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到頭終有報

一、口業

語言輕薄已心寒    況復描摹到筆端

可惜才華皆誤用    孽由自作挽回難

姚康明,我外祖父的同姓族弟。學問好,也有才能。一生沒有其他惡業,只是語言輕薄,好寫文章譏刺別人。凡是遇到有關別人家中婦女之事,只要有一點影子,就生編硬造,繪形繪色地寫成詞曲。因為詞意清新,有許多詞曲到處傳佈。 他每次科考,都不得中。又因他的輕薄出了名,也就沒有人敢延聘他教授自己子弟,最後竟窮餓而死。死時,連衣服被子都沒有,裸臥在一堆破棉絮中,蝨子多得可以抓一大把。我外祖父為他處理殮葬,他留下一個兒子,無依無靠,外祖父把他收養了。孩子倒也醇厚拘謹,大家都指望他能長大成人,頂門立戶。等到讀書年齡,準備上學了,卻突然暴病而死,姚康明就此絕了後人。這難道不是輕薄之報嗎!

二、妄造讒言死狀慘

明代蘇州有馮家三兄弟,非常友愛。他們的父母經常告誡他們說:「我們家三代都沒有分居,你們兄弟不要染上社會上那些惡習,彼此嫌棄」。後來,三弟娶妻,不到一年,妻子便經常叫丈夫分家。三弟生氣地說:「你想敗我家的產業嗎?」妻子便不再說話了。

有一天,她向丈夫哭泣,要求丈夫把她送回娘家。問他原故,她不回答。丈夫不斷問她,她才停止哭泣,謊稱說:「我的父母因為你家兄弟很講手足情義,才把我嫁給你。現在你二哥總想調戲我,我若不依從他,他就發脾氣,想叫你休我回家。以前我勸你分家居住,考慮的正是這一點。假如我被二哥侮辱,即使你能含恥忍受,我難道還有臉面再見我的親人嗎?」

說完後,哭泣不止。三弟大怒,便去逼迫兄長分家,兄弟之間的感情也就斷絕了。後來,大哥、二哥都考上了進士。只有三弟終生落魄。他妻子死的時候,舌頭吐出來,有五寸長。

三、冤親債主討報案例

…………(因原文甚長,為節省篇幅,只摘錄與口業有關的部分如下。)事後我又目睹了許多其他令人警惕的活生生的因果實例,茲再列舉另外顯例供作參考。

第一件:是這位法師認識一佛教徒由於經常腳痛,打針吃藥均未能見效;有時還必須到外科或骨科,讓醫生抽取其骨髓,才能緩和疼痛。嚴重時幾乎兩腳均無法走路,可說痛苦不堪。此外,其甲狀腺也常常腫大,因此又導致心臟無力、氣喘、易感飢餓、記憶力減退,以致嚴重影響其學業成績(她在一所國中補校讀書);由於身心長期受到極大的折磨,只好請師父加以幫忙解決,後來法師請其冤親債主出來說明,才了解這位佛教徒的前生曾經犯有嚴重的殺業,殺過不少的牛和羊;此外並經常嘲笑一個名叫謝春花的人跛腳,謝女因不堪其屢次的羞辱後來投水自盡。這時她的男友知道女友去世,傷心之餘竟也隨後跟著殉情,其父母和家人都為此痛不欲生。由於這一個佛教徒過去曾犯下如此的惡業(包括殺業和口業),難怪這一生就受到這般嚴重的病痛和長期的折磨……。

四、口業警世案例之一

…………(因原文甚長,為節省篇幅,只摘錄與口業有關的部分如下。)還有一點,就是一個人應該注意口德,不要出口傷人或譏笑他人,否則將來遲早都要嘗到比當時所詛咒的更為嚴重的苦果。我就曾經親看到這一類的報應:

