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轉折 修行的起點

與地藏王菩薩的緣分

我和妻子二零零四年開始接觸佛法,但一直都只是斷斷續續聽了一些淨空法師的講座,沒有給自己安排過定課。零五年五月從雞足山結緣到一本《地藏菩薩本願經》,但一直沒有讀誦過。零五年八月我們准備要孩子,妻子看了淨空法師關於佛化家庭的開示,決定讀誦地藏經對孩子進行胎教。從十月份懷孕開始,每天讀誦一部地藏經和稱念地藏王菩薩聖號一萬聲。從此和地藏王菩薩結下了緣分。

打七之前的狀況―全家面臨崩潰

大概念誦了四十部地藏經之後,妻子姐姐教她每天讀完經以後迴向給家裡的所有人,妻子也覺得有道理,如果迴向給所有人,就可以讓大家都受益。從此妻子每次誦完經之後就迴向全家老小十幾口人(唯獨沒迴向給自己)。直到去小院打七之後,我們才明白這樣迴向是不如法的。

零六年六月女兒出世了,居然需要剖腹產,令我們感到很意外(現在明白了,其實就是迴向的問題)。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幾乎所有家人都疏遠了我們。我和妻子都是家裡兄弟姐妹裡最小的,之前所有哥哥姐姐都像父母一樣照顧我們,與我們相處得非常好。突然之間我們就像是被所有人拋棄了一樣,連兩邊的父母也不願意幫我們帶孩子。我們一家三口孤苦伶仃地回到了北京。之後我在事業上一直都不順利,想自己做生意結果總是白忙活一場都沒成,打工又總是莫明其妙幹不下去。

零七年四月我在北京一個放生小組結識了專弘韓國某院地藏法門的北京道場主持人。她通過我認識了妻子的姐姐,兩人談得比較投機。她了解到姐夫有糖尿病,就提議我們唸誦三百部地藏經迴向給姐夫的冤親債主。我和妻子先後唸誦了幾十部迴向,就出現各種障礙沒有繼續唸了。這之後我和妻子經常突然莫明其妙大吵大鬧,經常吵完之後妻子就跟我說她其實不想和我吵,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控制不了自己。這是我們相識十多年來,沒有出現過的感情危機。在這期間,我們兩人甚至都出現過不想再活下去的想法(學佛以來一直都明白自殺的嚴重性,但還是克制不了這樣的念頭)。

零八年五月大地震之後,我在家裡小佛堂開始播放中峰三時系念法事錄音,自己每天上下班路上也用 mp3聽法事錄音。之後家裡開始出現一些狀況。兩歲多的女兒本來已經學會自己睡覺,開始不願意自己睡了,晚上總說害怕。我的脾氣也越來越差,總為一點小事就打罵孩子,夫妻倆經常吵架。家庭氣氛很壓抑。七月,姐姐又提起了我們曾經發的願。於是妻子繼續唸地藏經迴向給姐夫的冤親債主。這次妻子很艱難地唸了十四部地藏經迴向(因為幾乎每念一部她都會生病)。八月我們全家四口都病了(姐姐的兒子和我們在一起),妻子更是突然患了很嚴重的中耳炎。九月開始我在公司總被老板莫明其妙找碴,忍耐了一個多月之後我終於辭職了。十一月期間有一個老鄉到北京玩,來我家借住幾天。從那以後女兒經常半夜起來哭鬧,怎麼哄都不行,而且一定要跑到房間角落去哭。每次一鬧就是一個多小時,我們毫無辦法,有幾次妻子只能無奈地抱著她失聲痛哭。

在零八年十月,妻子經姐姐介紹,從網上了解到了山西小院。就在我辭職那天,她決定到小院打七,很幸運地參加了第四十期打七。打七期間,妻子聽馬老師開示不能在家播放地藏經或者三時系念法事等錄音,她馬上打電話讓我別播了。我半信半疑地關了錄音。當天夜裡,我夢到有個老大爺說,他們兩口子要在我們家念佛,讓我快去看。我去佛堂一看有個老太太躺在一張病床上,眼看已經要不行了的樣子。我從夢中嚇醒,決定以後再也不播放錄音了。

妻子回來之後,整個人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她很激動地向我傳達了小院的六部曲,但始終覺得,用語言難以表達出她內心的感受,希望我能親自去感受小院的神奇。於是我開始學跪著誦經、拜大懺,然後報名參加第四十二期打七。

妻子對我們之前的種種做了一句話的總結—盲修瞎練真可怕!

小院打七―我人生的轉折點

打七開始,我祈求地藏王菩薩加持我,讓我知道該怎樣懺悔。第四天放生回來之後,連續誦兩部經,第二部經最後兩品,我流淚了。晚上追頂念佛時我更是回想起了自己過去種種的不是:

