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寺偽僧

景城南邊有座破寺廟,附近無人住,只有一個和尚帶著兩個弟子管理寺廟,料理香火,但兩弟子都像村裏的庸人一樣蠢,見到施主行禮都不會,但他們卻十分狡詐。偷偷買來松脂,碾成粉末,夜裏用紙卷起點著,撒向空中,於是火光四射,見火的人都來詢問,而師徒三人卻佯裝酣睡,都說不知道。又暗地買來唱戲的佛衣,扮作菩薩、羅漢,在月夜或站在屋脊上,或躲在寺門樹下。看過的人來問他們見過沒有,也說沒看見。有人把所見告訴他們,三師徒便合掌說:「佛在西天,來這破廟作甚?官方正追查白蓮教,我們與你無怨無仇,何必造謠害我?」人們從此更加認為是佛菩薩現身,所以捐獻的人越來越多。當寺廟日趨破落,而和尚又不肯整修。他們說:「這兒的人愛捕風捉影,若再加整修,這些人更有藉口了。」十多年後,師徒三人漸漸致富。不料卻招來了強盜,打死了師徒三人,搶走了所有的錢財而去。後來官府檢視剩餘下來的箱子,發現了松脂、戲裝等物,這才發現了和尚們的陰謀。這是明代崇禎年間的事。

我的高祖厚齋公說:「這幾個和尚表面老實,實際騙人手法也夠巧妙。但他們卻因騙財害了自己。若說他們很蠢,也未嘗不可。」

【原文】

景城南有破寺,四無居人,惟一僧攜二弟子司香火,皆蠢如村傭,見人不能為禮。然譎詐殊甚,陰市松脂煉為末,夜以紙卷燃火撒空中,焰光四射。望見趨問,則師弟鍵戶酣寢,皆曰不知。又陰市戲場佛衣,作菩薩羅漢形,月夜或立屋脊,或隱映寺門樹下。望見趨問,亦雲無睹。或舉所見語之,則合掌曰:「佛在西天,到此破落寺何為?官司方禁白蓮教,與公無仇,何必造此語禍我?」人益信為佛示現,檀施日多。然寺日頹敝,不肯葺一瓦一椽,曰:「此方人喜作蜚語,每言此寺多怪異。再一莊嚴,惑眾者益藉口矣。」積十餘年,漸致富。忽盜瞰其室,師弟並拷死,罄其資去。官檢所遺嚢篋,得松脂戲衣之類,始悟其奸。此前明崇禎末事。

先高祖厚齋公曰:「此僧以不蠱惑為蠱惑,亦致巧矣。然蠱惑所得,適以自戕,雖謂之至拙可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三 灤陽消夏錄三》,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