有一位婦女生產後,抱著剛出生的男嬰由醫院回到家裡,一進門後,一個尚未出嫁的小姑,就在旁邊用嫉妒的口吻說;「生男的有什麼用?將來如果不孝又有什麼稀罕?要嘛就生個女的才有價值」。沒想到兩、三年後這個小姑結婚了,第二年就生了一個女嬰、第二胎、第三胎也都是千金,笫四胎還是女嬰,使她哭了好幾天。由於她的婆婆和先生都要求非生個男生不可,因此只好埋頭苦幹繼續生產,然而笫五胎仍然又是弄瓦,直到第六胎才達到心願。

我們知道生產過程有如天崩地裂,至為痛苦,現代家庭計劃主張兩個孩子恰恰好,可是她的產量卻是她嫂嫂的三倍,而且她每胎生產時都屬於「活胎盤」,而成為難產。因為產後胎盤不下,反而上升,這時醫師必須伸手進入子宮內,把胎盤抓出來。聽說抓胎盤時非常痛苦,每一次都要聲嘶力竭大聲哀號兩個小時以上,簡直是人間的活地獄。因此一個人平常應該注意修口德,才不至於既傷人又害己,害人不成反而自己遭殃!

五、口業警世案例之二

…………(因原文甚長,為節省篇幅,只摘錄與口業有關的部分如下。)還有一點,就是一個人如果能夠善用自己的口才以及談話的機會,多多安慰別人的痛苦、宣揚有益世道民心的道理、勸人迷途知返努力行善,則可以說是成就了無量的功德。可是如果常常言不及義、造謠生事、批評他人、誹謗異己;甚至挑撥離間,破壞別人的感情,使人夫婦反目。或破壞人的名節使人蒙受不白之冤,則造成的口業便形成了莫大的罪過。

筆者曾經看到一個校長在一次週會時聲色俱厲地公開指責某一個學生的不是,結果不到一週,這個學生竟然自認無顏見人而服毒自殺身亡,造成了無可挽回的悲劇。最近有一位讀者又告訴筆者一個千真萬確的事,他有個鄰居有次聽到一些熱心的人士在從事募捐以便籌建一所慈善醫院時,不僅不加以支持,反而還以非常輕蔑和不屑的態度說:「建醫院做什麼用?是不是要救一些喝酒摔倒的酒鬼?那些酒鬼若摔倒了就讓他摔死好了,有什麼關係?」結果還不到一個月,這個鄰居的一個兒子便因為喝酒後騎機車摔倒受傷被人送醫院後,不久便因傷勢過重而去世,結果竟然應驗了自己的話。

還有一個婦女曾經告訴筆者,千萬不要隨便嘲笑別人的缺陷,否則將來可能報應在自己或自己孩子的身上。她說她的一個鄰居常常嘲笑別人的孩子:「動輒流口水,難看死了」。此外又喜歡批評人家的孩子愚笨,「怎麼那麼『空』,『頭殼』是不是『恐固力』的」。使人聽了無不感到自尊受損、非常難受。沒想到後來當她結婚有了孩子之後,她的幾個孩子不是「動輒流口水」,便是「頭殼恐固力」;因此也就全然應驗了「笑人者人恆笑之」的因果律。

此外,許多人常常感到平時也作了不少的善事,可是不僅沒有什麼感應或福報,反而覺得許多事情都不很順利如意,因此就開始懷疑「好心沒有好報」。事實上並非「善無善報」,而是可能自己平日的「口德」太差,因此所有的善行和功德也就被「口業」所抵消殆盡。因此平時應隨時注意自己的一切談話,多說一些有意義的話,否則「禍從口出」,一旦造成了「口業」將來就要自食惡果了。

六、盡作誨淫 精神失常

明末,蘇州有一秦姓書生。聰敏好學,多才多藝,尤其善於詩詞樂府,而且才思敏捷,即刻成文。但美中不足的是:秦生個性輕狂、刻薄,口不擇言,文不饒人。見人形貌不堪,立刻吟詩而成,譏諷對方;聽說某人做事可笑,便將其事編寫成歌;同窗好友入學宮之時,秦生曾作遊庠詩一百韻以賀之,可見其文采豐盛之一斑。

