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

一、不孝逆子,餓死親娘

兒女不孝孫無情,狠心餓死老娘親。

試問人間情何在,蒼天不恕負心人。

我的鄰居給我講述了兩段發生在她們家鄉的事情,問我這是不是佛說的因果報應。

吉林省某縣,一個村子,一家八口人在不長的時間裡演繹了一場人間悲劇。十里八鄉都知道這件事。雖然他們不懂什麼叫佛法,卻都知道這叫報應。這一家的父母在幾十年的歲月裡,面朝黃土背朝天,拉扯大三個兒子、三個閨女共六個子女。並一個個為他們娶了媳婦,蓋了房;嫁了閨女,帶走了嫁妝。這該有多麼不容易,是顯而易見的。當被生活壓彎了腰的老爹送走了最後一個出門的閨女,自己卻積勞成疾,永遠地躺下了。村裡人為他感歎,說他命苦,然而他老伴的命卻比他更苦。老爹走了不到一個月,老娘因腦溢血,也躺在了床上,留下個半身不遂的毛病。雖然還可以自己用左手往肚裡送飯,也能夠去廁所解手,但必須有人照顧,攙扶才行。

這六個子女(還不算他們的孩子),共十二個人又是怎樣對待這辛苦了一生的母親呢?

開始一段時間,他們安排兩個人一班,輪流照顧老娘,也還說得過去。時間一長,跟著老娘的三兒子和媳婦就厭煩了。先是嫌人多添亂,摔摔打打,說三道四,後來就指桑罵槐,跟妯娌和大姑子、小姑子吵了起來,乾脆不讓人家來護理了,也不讓送飯。起初他們吃飯時還給老娘送去點吃的、喝的,後來發現吃了喝了還要上廁所,三兒媳噁心幹這個活,就開始給老娘減飯減水,有時一天也不給送點吃喝。其他子女與三媳婦不睦,十天半月也難得來一次。有一次三女兒來看老娘,發現老娘少氣無力,仔細聽才聽見老娘說:「我餓……我餓……」於是跑進三哥屋裡,想給老娘找點吃的。沒想到三嫂聞聽大發脾氣,跑進老娘屋裡大喊道:「你剛吃了兩碗稀飯,怎麼又要吃的?要是撐死怎麼辦?你的閨女還會說我們不孝順你呢!」在三女兒堅持下,總算給老娘餵了幾口飯。餵飯時,三女兒趁三嫂不在屋,把手伸進被子裡一摸棗老娘的肚子癟癟的,證實三嫂講的是假話。於是第二天,三女兒給老娘送來了六個雞蛋,老娘簡直是狼吞虎嚥,一口氣就吃光了。過了一會,好像有了點力氣,她對三女兒小聲說:「你們不來,他們一點水和飯也不給我吃,是想餓死我呀」。又過了些天,二女兒家吃大蝦,給老娘送來了兩隻,正在喂老娘吃,被後進來的三兒子看見,上前一把將碗打翻在地,並用腳將兩隻蝦踩爛,憤怒地責罵二妹不該讓老娘吃大蝦,說腦溢血病人不易吃補品,補的血多了還會腦溢血,死了你負責呀?並說,如果你們誰要再管老娘的事,我就把老娘給你們送去,不要只管吃不管拉!他們一家的情況村裡早就傳的沸沸揚揚。許多人勸大兒子,勸其他孩子快把老娘接到自己家來養,可是始終沒有一個孩子響應。沒過多久,老三院子裡就傳來了哭天喊地地叫娘的聲音,辛苦了一輩子的老娘終被病魔和飢渴,以及比病魔和飢渴更凶殘的黑心逆子奪走了生命。

凜冽的寒風呼嘯著,彷彿震天撼地的哀樂,伴隨著一群披麻帶孝的不孝兒孫走向墓地。大把大把的紙錢被拋向空中,卻被發怒的寒風奪去……

死亡好像認準了一條道,接踵光臨這個家庭。

一個月後,大兒子因腦血拴住進了鎮醫院,雖經搶救免除一死,卻留下個半身不遂的毛病。後來竟然也能蜷著胳膊拉著腿出現在街頭巷尾。

在大兒子出院才一個月時,二兒子和大女婿前後幾天相繼住進了鎮醫院,診斷結果全是腦血栓。二十天後,上邊兩個還沒出院,二女兒也以同樣的疾病住進了鎮醫院。

二女兒出院的第二天,三媳婦也來報到,不過這次不是腦血栓,換成了胃穿孔。三兒媳還在打著吊針,三女婿騎自行車不小心撞在了拖拉機上,飛出兩米多,被送到醫院時雖然還有口氣,但全身多處骨折,外加左膝蓋骨骨裂,右膝蓋粉碎性骨折,一連幾個月下不了地。

