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證因果

汪曉園先生講了上面這個故事時,李匯川接著也講了兩則類似的事例。

他說:有位屠夫剛剛死去,鄰村就有一家的母豬生了一頭豬仔。鄰村距離屠夫家有四五里,這頭小豬稍大後,經常跑到屠夫家裡來躺臥,怎麼驅逐就是不走。豬主人趕來把它捉回去,可轉眼之間它又跑到屠夫家裡來。這樣反覆多次,豬的主人只好用鐵鏈把它鎖起來。人們都猜疑這頭小豬大概是那屠夫轉世的。

還有一個屠夫死了,過了一年之後,他的妻子即將改嫁。穿上彩服,剛要登上迎親的船。忽然,有一頭公豬追來,圓睜怒目,橫衝直撞向她撲來,一口撕裂了她的彩裙,又咬傷她的腿。眾人急忙救護,一起把這頭豬擠落河裡,船才得於鼓棹離岸而去。那頭豬從水中竭力掙扎爬上來,仍沿岸追逐了好長一段路。多虧趕上順風,那迎親船揚帆疾駛。公豬實在追逐不上,才懊喪而回。人們也猜疑這頭公豬是那個屠夫的後身。它是惱恨妻子琵琶別抱啊!這也可以作為屠夫轉世為豬的旁證。

李匯川又說,有位屠夫剛剛殺死一頭豬,他那懷孕的妻子便生下一個女嬰。這女嬰一出生就像豬一樣號叫。沒過三四天,這個女嬰就死了。這也可以證實豬轉世為人。

我認為這些情況,大概就是朱熹先生所謂死後生氣未盡,偶然與新出生者的生氣相湊合的一種現象吧。朱熹先生所說是另據一理,若以佛家生死輪迴的理論來解釋,那又另當別論了。

【原文】  

曉園說此事時,李匯川亦舉二事曰:有屠人死,其鄰村人家生一豬,距屠人家四五里。此豬恆至屠人家中臥,驅逐不去。其主人捉去,仍自來;縶以鎖乃已。疑為屠人後身也。又一屠人死,越一載余,其妻將嫁,方彩服登舟,忽一豬突至,怒目眈眈,逕裂婦裙,嚙其脛。眾急救護,共擠豬落水,始得鼓棹行。豬自水躍出,仍沿岸急迫。適風利揚帆去,豬乃懊喪自歸。亦疑屠人後身,怒其妻之琵琶別抱也。此可為屠人作豬之旁證。

又言:有屠人殺豬甫死,適其妻有孕,即生一女,落蓐即作豬號聲,號三四日死。此亦可證豬還為人。余謂此即朱子所謂生氣未盡,與生氣偶然湊合者,別自一理,又不以輪迴論也。

(節錄自《紀文達公筆記摘要》,紀昀著/演蓮法師譯)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