有一鄰居,因閨房之事不檢,被秦生知道了,即填詞「黃鶯兒」十首加以調笑,內容繪影描形,刻露盡相,流傳於遠近;為了這件事,秦生多次被飽以老拳,或當街被追打,甚至要強剝其衣衫而痛毆之。還有一次,也是為了填詞成歌,諷刺別人行為不端,而被告譭謗,訴訟於官府。但是,也許是秦生夙世習性使然,始終不知悔改。

秦生晚年染上瘧疾,痊癒後不久,精神又告錯亂,常常自啖己糞,又取刀割自己的舌頭,幸虧被家人發現,奪下刀器,家人沒辦法,只得把他鎖在一間空屋中。他找不到刀器,於是一點一點的自嚼舌頭,然後和血吐出。那間空屋中所發出的臭穢之氣,令人作嘔,但老態龍鍾的秦生毫無所覺。有一日,他自窗隙窺見庭院中,有一把劈柴用的斧刀,於是竭盡所能,破窗而出,取斧自砍而死。 他的病既不是家族遺傳,又不是受刺激使然,令醫生百思莫解!

以秦生的才華,若多作勸善利民之文,或隱惡揚善之詞,將有多少讀者蒙受其德;可是他專寫揭人隱私、傳播閨文、刻薄諷刺之調,惱害大眾,令當事人或其家庭眷屬心有不甘,怨恨、瞋怒,至死不忘;由此自招惡報,不得善終。

七、惡口受辱

紀曉嵐說:吳茂鄰是先父姚安公的門客。一天,他看見兩個小孩子用粗言野語互相罵起娘來。他把兩個小孩子勸開之後,就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交河縣有個人在路上碰見一個老頭兒。當時剛下過雨,道路泥濘,老頭兒腳下一踉蹌,差點兒把此人撞倒。此人素來性情橫暴,一張口就罵老頭兒的娘。起初,老頭兒怒容滿面,幾乎要上前與之毆鬥,突然,老頭兒低頭沉思了半晌,馬上改變了態度,向此人作揖賠罪,並詢問了他的姓名、家庭住址。兩人分手,老頭兒從岔路向別處走去。

此人回到家中,發現他的母親大白天把門窗緊閉。他拍門呼叫,也不見有人答應。但屋裡卻傳出了急促異常的喘息聲。他認為其中必有原因,就急忙捅破窗紙往屋裡看,只見一名陌生男子正在凌辱他母親。再仔細一看,那個男人正是在路上被他罵了娘的老頭兒。 此人氣憤至極,邊號叫邊砸門窗,想要進去捕捉老頭,由於門窗堅固,一時弄不開。他急忙從別的屋裡取來火槍,架在窗欞上,向老頭兒射擊。隨著槍響,老頭兒嗷地一聲怪叫,倒在地上,化作了一隻老狐狸。 街坊四鄰聞聲趕來,看了這個場面,問了原因,莫不覺得驚駭可怕而又可笑!

此人張口謾罵人家的娘,只不過是一句粗野的口頭語,而這老狐狸卻把罵人的話,用實際行動來進行報復。這足以使那些喜歡粗言穢語,滿嘴髒話的人引以為戒。老狐狸為發洩一時的氣憤,反而因此喪身隕命,也足以引起那些心胸狹窄,只為一點小怨小忿,便必定要報復的人記取教訓。

八、尖酸刻薄

紀曉嵐說:有個外號叫賽商鞅的人,這裡不提他的真實姓名和籍貫,他是位老秀才,帶著家眷寄居在北京。因此人天性尖酸刻薄,凡是好人好事,他都要刻意從中來挑剔,故而得了個「賽商鞅」之名。

翰林院編修錢敦堂先生死後,他的門生們為他籌措款項,置辦衾棺,料理喪事,並且贍養憮恤他的妻兒子女。事事辦得周全妥貼。這位賽商鞅卻說:「世間哪有這麼好心的人。他們分明是藉機沽名釣譽,好博得人家稱他們有古道心腸,讓顯要人物知道他們的名聲,將來想攀附鑽營就容易了」。