老太太死後一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她的子女及其配偶,相繼光臨這家鄉鎮醫院,每人出院時都花了一萬多塊錢。難怪有人詼諧地說:鄉鎮醫院被大款們承包了。從沒有拿過獎金的醫生護士,每月都領到了一百多。這種「走馬燈」似的住院,全是一家的人。在那段時間裡,一傳十、十傳百,十里八鄉,成了人們田間地頭,茶餘飯後的談笑資料。雖然當地信佛的人很少,但每個參與聊天的人,口裡都會說一句:「活該,這是報應啊!」

到這還不算完,上邊說的半身不遂的大兒子,有一天走在大街上活動手腳,突然間腿一軟,一頭栽倒在一輛剛好路過的汽車的大燈上,被撞出一米多,傷及大腦,成了植物人,據說至今還在家裡躺著。不久二兒子得了肝炎,折騰了一年多死了。再往後大媳婦也得了腦血栓,現在已死亡。往後還會發生什麼事,不得而知。我的鄰居說,老太太的孫子、孫女、外孫子、外孫女,差不多都是老人一手照顧大的,而在老人患病住院期間竟沒有一個人去看望老人,讓人聽了感到寒心。但願有善知識教給他們佛法,轉變未來的命運。否則天理昭彰,他們的結局將不堪設想。

逆子故意餓死患病的親娘,雖然民未舉,官未咎,沒有受到國法的制栽,但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些不孝子女一個接一個受到惡報。這真是,世上萬事萬物都在說法。善人說善人的法,惡人說惡人的法,人說人的法,畜牲說畜牲的法。你要是明白了,衣食住行都可以實踐佛講的法,經就是路,怎麼走法,決定權在你自已。

我將這個生活當中的因果報應現世現報的故事寫在這本小冊子裡,就是為了警示那些不孝順爹娘的逆子趕快改邪歸正,否則惡報來時,悔之晚矣!

二、不孝媳婦的惡報

記得一九九三年剛過完陰曆十五,佛友黃醫生打電話來問果霖,他老家衡水農村的一個女鄉親得了一種怪病,周身疼痛難忍,疼得鬼哭狼嚎。打杜冷丁都止不住疼,只有雙膝跪趴在床上時才能讓疼痛稍輕一些,仍是哎喲、哎喲地叫個不停。因為影響其他病人休息,大小醫院都不肯收留她住院,建議她去大城市醫院檢查。村裏人想到了在天津工作的黃醫生,於是病人在她丈夫的陪同下來到了天津。黃醫生安排病人住進了某醫院,但醫院仍查不出病因。昨天整夜跪在床上叫個不停,連其他病房的人都不能休息。今天一早醫院通知,讓他們在院外安排住處。這種情況別說不能住在他家,就是租房也困難。想問問她的病因。

果霖說,她現在命在旦夕,你去問她,這一生最對不起的是誰?只要她答對了,立刻就能止痛,然後再讓她自己說幹了哪些對不起人的事,說得越多,罪過越小。

第二天黃醫生來電話講述了病人的情況。她跪在床上喊叫的時候,黃醫生問:「你的病連天津的醫院都查不出病因來,我去問了一個修行人,她讓我問你,你這一生最對不起的人是誰,說對了就能止痛」。她答:「我最對不起的是我婆婆」。她剛說完,好像被一雙無形的手推了一下,立刻就倒在了床上,也不叫了,並露出了頗顯舒服的笑意,眨巴了兩下雙眼,欲言無力地睡著了。從發病起至今,有三、四天跪在那裏未曾合眼了。這一覺睡了二十多個小時,連輸液往手腕上扎針也沒醒。黃醫生再去見她時,雖然還躺在床上,卻不再喊叫呻吟了。黃醫生給她講了佛教的因果道理,又帶著她念了數十聲「南無觀世音菩薩」,又對她講述了真誠知過懺悔能滅眾罪的道理,她看來真的知過了,開始講述自己對不起婆婆的事:

