著大夥向船尾躲避,恍惚中,見有金甲神挾著自己,如夢如醉,根本不知道怎麼會來到這裏的!」

八、狠毒後母現世報

從前有一個人,在四十多歲的中年時,妻子因病去世,遺下一個兒子,年僅數歲,某甲喪妻以後,娶一繼室。婚後的最初一、二年,繼妻對於前妻遺下的兒子,還很和善,可是繼妻自己生了兩個兒子以後,竟生了偏心而陰險起來,開始仇視前妻的兒子。幸而某甲性情剛強,所以繼妻對前妻之子,不敢公然的過份虐待。過了幾年,某甲患了不治的重病,臨死以前,握著前妻兒子的手,對繼妻說:「我去世以後,遺產由三個兒子平均繼承,你們的生活沒有問題,可是我這前妻生的長子,自幼喪母,如果沒有你的撫育,怎能長大成人!現在我快要去世,希望你對我的長子,視同自己所生的一樣,好好的撫養」。

說完以後,某甲戀戀不捨的閉目而逝。哪知某甲去世以後,繼妻頓萌惡念,對前妻之子,百般虐待,衣服飲食等生活,都不與自己的兒子同樣待遇,還要時常加以打罵。雖曾夢見亡夫嚴厲訓斥,仍不知悔改。然而前妻的兒子,對後母卻很孝順,無論什麼事,都要儘量博得後母的歡心。可是後母不願長子分到遺產,還是對他十分忌恨。有一天,後母手蒸年糕,把毒藥暗暗放在年糕中,喚長子回家來吃。

忽然間,天空中烏雲密布,接著雷聲隆隆,電光閃閃,霹靂一聲,後母給暴風雨帶至後院庭中,跪在地上,手中拿著暗藏毒藥的年糕,自言自語哀哭著說:「我不該在年糕中暗藏毒藥,我不該陰謀毒斃前妻的兒子,求求上天饒恕我吧!」長子聽到後母的哀哭,急忙領著兩個弟弟,跑到院中,大家都跪在地上,一同向天祈禱,求赦其母。一會兒,雷又大作,把後母的手臂打斷了一個,後母才從地上站起來。從此以後,後母革面洗心,對前妻的兒子,也與自己的親生兒同樣看待了。

九、雷誅淫孽

在廣東省雷州市,有位叫謝老的獨居老人,年齡已七、八十歲,體力尚稱勇健,一日竟被雷擊斃,村人以翁為人素來忠厚,而死於非命,都認為天雷錯擊。   

忽然鄰家有位遠門親戚到訪,年齡與謝老差不多,聽到大家談論雷擊之事,他於是大聲說道,大家或許不知其中緣由,天雷實在沒有打錯人!謝老年輕時,和我同行,一日閒遊郊外,日下崦嵫山,途經林下,遇一尼姑,年僅二十左右,謝見地僻人稀,頓起不良之心,想強行非禮,尼姑身弱無法抵抗,被扯落褲子,情急智生,尼姑假意順從, 說如廁再來,乘謝不備,蹲下抓起細沙,向謝臉上丟去,謝兩眼受沙,目不能開,尼姑幸得脫險,一口氣奔走到山邊,見一矮屋,叩門求救,一位婦人出來,見尼姑急問何故?尼姑將適才情形告知,並懇求借宿一宿,還借了一條褲子,第二天早上叩謝婦人離去。並與婦人約定明天會拿褲子歸還。

婦之夫王某,業小販,常隔夜才回來,但當天中途遭遇大雨,全身淋濕,回家換衣服,找不到褲子,五歲小兒剛好在旁說:「阿母拿給和尚穿去了」。王某罵說:「小孩子不可亂說話,怎麼會有和尚來我們家呢?」兒接著說:「那人昨夜還與阿母睡呢!」王某信以為真,怒責其妻,婦以理直氣壯,不甘受辱,苦口辯明,但王某堅不相信,隨後進入廚房,拿刀將其妻殺死。隔天,王某上街籌辦喪葬事宜。而此時尼姑照約定拿褲子來王家歸還,方知婦人為了救我,被丈夫誤認姦情而遭受慘死,於是伏在婦人屍體上大哭不已。不久王某回家,看見尼姑對妻屍哀泣,誤以為是和尚,頓時大怒並一刀將尼姑刺死,殺人後才發現不是和尚而是尼姑。此時王某深深懊悔昨日不該不信妻言,以致誤殺兩命,遂遷怒乃小兒胡言所引起的誤會,盛怒之下以腳踹兒,然不幸用力過猛,小兒當場傷重不治,王某悲悼更甚,深知罪無可逭,便自殺身亡。