有一位貧民,他的母親病餓死於路旁。這位貧民跪在母親的遺體旁,向路人乞錢買棺,以安葬母親。他面容憔悴,形體枯槁,聲音酸楚悲哀。很多人為之淚下,紛紛施捨給他零錢。這位賽商鞅說:「這人是借死屍發洋財!那躺在地上的,是不是他媽媽還不知道呢!什麼大孝子?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

有一次,這位賽商鞅路經一座表彰節婦的牌坊。賽商鞅抬頭看了一陣碑文,嘲笑說:「這位夫人生前富貴,家裡奴僕眾多。難道就沒有像秦宮、馮子都那種人?這事得加以查核,我不敢斷定她不是節婦,但也不敢說她肯定就是節婦」。

這位賽商鞅平生所操的論調都是這樣尖酸刻薄,所以人們都怕他,迴避他,也沒人敢請他教書。因此,他一輩子不得志,終於貧困潦倒而死。他死後,妻子兒女流落街頭,極為悲慘。後來,有人在朋友的宴席上見到一位陪酒的妓女,她那舉止言談,頗有書香門第的閨秀風度。人們感到驚訝,認為這樣一位女性不該淪為倚門賣俏之流。仔細一問,才知道她就是賽商鞅最小的女兒。他的女兒竟走到了這一步,是多麼地令人悲哀啊!

先父姚安公說:「這位綽號賽商鞅的老秀才,平生並沒有做過什麼大的罪惡。但他總要顯示自己的識見高人一等,所以不知不覺地走到了這種悲慘的地步,怎可不引以為戒呢!」

 九、惡媳口業現世報

本堂觀世音菩薩降    公元一九七五、九、十

婦德不守口業犯   拆散姻緣阻團圓

利舌損人今受過   佛前叩求罪難緩

示:前曾至本堂請事之黃信女,稟呈上蒼欲代化解現受因果報應之苦楚,因所犯者,乃現世所行,而所受之現世冤報,故因果業障之隨身。今夜特將其平生所行違背天理之事行述如下,以共勸世人行善勿造口業。

查黃信女現患者,乃偏頭痛之症,每遇黃昏,夕陽西墜之時,其痛更劇。其因乃於三十年前,嫁入張家為長媳時,因自恃娘家財大勢大而傲物,視夫家翁姑甚為不起,夫家恃量家貧而百般寵溺長媳,致黃婦猶如一家之主,夫家大小均唯唯是諾,而長期受黃婦擺佈責罵,無人敢與爭言。其二弟因服務工廠而邂逅鄰境王小姐,性善端莊,且待人親切,經雙方家長同意而迎娶入張家為次媳。因次媳入門後侍奉翁姑甚孝,待夫家長幼有序而親切,其為人與長媳黃婦有若天壤之別,是故,家人均樂與相處。

黃婦自思若如此,將受家人輕視,隨後百般刁難夫家及二媳,適翁姑前後生病臥床,黃婦藉此而生陰謀,隨串通某神乩,胡言而假借神意,言其二媳本命沖剋夫家翁姑,再買通某相命師,言剋夫及家人,硬逼夫家休二弟媳,雖二弟力爭亦無效,因黃婦娘家施壓力,若不休二媳,則百般威脅與長子離異。夫家無法,隨含淚休其孝順之二媳,活活拆散一對恩愛鴛鴦夫妻,從此黃婦得逞其願。

未久,娘家因經商失敗,而一敗塗地至不可收拾,而被離異二媳亦經媒妁之言另改嫁他人,現為商場鉅子,如今黃婦所患乃是破人姻緣、拆散夫妻之罪孽,所造口業罪惡深重,今受此報而患長期偏頭痛,怨誰耶?今雖在壇前求稟,吾佛亦無能為力,原稟呈文疏上蒼不准,特駁回述明如上……此示!