「我自從第一次登婆婆家的門,就發現婆婆是個『老迷信』,家裏供著『天地君親師』的牌位,我對她說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您還信這些東西,趕快把牌位扔了吧!可婆婆說你們年輕人不懂,頭上三尺有神明,人心善惡天地都知道,所以人人都要敬天地、孝雙親、恭敬師長,要不行善積德盡作壞事的話,早晚都會受惡報的。我把婆婆的話當作是對我的惡意訓斥,從此便懷恨在心。

她兒子特別孝順,吃飯時讓她上坐,她不先動筷子,我們就不能先吃,這讓我很生氣。婚後我也生了兒子,心想,反正有了孩子了,我有資格敢和婆婆頂撞了。所以我想吃就吃、想喝就喝,不讓在家裏打麻將,我就到牌友家去玩,有時玩到快天亮才回來。第二天睡到婆婆喊我,才起床吃飯。為此沒少和丈夫吵架,甚至丈夫還打過我一次,當時我抱上孩子賭氣回了娘家。一個月後婆婆親自來請,我才回家。

從此,不僅婆婆再不敢惹我,丈夫也把我往高看了。我把這當作光彩的事,還在村裏作媳婦的牌友面前傳授經驗。我在家裏成了女主人,一切家務事婆婆全包了,就連掃院子挑水這樣的事也全是婆婆幹。

婆婆除了每天給『天地君親師』上香磕頭外,還淨辦傻事。誰家有婚喪嫁娶的事,她都去幫忙,連飯也不在人家吃一口。遇到有要飯的上門,被我攆走了,她還追上去硬要給人家三塊兩塊的。為此我沒少跟她吵架,罵她是笨豬、傻鳥、老神經,可婆婆再也不敢跟我吵架了,只是笑笑說:『我給的是我個人省下來的錢,你就不要管了吧!』還有更讓我生氣的事呢!我家住在村邊上,門前的路通往公路大概有一、二百米,每到晚上沒有月亮的日子,婆婆都要把她用罐頭盒做成的十個油燈,每隔二十米在路上擺上一個,她還把廢鐵皮做的防風罩,罩住油燈擋風。這一年要燒多少油啊!就為得到村裏人幾句誇獎她的話,太划不來了!

今年大年三十那天,一大早我和丈夫帶上孩子坐火車去石家莊買年貨去了,回到家都下午四點多了。只見院子已被婆婆收拾得乾乾淨淨,水缸裏已挑滿了水,我丈夫還說:『誰給挑的水啊?』(他根本不知道家裏除了他挑水就是婆婆挑水)堂屋的門是半掩著的,我兒子喊著奶奶推門而入,卻見奶奶坐在竹圈椅上,頭略左偏,睡著了。我丈夫放下年貨,過去喊著:『娘,醒醒,躺到炕上睡去,坐在這睡多累呀。』可婆婆沒有動靜,丈夫輕輕推了推婆婆,又喊了幾聲娘,仍沒動靜,他大聲哭著喊起娘來。正準備洗臉的我,一聽到婆婆死了,氣就不打一處來,氣惱地罵了起來:「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趕在大年三十死,這是不讓我們過年了,太缺德了!』哭著的丈夫回身就給了我一個大嘴巴,我索性就大哭大鬧起來。跟著鄰居及村裏人全都趕來了,院裏屋內擠滿了人,來哭我婆婆的人還真不少,我當時還想,鄰居中肯定會有人罵我,卻一個也沒有。現在想起來,可能是婆婆從沒在外人面前說過我的壞話吧!我覺得我誤會了好心的婆婆,實在對不起她老人家。

三十晚上,一破往例,全村人沒有一家放鞭炮放煙火的,甚至沒有一個女孩子穿紅戴綠。三天守靈,幾乎輪換了全村的人。我現在才知道,婆婆幫東家助西家,多年來在沒有月亮的黑夜,為多少人照亮了回村的路,現在全村人連大年都不過了,婆婆得到了全村人的恭敬。她自己知道要走了,還為我們幹完了所有的家務活,坐在椅上安詳地去了,多仁義呀!而我卻在罵婆婆,我真該死啊!