回想從小到大的種種,不斷造種種惡業,果報也一直如影隨形。從小殺業就很重,打死過的蚊蟲螞蟻不計其數,特別是經常去捉許多蚱蜢來喂家裡養的雞,甚至自己也將蚱蜢燒著吃或者炸著吃。小時候幫著父親殺雞拔毛,大一些就獨立承擔殺雞殺魚這些事。從青春期開始,便經常邪淫念頭不斷,經常手淫而不能自制。常常以開玩笑挖苦別人為樂,給別人帶來了很大的痛苦而不自知,還自以為很聰明。從小就體弱多病,特別是開始手淫之後,更是小病不斷。從小到大,右邊頭臉隔幾年總要受點小傷。殺生、邪淫、惡口更是導致了學業的不順。平時成績都是很好的,但每到關鍵的升學考試總會發揮失常。特別是高考時本來很有把握能考上清華,居然一下差了錄取線幾十分。復讀一年後繼續報考清華,高考期間,不是同學打呼噜就是宿捨水管漏水我根本沒法睡覺。幾乎是沒睡覺地考完三天,平時最有把握的數學考了最低分。也許還有一些餘福,勉強上了清華。但在清華的四年才真正是造業最重的時期。幾乎每頓飯都吃肉,估計比上大學之前所有吃過的肉總和還多。自從宿捨有了網絡,就開始與同學一起傳看黃色視頻和圖片等(現在回想邪淫的惡業真是很可怕,全班二十五個男生不傳看黃色視頻的人估計就兩三個),把大好的時光都浪費在了玩電腦游戲,看日本動漫上(可以說電腦游戲和日本動漫,幾乎全部都充斥著殺盜淫妄)。回想起來,當時每天腦子裡都充滿殺盜淫妄的惡念,慢慢很明顯地感覺到了自己記憶力變差,反應變得遲鈍。也許正是這幾年從沒有做過給自己培福的事,還做了如此多折損福報的惡事,大學畢業之後,至今從來沒有找到過一份滿意的工作。所做過的每一份工作,雖然我很努力去做,一開始還做得挺好,但後來總是莫明其妙出現一些障礙,最後都不歡而散。

不孝。我曾經因為覺得母親做事不對將母親數落一番,生平第一次把母親氣哭了。這兩年我也時常因為母親沒幫我帶孩子而心存芥蒂。

不知感恩。我們給女兒取名念恩,希望她心在當下、心存因果,希望她一生都能以感恩的心對待一切。而我自己卻對父母和妻子以及身邊所有人的包容與關心視而不見,不能時時心存感恩。尤其是妻子的姐姐對我們衣食住行的照顧和關心遠勝於父母,而我卻對她沒有很深的感恩心,沒有能為她做任何事情。

我不是一個好兒子,不是一個好丈夫,更加不是一個好父親。我覺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按照小院六部曲修行,希望能夠得到地藏王菩薩的加持,從此改變自己,好好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打七期間,集體誦經和自己誦經我都堅持跪誦。並且發願要一生修持山西小院六部曲,盡自己能力弘揚護持。

打七之後―堅持修行

回家之後,我們按照小院六部曲堅持修行,保持每天至少三經三懺。盡量做善事,周末帶著孩子到附近市場買泥鳅到河裡放生。我向妻子懺悔,說出了我大學時的種種表現是造成我們家庭現狀的主要原因―這是我五年來最大的心結,一直隱瞞著不敢告訴她。妻子聽了之後很難接受,但她沒有衝我發火,而是在我和孩子睡了之後自己哭著連拜九個大懺。拜完之後她就突然想通了,不再責怪我了。沒想到妻子的這一表現,使得我們以後在拜懺上有了很大突破,開始能夠連續拜多個大懺,越拜越輕鬆,最多的時候從早上三點半到七點能連續拜十四個大懺。同時我們也增加了每天誦經的數量。

女兒晚上還是會經常起來哭鬧。十二月十一日,妻子誦了十部經,我誦了六部經拜了十個懺。晚上十二點半,女兒又突然醒來哭鬧,我抱著她默念地藏王菩薩聖號,突然感覺在我們頭頂閃了一下白光。我不知道妻子有沒有看到,不敢說話,繼續默念聖號。過了幾分鐘又先後閃了兩次白光。三次閃光之後,女兒突然停止哭鬧,自己乖乖睡了。第二天妻子才問我前一天晚上有沒有看到閃光。我們這才真正體會到了佛菩薩就在我們身邊。從那以後女兒半夜再也沒有起來哭鬧了。家裡的氣氛逐漸變得祥和起來,許多事情都向著我們希望的好的方向發展。我也幾乎不會感冒了,以前妻子總說我是把感冒藥當飯吃的。尤其讓我想不到的是,母親聽說女兒的事情之後,也開始每天念地藏王菩薩聖號,晚上按照小院的方法迴向。之前她是反對我學佛和吃素的。

再次打七

讓外甥去小院打個七是妻子姐姐最大的願望,而我自己也非常想念小院,希望能再去打七。於是我和外甥報了春節的打七。再次打七,我滿心歡喜,最初兩天看到許多同修還是愁眉苦臉的,我知道他們離開之前一定會像我一樣開心地笑。我不再像第一次打七那樣一心求感應,而是堅持認真跪誦每一部經,也感受到了佛菩薩很大的加持力。這次打七讓我有機會觀察了解到了李姨、劉蓮和小院義工們的辛苦以及他們對大家的慈悲護持―真是佛菩薩示現為大家以身說法。看到他們想到自己,心裡很是慚愧,以後一定要以他們為榜樣認真實踐六部曲。沒想到一開始有些不樂意過年打七的外甥居然也表現很好,得到大家的表揚和愛護,他的進步非常大,回家之後居然不再需要我督促就會自覺去做作業了。

小院挽救了我,挽救了我們全家。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了解小院六部曲,希望有更多的人受益!

感恩南無地藏王菩薩!

感恩山西小院!

感恩冉居士全家!

感恩小院所有義工!

北京 楊居士(男 29歲)

(節錄自學佛網)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