十、毀人名聲 斷子絕孫

話說,一個向來聽風就是雨的「廣播電台型」(大嘴巴)的朋友,突然跑來道歉。為前兩年散播我和客戶無稽的緋聞,造成我倆極大困擾,以致最後連朋友都做不成的事。

我很好奇他為何「轉性」了?他告訴我上周六返回南部參加大伯母的喪禮,給了他空前的震撼。這位伯母十分不幸,大兒子非常優秀,卻在補習完騎車回家時,被砂石車擦撞身亡;小兒子上大學後,竟因感情困局難解,燒炭自殺。而她在重重打擊下又得了喉癌,切除舌頭、不能言語;輾轉病榻而受盡折磨。末期時,張口吐出之氣,人聞之必嘔,沒人願意靠近她。喪禮上,只有他伯父一人主持喪事,景況堪憐!

後來離家十餘年的二伯帶著兒女趕回來,只交給伯父一張遺書,上面黯紅潦草的字跡只有兩行:「紅嘴白牙,信口雌黃;毀人名節者,必斷子絕孫、入拔舌地獄」。伯父看過,立即跪地號啕大哭,向弟弟磕頭道歉,兄弟倆抱頭痛哭。朋友問他母親,始知原來大伯母當年為爭寵,擔心公婆將家產多分給較優秀的二伯一家,造謠年輕漂亮的妯娌與同事苟且;以致公婆誤解、夫妻齟齬,二伯母萬念俱灰之下,割腕以血寫下遺書,又服農藥自殺了。二伯傷痛之餘,並未公開遺書,乃攜二名幼子到東部發展,多年不歸。

朋友的母親當年亦曾助紂為虐,在村里間造謠、大談家醜,而朋友的弟弟多年來一直飽受腎臟炎所苦,無法正常工作。他母親震駭之餘,帶著家人到二伯母靈前磕頭如搗蒜,懇求原諒。朋友也為多年來經常散播八卦、挑撥離間,深深悔恨;所以逐一請求受害者諒解,誓言改過。家母聽了,告誡我娶妻是男人最重要的事;娶妻不賢,禍延子孫。又再三要我記住證嚴法師的話:「要口吐蓮花,勿口吐毒蛇」。

奉勸平日亂造口業,無的放矢者:天道好還,報應不爽。殷鑑不遠,慎之!慎之!

十一、沈鴻飛

挾嫌騰謗害天倫    死後猶誇語屬真

嫂弟同來難勸解    此何等事謝調人

吳興縣沈鴻飛,有兄弟三人,鴻飛居中,排第二,心性陰險。他的長兄在外經商,嫂嫂獨居,想到三弟年幼,不會引人生疑,所以每次給丈夫寫信,都叫三弟來房裏代寫,有時還備點酒食好吃的東西以表酬勞。鴻飛原來與兄和嫂不太和睦,就誣衊嫂子與三弟通姦,逢人便大肆宣揚,因此污穢之聲到處流布。有些輕狂之人,甚至編成順口溜,加以推波助瀾。嫂嫂無法自我辯白,竟然上吊自殺了。

沈鴻飛更加得意,說嫂嫂是因姦情敗露,羞愧無地而死,證明了他沈鴻飛說得不錯。他也不顧三弟的難堪處境。三弟也無法辯白,憂鬱成病而死。過了一些時日,鴻飛從外面回來,剛踏進中間堂屋,突然大喊:「有鬼!有鬼!」見他急急跑出大門,站在街心,自打耳光說:「黑心賊,你誣衊我和三叔有姦情。我上吊死了,死後你還繼續污蔑我,致使三叔也含恨而死。今天我們兩人告到冥司,來討你的性命!」

接著,又自捶心窩說:「你與兄長不和,誣陷我和嫂嫂通姦,良心何在!」當時圍觀的人,裏裏外外,擁擠不堪,知道是他嫂子和三弟之魂都附在他身上。有人於是出來代為排解,說:「事情已到這種地步,要他的性命有什麼好處!不如讓他延請高僧,為你們超薦,早得超生,你們意下如何?」鴻飛先以三弟的口氣說:「我生前沒有作惡,用不著和尚超薦。如果嫂嫂肯罷休,我馬上就走!」鴻飛接著以嫂嫂口氣說:「這種毀人名節之事,也能勸解嗎!」最後只見沈鴻飛自咬舌頭,一塊塊血肉從口中吐出,又拾起一塊石頭敲自己的牙齒,落齒隨著鮮血流滿全身,接著用盡全力向路邊一石柱撞去,腦漿迸裂而死!