正月十五剛過沒幾天,我就渾身不舒服,原以為是辦喪事累著了,想起過年辦喪事就恨死婆婆了,還沖著丈夫說婆婆的壞話。他是個老實疙瘩,瞪了我一眼,只說了句:『你留點口德吧!』就不言語了。第二天,我早起下炕穿鞋,剛一低頭就栽倒在地上,疼得我哇哇直叫,就跟棒打刀戳一樣,跑過來的丈夫根本扶不起我來,他手扶我哪里,我哪里就鑽心地疼。折騰了好長時間,才感覺到只有雙膝跪趴在地上,連頭和手都趴在地上時,疼痛才略微減輕一點,好像全身骨頭都折斷錯了位,稍微一動,碎骨頭刺得我不能忍耐。我當時沒想到這是我虐待誹謗婆婆的惡報啊!因為我根本就不信什麼因果報應。現在我真的信了,但我還不想死,孩子還沒長大,我一定接婆婆的香火,天天上香磕頭,多做好事行善積德……」

黃醫生見她真的認了錯,全身已不痛了,就教她隨時都要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心念口念都行,還送了她一掛念珠。告訴她,要好好回想這十多年來作過的對不起婆婆的事,生起懺悔之心,也許會早一天好起來。

半個月後,黃醫生到我家來,說他剛給這位老鄉辦完喪事從老家回來,又有不可思議的事發生,特來告訴我們。這個鄉親自打身不疼痛之後每天都在念「南無觀世音菩薩」的名號,睡覺都很平靜,但不能吃東西,只能靠輸液維持生命。黃醫生有一次進病房,發現她平躺在床上,嘴唇在動,右手在撥動放在胸上的念珠,兩個眼角窩裏都是淚水,枕頭上已濕了一片。有一天早上醒來,她興奮地跟丈夫說,她夢見婆婆來看她,笑嘻嘻地對她說:「放心吧,咱家會一天比一天好」。突然,婆婆又變成了天仙的模樣消失了。她說看來自己的病一定會好起來。

當丈夫發現她一天不如一天時,決定用救護車把她送回老家去。那天天氣特別的冷,開車後黃醫生閉著眼為病人念「南無阿彌陀佛」。突然,他聽到病人跟他道別的聲音:「我走了,謝謝你救了我,教給我念佛」。他猛地睜開眼睛,意識到女鄉親死了,於是立即移身觀察,發現她已停止了呼吸。停下車,她丈夫幫她換上已準備好的衣服。這時車剛出靜海縣,又在寒風中開了四、五個小時才到家。當把人往下抬時,發現她的身體竟是軟軟的,與活著的人沒有多大區別。喪事順利辦完了,她的事也在全村成了活教材。這是不孝婆母,不信三寶,誹謗良善應得的現世果報,幸虧有黃醫生教她念佛懺悔,滅了無量的罪,否則死得更慘!死後便墮無間地獄。

三、大逆不道受慘報

李元帥降    公元一九七五、八、一

世人不信前後因   忤逆雙親斷後人

婦心甜口腹藏劍   弄夫惹火禍招生

鯤島聖堂林立,杏儒柳筆揮文勸世,行善志誠。上蒼恩賜處處著書,藉請神聖、仙佛述案證,為參書內容,所謂有據也。而今世人受虛榮蒙敝不醒,不知應善而行,修身養性,真心學道。與人禮讓,比上比下,自得知人。今世來生為善,三寶為貴,莫學忘恩不仁,不孝父親。

事在本壇鳳邑縣內,案發生三十年前,一位姓鄧名心良,娶妻張氏金紅,生育二男一女,長子清行,次子清在,女曰春梅,兄妹和氣,鄧佬夫婦為兩子娶妻,長媳淑美,次媳蘭香,一家生活幸福,繼而春梅也出嫁,鄧家每人各勤勞事業,家有財富,無其他牽掛。

俗云: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有日,張氏患了重病,求醫不治身亡,心良十分心煩,心望子媳能誠待,過了一生就心滿意足。但,世事不如人所知之單純也,清行兄弟自母親逝世後,常與妯娌吵鬧,變成一家不睦,致父親心良知悉,思料是為家財產業始不睦。因此,心良將為兩子分居,各自耕作,以免煩心,業產都分配後,則對兩子商量,我老人自己不煮飯,每人輪流讓我吃一個月,子媳都同意,讓鄧老心良受奉待之快樂。