究其一案四命,皆由謝老而起,今日遭雷擊誅殺有何錯哉?嗟乎!色之為害,有甚於猛虎毒蛇也,一念之差,以致四人死於非命,誠令人不寒而慄。世之好色者,尤當引以為戒焉!如謝老者,身雖受雷擊之報,豈能便消其罪孽乎?冥律森嚴,甚於陽律,自可想見定難逃地獄之苦也,願世人不可漠視不當一回事,而重蹈謝老的覆轍,幸何如之。

十、邪淫亂倫的悲劇

大家都知道邪淫是醜惡的,如果邪淫而至亂倫,那更是醜中之醜,惡中之惡。現在,要談發生於九十餘年以前亂倫的悲劇。

這事發生於一九三一年四月二十二日,當年曾轟動一時。話說貴州省銅仁縣有一翟光遠其人,雖然年將耳順,可是老而無恥,看到他的侄媳錢氏,年輕貌美,竟忘記自己身為叔公長輩,時予勾引,日久成姦。但,若欲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翟光遠與侄媳錢氏的姦情,終於給他嫂嫂常氏撞見了。二人大為恐懼,因為這事如給常氏傳揚出去,這一對亂倫的姦夫淫婦,勢必受到族中長輩嚴厲的懲罰。二人恐懼之下,竟發了狠心,買來毒藥,放在常氏食物中,把常氏毒死,藉以滅口!

常氏的兒女,看到自己的母親慘死,發覺翟光遠的嫌疑重大,就向光遠追究詰問。光遠當然堅決否認,並且對天發誓說:「倘若我做這樣喪盡天良的事,那麼上天有眼,一定會遭雷殛」。同年,五月一日下午,天空烏雲密布,電光閃閃,雷聲隆隆,忽然一聲霹靂巨響,把翟光遠住宅的屋頂,打成一個大洞。雨過以後,人們進入翟家,看到光遠及錢氏,都已被雷擊倒,躺臥地上。錢氏已經死去,光遠還能說話,呻吟哀哭的說:「曾與侄媳錢氏亂倫,犯下大錯,更因被嫂嫂常氏發覺姦情,就把常氏毒死,這樣罪大惡極,所以遭受雷殛,死後將與侄媳錢氏二人,一同投胎到近鄰石姓家為牛」。說完以後,立刻死去。

說也奇怪,鄰居石先生家中的母牛,竟真的產了一隻小黃牛。那只小牛很奇怪,竟是一隻具有雌雄二性的陰陽牛,小牛的陰部具有雄性的生殖器,應是雄牛,可是臀部另有一首,耳目口鼻俱全,下垂於臀後,如把臀部下垂的小首抬起,又可發現雌性的兩乳及陰戶,這真是一隻世所罕見的怪牛。最奇怪的,人們如果呼它姓名翟光遠,或敘述它生前與侄媳亂倫的往事,怪牛不禁淚下涔涔如雨,俯首表示懺悔。

四川省合江縣佛學社社長,劉天錫老居士,是一位悲願宏深,熱心弘法利生的大德長者,他當時在報上看到上述怪牛的新聞,認為是證明佛教因果輪迴真理的好資料,立刻寫信給貴州省銅仁縣石先生,表示願出鉅款,購買那只怪牛,經牛主石先生的同意,把牛交由貨運公司運至四川合江,在合江縣城外沙灣,把怪牛用布幃圍著,供眾參觀,數日之內,前往觀看的民眾,人山人海,擁擠不堪。到了一九三六年夏天,合江縣長劉裕長先生,飭人把牛牽到縣政府拍照,並把這張怪牛的照片,寄到上海佛教雜誌給發表。

十一、殺人者不得好死

湘清按:雷殛一事,現代科學認為係觸電所致。因人體與電流接觸,人體即變為導電體,以致引起灼傷而死。可是事實上,一個人如果做了喪天害理的惡事,每遭雷殛,不僅古代史籍及歷代筆記中常有記載,即近代新聞報紙中,亦常有看到。多年以來,我搜集雷殛惡人的資料很多。茲僅就有關殺人惡報的事,附錄三則於後:

