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四遭報

滄州城南的上河涯,有個無賴名叫呂四,呂四為人兇橫,什麼壞事都做,人們就像害怕虎狼一樣怕他。一天傍晚,呂四和一群惡少在村外乘涼,忽然隱隱約約聽到雷聲,風雨馬上就要來臨。向遠處望去,見一位少婦急急忙忙躲入河岸的古廟裏去避雨,呂四對惡少們說:「我們可以強姦她。」

當時已經入夜,烏雲密佈,一片漆黑,呂四帶一群惡少來到廟前。他突然沖入廟內,堵住了少婦的口,眾惡少扒光少婦衣服,紛紛擁上強姦,突然一道閃電穿過窗櫺射進廟內,呂四見少婦的身貌好像自己的妻子,急忙鬆手問她,果然不錯。呂四大為惱恨,要拽起妻子扔到河裏淹死她,妻子大聲哭叫說:「你想強姦別人,導致別人強姦我,天理昭昭,你還想殺我嗎?」呂四無話可說,急忙地尋找衣褲,可衣褲早已隨風吹入河中漂走了。呂四徬徨苦思,無計可施,只好自己背著一絲不掛的妻子回家。當時雨停,明月高照,呂四夫婦的狼狽相一清二楚,滿村人皆譁然大笑,爭相上前問他們這是怎麼一回事。呂四無言回答,竟羞愧得自己投河自盡了。原來是呂四的妻子回娘家,說定住滿一月才回來。不料娘家遭受火災,沒有房屋居住,所以提前返回。呂四不知道,結果造成此難。

後來呂四的妻子夢見呂四回家看她,對她說:「我罪孽深重,本該進無間地獄,永遠都不能出來。因為生前侍奉母親還算盡了孝道,冥間官員檢閱檔案,我得受一個蛇身,現在就要去投生了。你的後夫不久就到,要好好侍奉新公婆。冥間法律不孝罪最重,不要自己蹈入陰曹地府的湯鍋裡!」到呂四妻改嫁這天,屋角上有條赤練蛇,垂頭向下窺視,意思好像戀戀不捨。呂四妻記起前夢,正要抬頭問蛇,突然聽到門外傳來迎親的鼓樂聲,赤練蛇在屋上跳躍幾下,奮迅地逃走了。

【原文】

一日薄暮,與諸惡少村外納涼。忽隱隱聞雷聲,風雨且至。遙見似一少婦,避入河幹古廟中。呂語諸惡少曰:「彼可淫也。」時已入夜,陰雲黯黑。呂突入,掩其口。眾共褫衣遝嬲。俄電光穿牖,見狀貌似是其妻,急釋手問之,果不謬。呂大恚,欲提妻擲河中。妻大號曰:「汝欲淫人,致人淫我,天理昭然,汝尚欲殺我耶?」呂語塞,急覓衣褲,已隨風吹入河流矣。旁皇無計,乃自負裸婦歸。雲散月明,滿村嘩笑,爭前問狀。呂無可置對,竟自投河。蓋其妻歸甯,約一月方歸。不虞母家遘回祿,無屋可棲,乃先期返。呂不知,而遘此難。後妻夢呂來曰:「我業重,當永墮泥犁。緣生前事母尚盡孝,冥官檢籍,得受蛇身,今往生矣。汝後夫不久至,善事新姑嫜;陰律不孝罪至重,毋自蹈冥司湯鑊也。」至妻再醮日,屋角有赤練蛇垂首下視,意似眷眷。妻憶前夢,方舉首問之。俄聞門外鼓樂聲,蛇於屋上跳擲數四,奮然去。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一 灤陽消夏錄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