但因鄧老身體日趨衰弱,而精神記憶力亦漸不靈,故而引起兩媳失去慇懃奉待,且三餐亦無油甜奉敬,是故鄧老受奉待,每餐已難食飽滿。有一日,不是長子清行供奉之月日,鄧老不知何故到長子家中,隨便拿碗盛飯就吃,都說好食,實在真好吃。此時被長子清行看見,即追問父親,你為何到我家吃飯,今日未輪到我,你為人太不公平,連罵不止。鄧老聽得大怒之際,將菜湯魚肉推落地,長子一看怒氣沖天,即將父親推倒在地,此時淑美出來一看更怒火沖天,隨即幫助丈夫,欺打翁公。鄧老被打難受,疼痛萬分,實苦慘矣!心良全身疼痛難當,雙腳跪地,哀求子媳不要再打,饒我一命。

俗云:最毒婦人心,淑美氣怒曰:今日若無將你老頭兒打死難消我之恨。再取一根木棍走到心良後面,雙手持棍大力向頭打下,心良哀聲倒地,頭破血流滿地,一命歸陰,清行夫妻見其父氣絕,惹了大禍,緊慌收拾細軟,準備逃亡,途經鳳山西門時,因精神狂亂超速撞電柱,清行夫妻受重傷,經送醫不治身亡。

警方連絡其弟清在代收埋,清行夫妻結束陽律,魂往冥府第一殿見秦廣王跪下說,小魂清行夫妻是枉死,求大王寬赦放回陽世。秦廣王怒曰:前幾時有一位鄧心良,控訴他被子媳活活打死,你這逆子毒婦,命差官扣押,命文武判升堂,命差官押來心良。秦廣王問曰:你聲聲句句要控訴子媳,說你在陽世,不知何緣故被子媳活活打死。「我不願,真不願,請大王為我作主」。奉王命,鄧老魂暫退一邊侯審。命二位罪魂押進案前跪下,二位罪魂,在陽世家住何處,及姓名供來,若有虛言,定不饒赦,魂說:大王我生前居鳳山,父親鄧心良,咱是鄧家大子媳,並無對不起老人,對一般人,事事安份守己並無亂說,請大王再查明此事。秦廣王已知鄧老為一碗飯被打死,但因辦案應程序而審問。秦廣王審問清行夫妻兩罪魂曰:膽大罪魂,句句強辯,敢說在世孝敬父親,又要求回陽再享天倫之樂。

此時,秦廣王又問魂清行,汝聲聲說,在世遵父命,若句句有實,隨傳鄧老魂到案前,與汝夫妻對質,清行夫妻兩魂聽說要對質之時,大驚失色,但為要解開自己身罪,將堅持應對。秦廣王問:鄧老魂在汝身邊兩魂汝可認識乎,鄧魂說我已認出來,此男是我不肖之犬子清行,這女魂是我大媳婦淑美,兩人合打我致死無錯。秦廣王問兩罪魂:在汝身邊者汝可知是誰?清行夫妻答:此人我不認識,他亂指我是他之子媳,我實在不認識他。秦廣王曰:豈有此理,豈有不承認生我育我之人,簡直是畜牲。清行夫妻兩魂仍然不認親。秦廣王怒曰:汝兩小魂,視本座是何人!豈能如此囂張,命差役押出重打五十大板,兩魂受罰後,仍然不認。秦廣王命差役再押出重打一百大板,尚未押出之時,兩魂受重罰五十大板後,腳已軟難以站立,即同聲啟口哀求大王寬赦,免於再打,事情來龍去脈我說之:

在案前人,確確實實是我父親無訛,父母在我陽世之時,已將財產均分阮兄弟,父母按期分食伙頭,有一天,非輪我侍伙食期,因我聽愛妻之稟報,父親在廚房偷食飯菜,我一時衝動不查,不分青紅皂白,即時持棍打父親。

在我夫妻倆聯手毒打下,失手致父親於氣絕,實在是非常不該,對犯上之錯,實罪該萬死,當初之刻,如我腦筋稍為動思,何以父親今日突然至此用餐,加以追究原因,現刻就無此大錯了。我之弟及弟媳亦有錯,不該侍養父母食剩餘菜飯,及菜之粗淡無味,使得父親用餐難飽,食無甘味,何況,當日因事無暇為父親備餐,也應通知我,以便代予準備。大王聽後,責曰:汝夫妻兩魂,親殺父之罪難赦,不得將原因遷移別人,汝為何歸陰說來。當時只想能得逃亡,即趁機兩人同騎機車往鳳山進入高雄市而逃,我所記憶有計程車越過我面前時,我心急可能衝進路邊電線桿,自己哀叫一聲,就不知人事,今被押在閻王前審問,事過情形已招出,請大王寬賜我兩人罪可否!

