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語警世

交河老儒及潤礎,雍正乙卯年參加鄉試。一天晚上他走到了石門橋,想投宿客店。但客館已經住滿旅客,只有一間小屋,因窗臨馬槽,沒人願住,及潤礎也只好將就著住了進去。夜間,群馬踢跳,難於入睡。人靜以後,忽然聽到馬的說話聲。及潤礎平常愛看雜書,記得宋人筆記、小說一類書中有堰下牛語的事,知道並不是鬼魅,於是就屏息聽下去。

其中一馬說:「現在才知道忍受饑餓的苦楚,生前欺騙隱匿的草料錢,如今又在哪裡呢?」另一馬說:「我們馬輩多是由養馬的人轉生的,死後才明白,生前絲毫不知,太可悲了!」眾馬一聽,都傷心地嗚咽起來。一馬說:「冥間的判決也不很公平,為什麼王五就能轉生為狗呢?」一馬回答說:「冥間鬼卒曾經說過,他的一妻二女都很淫亂放蕩,把他的錢全偷了去給老相好,所以可以抵他的一半罪孽。」一馬插言說:「確是這樣,罪有輕重,薑七轉生了個豬身,要受宰殺,比起我們馬來豈不更苦!」

及潤礎忽然輕聲咳嗽了一下,馬語立即停止,寂靜無聲。此事以後,及潤礎經常用以告戒養馬的人。

【原文】

交河老儒及潤礎,雍正乙卯鄉試,晚至石門橋,客舍皆滿,惟一小屋,窗臨馬櫪,無肯居者,姑解裝焉。群馬跳踉,夜不得寐。人靜後,忽聞馬語。及愛觀雜書,先記宋人說部中堰下午語事,知非鬼魅,屏息聽之。一馬曰:「今日方知忍饑之苦。生前所欺隱草豆錢,竟在何處!」一馬曰:「我輩多由圉人轉生,死者方知,生者不悟,可為太息!」眾馬嗚咽。一馬曰:「冥判亦不甚公,王五何以得為犬?」一馬曰:「冥卒曾言之,渠一妻二女並淫濫,盡盜其錢與所歡,當罪之半矣。」一馬曰:「信然,罪有輕重,薑七墮豕身,受屠割,更我輩不若也。」及忽輕嗽,語遂寂。及恒舉以戒圉人。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一 灤陽消夏錄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