十二、循環果報

有一人,出身大家族,進京去候選官職。帶著懷孕的妻子和年高的母親,從江西出發,到了揚州,遇到同族兄某司馬在此任南監同知(代理太守),於是就將妻子和母親暫時留在族兄家,自己隻身進京。沒有等到開選,就死在京城寓所了。惡耗傳到揚州,司馬想暫時保密,因為死者的妻子身體病弱又將臨產,老母年事已高,等她產後滿月,再讓她知道。

但司馬之妾,自從正室死後,就以資格漸老把持家政。聽說後,堅持反對說:「雖是同族,已各立門戶,怎麼能身服凶喪,長久住在別人家裏!」就自作主張,前去把實情告訴了那位即將臨產的弟婦和老母,並且要她們趕快另找房子搬出去,也好安設靈堂舉哀。司馬雖然怪罪她不應這樣做,但已經挑明了,也沒有辦法,只好任其為之。

過了幾年,司馬被舉薦調去一大郡任正職太守。他一人先去上任,把眷屬留在金昌,等一切安頓就序,再來按迎。當時太守才四十,年富力強,三年一度的政績考核,成績又是江蘇第一。特許通知他本人知曉,並要上奏朝庭,以後或任藩台或任臬台,榮耀顯赫,指日可待。而他的妾既已統理全部內政家務,儼然就是正位夫人了。

這一年恰是她三十生辰,大肆張燈結綵,設樂擺宴,接受親戚賀儀,得意非凡。卻不知太守還未到任,剛走到袁浦,突生大病而死。就在某氏生日前一天惡耗傳到。子侄輩人都主張,等生日過後再公佈舉哀,而新任太守之子恰好在蘇州,堅持主張不能如此,說:「這是何等大事!難道能讓前來弔唁者等在門外,而裏面仍然鼓樂酒宴,受人朝賀嗎?」便直進內院,把兇信告訴了某氏,並親自帶領家人把燈彩全部摘除,更換孝服,設靈堂舉哀。

坐花主人說:「這件事的發生前後也不過三、四年。至今大家都還在談論。唉!小人不明大義,往往喜好藉著大道理,來實現一己的私心。受此傷害的人,一時雖無話可說,然而心中的傷痛卻是刻骨銘心,久久不能忘懷。投種於地,待時而發。常言道:『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出自《大學》)。真是一點也不錯啊!」

十三、魚怪陷泥

釋迦如來一日有事要進毘舍利城,經過犁越河,遠遠地聽得人聲鼎沸,知道目前有一點化眾人的極大因緣來,便止步稍休,靜待勸策。

那犁越河邊,原來是一個絕大的生利地方。河流下面,因為水活魚多,常常有幾百艘漁船尋覓生計。河岸一邊,萬頃平原,人稀草秀,常常有幾百個牧人驅羊來往。

當時有一漁翁,趁大潮時,在上流撒鈎餌捕魚。忽然間,牽動繩索覺得非常沉重,心中便知鈎上已擒著了大魚。然而此魚在水裡拖走,已覺沉重得不得了,拖出水來定然更加不易。於是便一面拖走,一面招呼別隻漁船上的朋友前來幫忙。眾友圍攏來,取出了快鈎利叉,準備擒鰲。鰲被眾人趕到淺灘邊,陷在浮泥中,進退不得。人多聲雜,一時間,鬧得沸泛遙天。犁越河邊,幾位好奇的牧童,趕到灘邊多人聚集處看熱鬧,知道捕著了大魚,這麼多人還拖不起來。牧童中喜歡多管閒事的,急忙返身,從上游處一路叫喊,勸許多牧羊人前去看奇魚,順道助一臂之力。當時憑藉千百人的威力,一聲喊起,陡然發出千鈞大力來,方才把這條大魚拖上了犁越河岸,任大眾飽看。此魚狀貌生得萬分怪異,它的大頭周圍密密地生著百個小頭,每頭每樣,各個不同─豺、狼、虎、豹、牛、羊、 豬、狗、猴、貍、貓、鼠等等。家獸、野獸,著名、沒名 的各頭都備,群眾圍觀,駭然不語,疑為夢見。