秦廣王聽完犯魂說後,命主簿官將兩人所犯何罪,內容宣示,主簿官根據鳳山及左營城隍所集據呈到,與犯魂所招情形確實。犯魂清行所犯者,無實心孝敬父親,奉敬父親雖然未輪到月份,但為人子亦應慷慨安慰,使父親能吃得飽,此無做到,反打父親致死,不去投案,藉機逃生,此為不孝忘恩之大罪,應判重刑,取出心肝予銅蛇鐵犬食入腹,空身入冤鬼地獄受苦,永無法再轉生。而女魂淑美為人媳,無盡婦道敬養翁公,反助夫與父衝突,又助夫害死翁公,三從四德盡棄,不守婦道,此一論罪極刑,判汝入火坑小地獄十年後,再轉入血池,自身割肉送虎吞食為三餐,經十年後看情形有悔過之意旨者,再轉身陽世,受男人侮辱而不能結合婚姻,內心痛苦走進娼院為娼妓,受娼母束縛,日日所賺金錢被男人誘盡,則單身空囊,束手無處可依靠,後為求乞度生至終。因淑美生前在鄧家附有惡性,對鄰人不和,今受陰律重判,若再來生必受前生所說之苦慘也,此則可赦前生罪孽也。

今勸世人,為人子媳應盡人倫,敬孝雙親公婆,乃理所當然,莫學清行夫婦一失足而成千古恨,而鄧老在陽世好善濟貧甚多,為人忠直,壽命未盡,不幸家庭變故,被子媳害死,暫留枉死城幾年後,再轉生陽世為富貴家之子弟,子孫滿堂。

以上余今述案,參入善書傳世,凡民閱悉,有善不可厭,惡不可從,善道盡為之,德可服人,不可不信,陰陽律法定不饒,後會有期。

(一).今世做今世報應―如種蕃茄一個月就能收成了。

(二).今世做經過幾世以後才報應―如種蘋果、葡萄要經過幾年以後才會有收成。

 古人道:「善惡終有、天道本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朋友們!記得「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的話吧?一切惡事就是芝麻小的壞事也不可以做,因為一個小小的癌細胞,可能就攖去的寶貴的生命,帶給你極端地痛苦了呀!

朋友啊!當你認識因果之定律,更覺醒到上天二十四小時對任何人都是公平!

四、何孝子(對照)

孝堪首善報非誣   否則何來偉丈夫

富貴兩家天派定   更忻術不負青烏

江西某生,擅長看風水,他在湖南道州遊玩的時候,發現一塊地,風水非常好。正當他在仰觀這塊地的時候,來了兩個人,其中一人,衣著華麗,另一人手持羅盤,四處看看並搖頭說道:「這塊地不好!」某生暗自笑他胡說,於是,就走過去同他們交談,互相詢問籍貫、姓氏。原來,衣著華麗者,是城中一個富人的兒子,手持羅盤者,是專門替人看風水的。風水師聽說某生是江西人,就說:「江西出了很多著名的風水師,先生您一定也很高明」。讀書人謙遜一番,略微露了一手。風水師大為折服,稟明富家子,邀請讀書人同他們一起回去,讀書人就住進了富人家,本想將前次那塊寶地的情況告訴富家子,又暗自思忖那塊地風水太好,不是大福德的人承受不起,在這富人家待久了,發現他們的所作所為並非是有福之人,於是對此秘而不宣。

恰在這時候,這富家人的親家蕭公要安葬父母,來請風水師,某生因而應聘前往。蕭公一向是個忠厚之人,樂善好施,鄉里人都視之為大善人。某生想,此人大概能夠承受前次相的那塊地,於是將寶地介紹給蕭公;於是蕭公花便重金買下那塊地,讀書人擇時替他點挖墓穴。下葬幾天後,某生對蕭公說:「這塊地不是有大福德的人承當不起,您老人家固然是忠厚長者,但不知天意如何?違背天意會大禍臨頭,老人家何不在墓旁睡一晚上測試一下,如果不該屬於您,應當有異兆」。蕭公接受了建議。

