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歷其境的因果

不久之前,有一位讀者寫信給筆者,敘述他在軍旅生涯中所遭遇的一些經驗,現在時過境遷,回顧以前一些主管長官的作為,他們的下場,無不一一應驗了佛教因果報應的現象,這些親身體會的教訓,實在值得世人的警惕。現在謹將該信引述如下:

民國四十四年起,我在軍中被編為少校軍法官,當時我才三十五歲。我發現當時不少軍法主管多已經四、五十歲左右,其中,有一些人並沒有良好的品德,甚至常常擺起十足的官僚架子,令人感到作嘔和難受。由於我個性較為耿直,對於他們的作風甚感不以為然,因此恭順既不足,自然便無法討到長官的歡心。不過我自認辦案極為公正,內心沒有一點私心,面對刑事當事人,我總是秉持良心,懷著哀矜弗喜的心情,儘量使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自執法以來,嘉惠於人不在少數,因此有時午夜夢迴,捫心自問,深感光明磊落,問心無愧,此點頗值安慰。

四年後,我隨軍到一外島服務,當年的軍法主管名叫某某某,年已五十多歲,他的學歷很不錯,是大陸有名的某某某大學法學士,不過也僅在師級當軍法主管,因此,也常常自認懷才不遇,感到失意。我覺得此人不能算壞,但因為我脾氣較倔強,因此我與他的相處就逐漸失去了和睦,後來,竟然引起了衝突,甚至在軍中對簿公庭,結果雖然雙方都以罪證不足而不再訴訟,但卻從此種下了我考績被打不及格,僅得三十六分的惡因,幸虧我辦案能力和表現都很不錯,而且深受肯定,因此我的職位才得以保存,否則早就被撤職而敲破飯碗了。當時雖然我保全了職位,但自此之後,卻永遠升不了官。回顧當時,由於許多法律人才大都不願下部隊,因此軍法官的升職和晉級,較之其他的軍種可說容易甚多,機會也較大,不過由於我在考績上遭受無理的刁難,因此曾經連續六年不被加薪,佔高階缺卻也多年不被升級,這種不合情理的現象,在當時的軍中也是極為少見。

為了多年不被加薪,我曾經向當時的軍法主管某某某了上呈一個書面報告,想不到,我的委屈非但得不到上級的同情,反而被羅織了一個「越級報告」的罪名,給我記了一次大過,並命由軍方慎加看管,以防範我有自裁的不測之虞。實際上,我的為人一向是淡泊名利,我從軍作執法人員,也只是謀取一技之棲,以解決吃飯問題罷了,因此對於被記大過處分一事,以及多年來未被升級和加薪冤情,可以說是毫不介意,對於軍方這種過分而近乎無理的懲處,我也只有一笑置之。

隨後,滄海桑田,事過境遷,多年後也就人事皆非。我在軍中雖未被晉級加薪,卻也屢被調動單位服務,民國五十六年,我在澎湖服務時竟被限齡退役。後來,幸虧考取了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委託國立師範大學代辦的國文專修科,畢業後便擔任了國中的教師。此外,我又參加大專聯考,考進台大夜間部進修,畢業時,得到一個夢寐以求的學位,也實現了平生最大的一個心願。由於我對於寫作甚感興趣,因此在經過多年的磨練後,我將自己的一些著作提送內政部,並且申請在職業欄中登記為「作家」,審查結果竟然如願以償,獲得此種殊榮,這也是我一生中時常沾沾自喜,引以為傲的一件事。

憶起當年的宦海浮沈,實在令人不勝唏噓。然而,天理昭彰,善惡有報,可謂絲毫不爽。過去曾經害我整我的這些人,後來下場都很令人慨嘆。例如整我的那位軍法主管某某某,在多年前徒步去辦公時,竟在途中突然倒在路上,遂告昏厥,被抬至醫院救治,僅經一個多月即撒手人寰,年僅五十多歲,正好應驗了一句罵人的諺語:「倒路死」。當年給我考績僅三十六分這種無理的覆考官某某某,與不知體恤部屬的軍法主管某某某,兩人竟然都在五十三歲時就罹患癌症而去世,而整我限齡退役的主管某某某也在退役後不久,竟然與妻雙雙中風身亡。當年被整慘的我則年已七十六高齡,現在猶活得薘勃有生氣,你想,這難道不算是因果報應毫釐不爽嘛?邵康節曾言:「我虧人是禍,人虧我是福。」「欺人是禍,饒人是福,天網恢恢,報應甚速。」前面所舉的一些實例,不就是活生生的最好證明嗎?

(節錄自《福是種來的    不是求來的》,雲鶴教授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