一、一九四八年八月七日,重慶陪都晚報載貴州通訊一則云:本月初三日貴州修文縣發生一件因果報應之事,頗堪尋味。緣修文縣岩腳鄉李姓農民,家有妻子,以及年方周歲之男孩一人,夫妻視此子若拱璧,每日出外工作,均抱此孩同往,以防發生意外。李某因過生日,赴城買母雞一隻,返家後,命妻煨雞,其妻遂將雞洗淨,置於鍋內。煮不久,李某因田內工作未完,即偕妻往田內工作,估計返家時,雞必煮熟,即飽餐一頓。其子因午睡未醒,不便攜出同往,恐其著涼,隨將棉被一條蓋在小孩身上,二人放心而去。

詎料剛走不久,同村之陳某,因家中走失母雞一隻,四處找尋,均未獲得,乃至李某家中,忽發覺鍋內煮有母雞一隻,即錯認為己物。李陳素有嫌隙,陳乃將雞取出,心尚不甘,復施極殘忍之手段,將李某之子放置鍋內,取雞代之而去。不久,李某夫妻返家,床上之孩子不見,方感驚疑,突然見鍋內有異,前往一看,當時魂飛天外,原來二人之獨生子被煮爛死於鍋內,皮肉均裂,慘不忍睹。二人見狀,痛不欲生,當夜,李妻即憂病而亡,李某亦自殺而死。隔了一日,雷雨大作,陳某竟被雷電擊死,在陳某屍旁,死有野貓一隻,口內尚有雞毛數根。因此知謀殺李某之子,兇手即為陳某,而食陳某之雞者為野貓,故陳某及野貓均被雷殛。嗚呼!世間法律所不能治者,天律竟森嚴不爽,發雷以懲其冥冥罪惡,報應昭彰,萬人目擊,豈不可哀可懼也耶!

二、何侃如居士說:「本宗何某,住在安徽省桐城縣長江之濱,以捕魚為業。一天傍晚,有一個背著小包的商人,請求借宿。何某垂涎商人包內的財物,允許商人借住在柴房內。到了半夜,何某磨了利刀,強命妻子持盆赴柴房,共同謀害商人,妻子不從,何某即以利刀威脅。其妻不得已助夫行兇,殺害完畢,把商人屍體割為八塊,放在鍋中煮爛,餵豬以滅凶跡。事畢,把商人包袱解開,只有得到四百文錢,何某夫妻頗為懊悔,覺得謀死一命,只得四百文,殊不值得。第二年春天,何某在田野間,忽然霹靂一聲,被雷擊死。當時的人還不知何某是做了極惡的事而遭天譴,都以為是普通的觸電。事隔二十多年,何妻到我家中幫傭,無意中對我母親講起這件秘密」。

三、聶雲台老居士說:「謝祥岩,在上海一個外國人家中做廚司,一家五口,妻蔣氏,性情樸實,孝順婆婆,常織布貼補家用。可是謝祥岩卻在外面愛上了別的女人,要娶姘婦做正妻,想與蔣氏離婚,他的母親不允許。謝祥岩就暗中與嬸母商議,設計謀殺蔣氏,在戊辰年(1927)五月十二日晚上,把毒藥放在桂圓湯裏給蔣氏吃。忽然天起黑雲,風雨交作,霹靂一聲,祥岩與嬸母都遭雷打死。祥岩的陰囊及腿肉都打裂,嬸母的頭面劈去一半」。惡報這樣的快,能不相信報應的不虛嗎?

十二、不孝子的雷公報

民國七十六年七月,當時台灣的天氣可用酷熱兩個字來形容。據氣象報導,該月的氣溫平均都在三十四度以上;而且未曾打雷下雨。可是說也奇怪,在這種豔陽高照的天氣下,某日高速公路竟傳出一樁離奇命案。死者居然是被雷電活活打死的。根據死者友人的描述,當天兩人從台中駕車北上喝喜酒,途中死者因尿急將車開到路旁小便;豈料就在這剎那間,一道類似雷電的閃光突然對著死者身上打來,正好命中頭部,當場腦漿四溢、全身焦黑,一命嗚呼。之後經由法醫驗屍也確實是被雷電擊中死亡。至於大熱天何來雷電?又為何會選中這位年輕人?這個疑問似乎有點靈異,辦案老練的檢警及法醫自然意識到這命案的「不單純」;於是透過死者留在車內的資料很快找到他的父母。