當天晚上,蕭公與子蓋床葦席睡在墓旁。到了半夜,聽到遠處傳來喝道聲,蕭公偷偷從席縫裏望去,只見一隊手持旗幟劍戟的侍從,護衛引導著一個威武男子乘馬而來。蕭公暗想:「這半夜三更,荒山野地,怎麼會有貴人經過?」正奇怪間,這隊人馬已到墓旁,乘馬者停住馬呵斥侍從道:「這是何孝子的地,蕭某何許人也?竟想佔有!趕快把他抓出來!」蕭公非常害怕,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大聲的說:「在下本來就懷疑自己沒有資格佔有這塊地,以致會受到上天的懲罰!因此才睡在墓旁測試,既然承蒙您指示,我情願馬上遷墳讓地」。隨即聽到馬上的人說:「念你為人一向忠厚老實,這次姑且寬宥你,如果能替何孝子安葬父母,將會另外給你一處好地,這個墓穴應該趕快埋起來,以免泄了地氣!」說完,一陣風似地走了,轉眼間,四周寂靜如初。此時天已大亮,蕭公父子回來後,請某生遷墳封穴。同時一起尋訪何孝子的下落,但很久都沒打聽到。

一天,某生獨自到郊外散步。走得遠了些,來到一個小鎮上。突然遇到了大雨,急忙躲到一家米店的屋簷下。此時天色已晚,店裏舂米的工人都休息去了,只有一個年輕人還在繼續舂米。某生感覺奇怪,就和他閒聊起來,小夥子道:「因母親年紀大了,每頓飯要有肉否則就吃不飽。我早上工晚收工,可多得點工錢奉養母親」。問他姓什麼?說:「姓何」。某生心想這該不就是何孝子吧?想多瞭解何孝子事母是否真誠?就藉口說天下大雨路又遠,想在何家借住一晚。何答應了。某生拿出五兩銀子請何為其準備晚餐,何驚訝說到:「太多了!我哪裡用得了這麼多錢?」某生說:「剩下的,就給您母親買點吃的吧!」何生不同意地說:「我盡力事奉母親,心安理得;無功多收人錢財,道義上說不過去!」某生堅持要給,何生只得取了一兩為客人買了酒肉。

相伴回到何生家中後,一看只有兩間房。內房由母親住,外房前半為灶,餘由何生夫婦住。地方狹小潮濕但很乾淨。何生先向母親稟告,有客人來借住一晚,母親就叫媳婦燒茶,不要怠慢了客人。何生請客人入內,並說到:「家裏窮沒有多餘的房間,已請媳婦和母親同睡,請先生不嫌棄與我同榻」。招呼客人坐下後,隨即端出茶水、酒菜,放在桌上說到:「恕我不陪先生,請自用」。便轉身走入房內,某生由門縫裏朝內瞧,見桌上放了菜、小刀、湯匙,夫婦兩人扶著母親坐在正座,母親吃飯兩人侍候在旁,一會兒端湯一會兒挾肉,和樂融融。母親吃畢,媳婦收拾碗筷,何生親自侍奉母親洗臉,然後兩人才對坐吃飯,下飯的只是一些醃黃菜而已。某生邊吃邊看,心中十分嘆服。不久何生出來,見客人已用餐完畢,又端上茶來,對客人說:「被子、枕頭都在床上,先生走了這麼遠的路,很辛苦,還請先睡不必等我」。某生點頭答應,何生隨即又回內室。某生仍舊由門縫向內觀察。見何生靠在母親旁坐下,生動地敘述街坊間所聽到的趣聞,老人家很高興的聽著。隔了一會兒,何母打了哈欠有了睡意,何生親自擺好枕頭,抹淨席子,幫她脫衣解手。媳婦在旁侍候,沒有一絲厭倦。等到母親睡下,何生又為之捶背、搔癢。聽到老人發出了鼾聲,夫婦二人才悄聲地離開,深怕驚醒了老人。

某生非常讚歎其孝行,於是想起神的話,真是不錯。等何生出來,就問到何父過世多久?是否已安葬?何生流著淚說:「四年來,我打工奉養老母,仍無力下葬,真是不孝,至今父親靈柩仍停在宗族祠堂裏。當真言之痛心!」某生見其聲淚俱下,安慰道:「你不要傷心!我住在一位蕭翁家裏,他有塊吉地,可代你請他割愛與你葬父,喪葬開支也包在我身上」。何生驚訝道:「我與先生素不相識,怎敢接受這樣的恩惠?再說地已有主,即使幸蒙先生哀憐,只怕說了也沒用!」某生說;「這你就不必擔心了!」我知道蕭翁一向慷慨好施、樂於助人,若知您如此孝順,應當不會吝惜才是。三天後我與蕭翁來拜訪你,希望到時你不要外出」。何生含淚說道:「若真能如先生所說,我將終身不忘您的大恩大德!」某生於是說了些寬慰的話就入睡了。天還沒亮,某生醒來,卻不見何生。到了太陽升起,見何生端著碗從外面進來。一問才知何母想吃湯圓,何生四更天就進城去買了,往返一共是二十幾里路,某生不禁大為嘆服。

