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閹傳說

明代宦官魏忠賢的滔天罪行,史無前例。有人說,他知道自己必將垮臺,因此偷偷養了條騾子,騾子一天能走七百里,以備逃跑時用;他還暗中馴養了一個和自己極端相似的人,作為替身。後來在阜城尤家店,他果然用替身救了自己的命。

我認為這純屬捏造。從天道來說,如果在天有靈,老天有眼,絕不會饒恕他;從人事來說,魏忠賢亂世八年,天下何人不認識他?假使他藏在舊黨家,舊友也會看不慣他的小人之為,也會捉了他獻出來。又假如他藏於荒僻之處,在農夫牧民的眼中,一個宦官,口音腔調相貌生活與眾不同,必然引起他人的注意,用不了幾天,保證附近皆知,走露風聲。假如他遠逃到國界之外,像嚴世蕃私通日本,仇鸞私通俺答,而他則沒有這樣。有高山深海的阻隔,又有關塞的防守,他也插翅難逃。過去傳說建文帝逃了,後世尚且流傳著疑問。但是建文帝沒聽說有過錯,且人心未去,那些舊臣遺老,還懷有對故主的思念。燕王依仗武力篡位,屠殺忠良,這是天下人所不能接受的,因此幫助建文帝逃命,於理可通。魏忠賢罪惡滔天,流毒四海,人人都想捉到他痛打一番,始才甘心。當時離明代滅亡還有十五年。他在這長長的十五年中,怎麼藏得住呢?所以,他私自逃走的說法,我絕不相信。

文安人王嶽芳說:「乾隆初年,縣學裏忽然雷聲轟轟,圍繞文廟。閃電噴光,像一條條赤練繞天。閃電十多次進了殿門又出來了。訓導王著起說:『這裏必有反常之事。』他冒雨進文廟一看,發現一隻大蜈蚣,趴在先師孔子的神位上,把大蜈蚣夾出來扔在臺階前,霹靂一聲,蜈蚣劈死而天轉晴。查驗蜈蚣的背上,有『魏忠賢』三個紅字。」這個說法,我倒是相信的。

【原文】

明魏忠賢之惡,史冊所未睹也。或言其事必敗,陰蓄一騾,日行七百里,以備逋逃;陰蓄一貌類己者,以備代死。後在阜城尤家店,竟用是私遁去。

餘謂此無稽之談也。以天道論之,苟神理不誣,忠賢斷無倖免理。以人事論之,忠賢擅政七年,何人不識?使竄伏舊黨之家,小人之交,勢敗則離,有縛獻而己矣。使潛匿荒僻之地,則耕牧之中,突來閹宦,異言異貌,駭視驚聽,不三日必敗。使遠遁于封域之外,則嚴世蕃嘗通日本,仇鸞嘗交諳達,忠賢無是也。山海阻深,關津隔絕,去又將何往?昔建文行遁,後世方且傳疑。然建文失德無聞,人心未去,舊臣遺老,猶有故主之思。燕王稱戈篡位,屠戮忠良,又天下之所不與。遞相容隱,理或有之。忠賢虐焰熏天,毒流四海,人人欲得而甘心。是時距明亡尚十五年,此十五年中,安得深藏不露乎?故私遁之說,餘斷不謂然。

文安王嶽芳曰:「乾隆初,縣學中忽雷霆擊格,旋繞文廟,電光激射,如掣赤練,入殿門複返者十餘度。訓導王著起曰,是必有異。冒雨入視,見大蜈蚣伏先師神位上。鉗出擲階前。霹靂一聲,蜈蚣死而天霽。驗其背上,有朱書魏忠賢字。」是說也,餘則信之。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三 灤陽消夏錄三》,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