如來移步至怪魚前(那怪魚的宿孽,早被如來的宿命神通力所照澈),在千人百眾前,喚出魚的姓名來,說道:「你就是迦毘離麼?」怪魚居然作人言答應道:「我實是迦毘離」。弟子阿難合掌問佛:「此魚以何因緣生此怪相?」如來便把此魚的宿世歷史娓娓道來,使阿難與大眾明白知曉:「昔日某一婆羅門教民,生有一兒,取名迦毘離。聰明特達,博聞強記,自小就有神童的美譽。一日,其母問子:『汝今多才,世上更有勝汝的人否?』答言:『惟大沙門多智為兒子所弗及』。母言:『青出於藍,色深於藍。兒何不折節就學,領受沙門一切的善法呢?』迦毘離奉母教,即就沙門學。經律論三藏義理無不通曉,但好勝量窄。因好勝故,喜與人舌戰;因量窄故,造無數口過。不時與比丘輩談經論道,理若短屈,即惡口罵人,每每說道:『你等蠢物,如某畜生,知曉何法?』 百獸名字常在口邊,藉以罵人,當作武器。因此口業如山,如今轉生變為百頭魚身,自食其報」。

時岸邊大眾共有千人,聞佛說作業受報事,毛髮悚然,求為佛弟子,以免業縛。佛為說苦諦法,言世界種種無非苦趣。凡此千人,頓時開悟,漏盡結解,即成菩提。 此時阿難及隨行諸弟子,聞佛所說,悵然若失,既悲且懼,同聲發言:「身口意業,不可不慎!」

後記:勸勉教誨得功名

明朝時浙江嘉興的周某很小就進入府學讀書。他非常聰穎,但在科舉考試屢試不中。於是發心多做善事。只要聽到晚輩或親友談論女子的私生活,他就立刻正言厲色的制止。為了教誨人們少造口業,還做了一篇《口業文》勸世。萬曆年間,周某已年邁,便不打算再去考試了。他的弟子們紛紛去應試,並且懇請老師也一同到省上去。有一天,他偶然外出,遇到布政使出行,結果來不及回避,便被手下人捆綁起來。布政使看見被捆綁的是一個老儒生,便出題叫他寫一篇文章。布政使讀完文章後非常讚賞,覺得周某是個人才,就請示上司讓他參加科舉考試。

發榜的前一天夜裏,周某夢見已故的父親對自己說:「你上一世的時候很年輕就中了進士,因此倚仗著有權勢十分傲慢、放縱、目空一切。於是上帝罰你今生屢試不中。上個月有個秀才應該今天中榜,但因為姦污了一名少女,被從榜上除名。文昌帝君見你寫了篇《口業文》,教誨不少年輕人,積了很多陰功,就把你的名字補上黃榜做為獎勵。你考中以後要更加精進,不斷修福積德,來報答天神的恩澤」。周某醒後,異常高興。第二天發榜時果然榜上有名。第二年,做了御史官。

(第一、十一、十二則節錄自《坐花誌果—果報錄》,清.汪道鼎著/鷲峰樵者音釋;第三~五則節錄自《我為什麼相信因果的現象》&《我怎樣改造了自己的命運》,雲鶴教授著;第六則節錄自《戒淫修福保命》,天華出版社編著;第七、八則節錄自《紀文達公筆記摘要》,紀昀著/演蓮法師譯;第九則節錄自《因果律訓》,中華道德學會編著;第十則節錄自淨土宗文教基金會《因果實報篇》(文:根桑多吉);第十三則節錄自《談因說果選集》,吳重德居士編著/和裕出版社;第二則&後記節錄自《太上感應篇例證語譯卷三》,釋海山等主編)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