回去之後,蕭翁得知一切情況,高興地說:「這乃是神的旨意!現在既然找到何孝子,我怎敢吝惜呢?」過了三天,就和某生帶了地契上何家去。才到了何家門口,便聽到何生夫婦哭得十分悲哀,二人大驚。入門一問之下,才知何母在三天前於某生告辭後,突染急病醫治無效,隔了一天便去世了!何生見了蕭翁等,跪地叩頭痛哭不已。蕭翁憐憫何生,資助棺木費用,贈與之前吉地地契。某生為何家擇日下葬,並負擔喪葬費用。喪事辦完後,何生夫婦同來致謝,同時要求在蕭翁家幫傭以償還所欠。蕭翁驚訝地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你的孝順感動了老天爺,得到了神佑,我怎能貪功呢?」就把先前發生的事告訴何生夫婦,且說道:「你是孝子,能彼此作朋友是我的榮幸,怎敢委屈你當傭人呢?我家空的房子很多,若不嫌棄,何不全家搬來同住?絕不會讓你們為柴米擔憂」。何生謝絕連稱不敢當,蕭翁堅持如此安排,於是,何生夫婦就住下來幫忙蕭翁管理帳務。

過了一個多月,蕭翁對某生說:「先前神曾許諾將吉地讓與何孝子後,會另安排一塊作為補償,現在看來,神的話不假,請你留意考察一下!」某生答道:「自當如此,我並非靠看風水謀生,若非蕭翁您的事未了,我怎會長期留在此地?神既已許諾,則必定可得吉地。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希望蕭翁您再等待一些時候」。從此某生每天在田野山谷間來往察看,訪靈穴、探龍脈,一個多月過了,頗感疲憊但一無所獲。一天,他正路過何家墓地徘徊遠眺,忽然看到數丈以外隱約現出龍脈氣象,追蹤查看,果然找到真龍脈,細看原與何家同出一源。貴氣則稍遜之,而財富可達百萬。於是請蕭翁買下此一寶地,並為擇日埋葬祖宗靈骨。大事已畢,某生便請求告辭返鄉,蕭翁欲贈千金以為報酬。某生卻堅持不受,說道:「先前曾說過,我並不是靠看風水謀生。希望蕭翁您能將這筆錢用來濟貧!」蕭翁拗不過某生的請求,只好設宴餞行。何生夫婦也隨之前來含淚叩謝。

書生回家之後,考試連連報捷,中了進士。蕭翁自葬親之後,家業日漸興旺,富甲一郡。沒過幾年,其子考中進士而入翰林,官至藩司。何孝子之孫,何文安公淩漢,乙丑年中探花,官封禮部尚書,成為一時之理學名臣。其子何紹基,又於乙未年考中解元,聯捷入翰林館,多次擔任國家主考官。何、蕭兩家之貴富正如東升旭日,蒸蒸日上!

坐花主人說:「孝順,乃是五常(即五倫: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倫德之首,也是各種優良品德的基礎(古人說:百善孝為先)。當何孝子混跡於傭人之中時,並非有特殊才能,或異於常人的表現而引起別人的注意。卻能感得天地護佑,鬼神之恭敬;終使家道光顯,綿延子孫。孝順的感應竟然是這般的神速啊!『欲天福我,舍孝何為。』看來這話當真是一點也不錯!某生重義而輕財,蕭翁仁厚而好善,能一起承受厚福,也是當之無愧啊!」

(第一則節錄自《現代因果實錄一》/果卿居士著;第二則節錄自《漫談慈悲梁皇寶懺》/果卿居士著;第三則節錄自《因果律訓》,中華道德學會編著;第四則節錄自《坐花誌果—果報錄》,清.汪道鼎著/鷲峰樵者音釋)

-------------------------------------------

真心推荐

1.集福消災之道( 相關   )&了凡四訓

2.珍惜生命請勿殺生吃肉台南市觀音的家佛學會

3.戒淫修福保命珍惜生命請勿殺子墮胎

4.請珍惜自己的生命—認清自殺的真相

5.玉曆寶鈔寂光寺地藏七(山西小院)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