蔡寬煉,是年七十六歲,早年在中部是一位頗具知名的木材商。他的事業做得非常大,連泰國、印尼及越南都設有分公司;只不過他為人卻相當的吝嗇刻薄,娶了一個太太名叫王娥,也是視錢如命的潑婦。他們共育有四女一男,糟糕的是,這幾個子女竟個個貪婪驕縱、目中無人;尤其是蔡凱凱,正是被雷電擊斃的那位年輕人。因為是家中唯一的男孩,自小父母就相當的寵愛他,凡是他喜愛的東西父母都會想盡辦法去買到;甚至去偷也無所謂。例如五歲那年,蔡凱凱和父母到竹山郊遊,在途中看到樹上成串的芒果,感到很好奇吵著父母採給他;誰知這對夫婦為了討好孩子,竟然爬到樹上偷摘芒果。當場被果農逮到。和解後,他們還當著凱凱的面說:「凡是錢可以解決的都好辦!」沒想到數年後這句話不僅害了凱凱,也帶給他們夫婦悲慘的命運。

虛偽、喜愛炫耀、做作是蔡寬煉夫婦共同的個性,六歲時,為了流行及證實自己的孩子智商高,他們夫婦一口氣就讓凱凱補習了六項才藝;不過顯然凱凱並不是學藝的材料。幾年下來他什麼也沒學到,反而染了一身惡習。甚至還公然在教室內辱罵老師髒話。有一回老師實在無法忍受,專程到家裡來拜訪蔡寬煉夫婦,要他們勸凱凱;豈料蔡氏夫婦非但不聽,反過來還以諷刺的語氣對老師說:「出錢的人最大,我繳了錢,孩子想怎樣就怎樣。一個年紀這麼小的孩子都會罵你髒話;就表示你這個老師太爛了,自己應該好好反省!」老師一聽當場氣出了眼淚,隔天便離職了。

後來凱凱進入國小就讀,因財勢及名氣的緣故;在學校極力的推薦下,蔡寬煉被家長選為會長。這使的原本就十分調皮難管的凱凱,在學校的行為變得更加囂張狂妄。有一回他考試作弊被抓到,老師給他零分並罰他面壁思過。沒想到凱凱一回到家竟謊稱老師對他有偏見,長久以來就一直看他不順眼。考試還誣賴他作弊,給予零分。他希望父母能為他爭取公道。蔡氏夫婦聽了孩子哭訴,勃然大怒;隔天一早便跑到學校找校長,在他面前拍桌大罵。一定要凱凱的級任老師給他一個交代,否則將召開家長會揭露他兒子遭到老師不合理的對待。校長原本就是個昏庸怕事之人,因怕事情擴大影響自己未來升遷;就這樣靠著蔡氏夫婦的一面之詞,竟將凱凱的老師調離學校。此事最後才告平息。而這一事件又讓工於心計的凱凱得到一次勝利的經驗。

但是儘管蔡氏夫婦對凱凱溺愛有加,凱凱卻也沒有因此更加孝順他們;反而對他們冷言冷語,說話的態度就有如命令一般。奇怪的是,夫婦倆都絲毫不以為意,他們常以孩子小不懂事來自我安慰。時間就這樣悄悄過了二十年,凱凱也已經二十餘歲了,在父親不斷地請民意代表關說下,他終於從一所私立專校畢業。當了一星期的國民兵回來,蔡氏夫婦認為凱凱已經「長大成人」,於是便將木材的生意轉手讓他經營。起初因有夫婦倆在旁輔助,生意做得還不錯;可是時間一久,凱凱竟嫌他們礙手礙腳,無法發揮所長,強烈要求自己獨立做主。父母無奈也只得成全,但顯然他不是做生意的料子;接手不到一年,公司便虧損累累,一度還周轉不靈。對此,他不但沒有好好檢討;反過來還將所有責任歸咎在父母身上,認為公司交給他的時候就已經快垮了,他只不過是個收拾殘局的傻瓜。所以每當他在外面應酬喝酒回來,就對著蔡氏夫婦百般指責;起初還只是嘮叨,後來竟變成髒話辱罵及拳腳相向。看在兩個姊姊的眼裡,都選擇視而不見,這使的凱凱更加肆無忌憚。

