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子托生的因緣

康熙年間,獻縣胡維華以燒香為名,聚眾叛亂。他居住的地方,沿大城、文安走,離京城三百多里;沿青縣、靜海走,離天津二百多里。胡維華計畫兵分二路,一路出其不意,兼程到達京城;一路佔據天津,掠奪海船。得利則天津的兵也往北趕,不利則逃往天津,登船入海而去。但當他正要給下屬部署時,事情已經洩露。官軍前往擒拿,先是包圍,後用火攻,斬盡殺絕,連幼小的孩童也沒留下一個。

當初,胡維華的父親富有資財,平日喜歡周濟窮人,從來沒有什麼重大的惡行。在鄰村有個老儒名叫張月坪,生有一女,長得十分豔麗,可以稱得上是國色,胡父看到以後,不覺為之心醉。但是張月坪品行端正,又迂腐固執,從沒想將女兒許配給人做妾的道理。胡父於是就聘請他來家教讀。月坪因父母的靈柩遠在遼東,無法運回,所以經常悶悶不樂。有一次偶然與胡父談及此事,胡父就捐助錢財讓他扶靈柩而歸,並且贈予埋葬的墳地。月坪田裏有具橫死的屍體,生前乃是他仇家,官府因此要以謀殺罪審理之。胡父又千方百計替他申辯,使月坪得以獲釋。

一天,月坪的妻子帶著女兒回娘家,三個兒子都很小,月坪回自家看守門戶,估計妻子要好幾天後才返回。胡父就暗中指使家丁夜裏鎖上他門戶並焚燒房子,於是父子四人都被燒為灰燼。他卻假裝吃驚哀悼,代為料理喪葬,而且常常周濟月坪的妻女,竟至依他為生。

但凡有人要想聘定月坪之女,月坪妻必定偕同他商量;而他每次必暗中阻撓,使其不能成功。時間久了,便漸漸表態希望她女兒給自己做妾的意思。月坪妻因感激他平日的恩惠,就想答應。她女兒一開始表示不情願,但奇怪的是,夜裏竟夢見她父親說:「你不答應,我終不能滿足我的心願啊!」於是便聽從了母命嫁給胡父,經過一年多,生下了胡維華,女兒隨即病死。後來,即如前述,胡維華竟覆滅了他整個宗族!

【原文】

康熙中,獻縣胡維華以燒香聚眾謀不軌。所居由大城、文安一路行,去京師三百餘裏。由青縣、靜海一路行,去天津二百餘裏。維華謀分兵為二,其一出不意,並程抵京師;其一據天津,掠海舟。利則天津之兵亦北趨,不利則遁往天津,登舟泛海去。方部署偽官,事已泄。官軍擒捕,圍而火攻之,齠齔不遺。初,維華之父雄于資,喜周窮乏,亦未為大惡。

鄰村老儒張月坪,有女豔麗,殆稱國色。見而心醉。然月坪端方迂執,無與人為妾理。乃延之教讀。月坪父母柩在遼東,不得返,恒戚戚。偶言及,即捐金使扶歸,且贈以葬地。月坪田內有橫屍,其仇也。官以謀殺勘,又為百計申辨得釋。一日,月坪妻攜女歸寧,三子並幼,月坪歸家守門戶,約數日返。乃陰使其黨,夜鍵戶而焚其廬,父子四人並燼。陽為驚悼,代營喪葬,且時周其妻女,竟依以為命。或有欲聘女者,妻必與謀,輒陰阻,使不就。久之,漸露求女為妾意。妻感其惠,欲許之。女初不願。夜夢其父曰:「汝不往,吾終不暢吾志也。」女乃受命。歲余,生維華,女旋病卒。維華竟覆其宗。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一 灤陽消夏錄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