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吏答問

族祖雷陽公說:過去有一個人遇見了小鬼,問命運都是以前註定的,是嗎?小鬼說是,不過以前註定的是指特別坎坷、通達和特別短命、長壽等大事,至於唐代小說中所說預知人吃什麼,乃是術士猜迷的玩藝。因為,如果把每人這種瑣事也都記錄下來,那麼即使以大地為書架,也放不下這麼多籍冊。這人問定數能變嗎?小鬼說能變,大善能變,大惡能變。這人問,誰來定誰來變?小鬼說:「是本人自己定自己變,鬼神沒有這個權。」這人問:「報應怎麼有的靈驗,有的不靈驗?」小鬼說:「人間以一生論善或惡,禍福也以一生來論定。在地府論善或惡,則兼顧前生,論禍或福,則兼顧後生,所以,有時就不能一事一報應。」這人問:「報應為何又有差異?」小鬼說:「這因每人的本命不同而不同。比如說人事,同樣升官,尚書升一級就當了宰相,典史升一級不過是個主簿。同樣降級,如果和加級的相比,那麼不加級,就等於降級了。所以事情相同而報應有時不同。」這人問:「定數為什麼不叫人先知道?」小鬼說:「情況不允許這樣。如果讓人都事先知道自己的命運,人間就沒有什麼事了,那麼諸葛亮就成了多事的人,唐末的六個佞臣( 張文蔚、楊涉、薛貽矩、蘇循、張策、趙光逢 )就成了知天命的人了。」這人問:「為什麼偶爾又叫人知道一些?」小鬼說:「不偶爾予以指示,那麼,就會有人覺得沒有鬼神而肆無忌憚,在背人之處無所不為了!」

先父姚安公曾評述說:「這可能是雷陽公的看法,而假托小鬼說出來。然而,以理論之,應當也是這麼回事。」

【原文】

族祖雷陽公言:昔有遇冥吏者,問:「命皆前定,然乎?」曰:「然。然特窮通壽夭之數,若唐小說所稱預知食料,乃術士射覆法耳。如人人瑣記此等事,雖大地為架,不能庋此簿籍矣。」問:「定數可移乎?」曰:「可。大善則移,大惡則移。」問:「孰定之?孰移之?」曰:「其人自定自移,鬼神無權也。」問:「果報何有驗有不驗?」曰:「人世善惡論一生,禍福亦論一生。冥司則善惡兼前生,禍福兼後生,故若或爽也。」問:「果報何以不同?」曰:「此皆各因本命。以人事譬之,同一遷官,尚書遷一級則宰相,典史遷一級,不過主簿耳。同一鐫秩,有加級者抵,無加級,則竟鐫矣。故事同而報或異也。」問:「何不使人先知?」曰:「勢不可也。先知之,則人事息,諸葛武侯為多事,唐六臣為知命矣。」問:「何以又使人偶知?」曰:「不偶示之,則恃天鬼神而人心肆,曖昧難知之處,將無不為矣。」先姚公嘗述之曰:「此或雷陽所論,托諸冥吏也。然揆之以理,諒亦不過如斯。」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二 灤陽消夏錄二》,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