有一年農曆新年,正當家家戶戶團圓圍爐之際,因公司發不出年終獎金,心情不佳,回到家裡竟將火氣發在兩老的身上。凱凱聯合未出嫁的兩個姊姊以強硬的手段將蔡氏夫婦趕出家門,害的兩老因無法禦寒病倒在公園的涼亭內;所幸及時被巡邏的員警發現送醫救治。而當三個子女接到警方通知趕到醫院時,他們竟異口同聲,爭相破口大罵;甚至還一度拒絕帶他們回家。如此忤逆不孝之舉,看在醫生、護士及病人的眼裡都不禁搖頭感慨,大嘆天下竟有如此的不孝子。

可是儘管如此,蔡氏夫婦還是堅信自己的孩子是孝順的,只因事業不順才有這樣的反常舉動;再多給他一點時間一定會變好。抱持這樣的想法,為讓凱凱有時間獨自反省,夫婦倆以散心為由,悄悄來到台南一家寺廟進行為期一周的坐禪修行;希望藉此能請神明喚回孩子的孝心。但沒想到凱凱居然誤以為父母的外出是想到親戚面前告狀,讓他背負不孝子的罪名;為此他十分懊惱生氣,等兩夫婦回來立刻將他們關在房門內,然後夥同兩位姊姊給予「嚴刑逼供」。當中只要回答得讓他們感到不如意,就一陣拳打腳踢。甚至叫他們自己掌嘴或用髒話罵自己,彷彿在刑求犯人,這樣的凌辱就持續了一天半。當中兩夫婦完全沒吃沒喝,最後因無法承受身心的打擊,王娥不幸罹患疾病,被迫送至療養院治療。而蔡寬煉也在半年後中風,目前仍臥病在床。在此之前,對於三名子女的凌辱,蔡氏夫婦在失望之餘曾說了一句重話:「以後你們的死不是被雷公打死就是死於無可救藥的怪病!」不過對於這句話,姊弟三人居然以不屑一顧的語氣回答:「我們的命硬得很,絕不是你們口中的倒楣鬼!」只是沒想到幾年後這些話都應驗了。凱凱莫名其妙死於雷擊,兩個姊姊一個死於愛滋病;一個則罹患癌症,如此的惡報不僅證實了天地間所存在的正義公理,同時也讓人看到老天爺是不會放過惡人的,只是時間早晚罷了。

孩子孝順父母,父母教育孩子,這是人類不變的常理。可是隨著時代及人們思想的不斷改變,這些觀念卻逐漸的模糊且不被重視;以致於造成今天孩子殺父母、父母遺棄孩子的悲劇不斷重演。我們生育孩子除了要給予知識性的教育外,最重要的是人格道德觀念的灌輸。試想,若是我們培育出來的孩子只會讀書考試,道德觀念卻全然不知;那對社會國家又有何用。今天我們下一代孩子就有這樣的顧慮,身為教育單位及站在最前線的老師應有所體會和認知。本故事主角雖然生長在富裕之家,但因缺乏人格教育;最後竟造成家裡一連串的不幸和悲劇,確實值得時下為人父母及孩子的警惕!

(第一則節錄自林尤超先生的文章;第二、三則節錄自《紀文達公筆記摘要》,紀昀著/演蓮法師譯;第四~七則節錄自《坐花誌果—果報錄》,清.汪道鼎著/鷲峰樵者音釋;第九則節錄自《警明因果例證》,呂芳裕著;第八、十、十一則節錄自《因果報應錄》,唐湘清居士著;第十二則節錄自《報應看得見‧壞蛋別逃》,賴樹明著(澳洲雪梨大學教育學博士。曾任編輯、翻譯、口譯、記者、副教授、教授、德國法蘭克福大學教育研究員及捷克科拉克大學客座教授)/大千出版社)

-------------------------------------------

真心推荐

1.集福消災之道( 相關   )&了凡四訓

2.珍惜生命請勿殺生吃肉台南市觀音的家佛學會

3.戒淫修福保命珍惜生命請勿殺子墮胎

4.請珍惜自己的生命—認清自殺的真相

5.玉曆寶鈔寂光寺地藏七(山西小院)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