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司見聞

員外顧德懋說,他是東嶽的冥官,我不怎麼相信,但他說的話則很有道理。以前在裘文達家,他對我說:「地府裏很看重貞婦烈女,但也分等級。或因兒女之情,或因公婆家田產豐厚,有所留戀而不改嫁的,為下等;情欲有所萌動而能以禮義克制自己的,是中等;心如枯井,不生感情的波瀾,不嚮往富貴,饑冷也不顧,也不計較利害的,是上等。這樣的人,在千百人中也沒有一人。如果是這樣的人,鬼神也起敬。有一天盛傳節婦到了,閻王臉色嚴肅,陰官們都穿戴齊整地站起來迎接。只見有一位老婦人很疲憊地走來,她好像腳下踩著臺階。步步登高,等到了閻王殿,竟從殿頂上走過去,不知要去哪兒。閻王驚愕地說:『這人已升天,不在鬼界之中了。』」

顧德懋又說:「賢臣也分三等,害怕法度的是下等,愛名聲氣節的是中等;忠心於朝廷,只知國計民生大事,不知禍福毀譽的人為上等。」他還說:「地府厭惡為追求名利而競爭,認為種種罪孽都是因此而產生的,所以往往讓這種人不順利,叫他得不償失。人心愈機詐,則鬼神的安排也愈機詐。地府不怎麼看重隱士,認為天地造才,原是希望對世事有所補。如果人人都去當巢文、許由,那麼至今這世界仍然是洪水氾濫,連掛瓢的樹、供牛犢飲水的地方也不會有了。」

又說:「陰間的法度,就像《春秋》求全責備賢者一樣! 而且,同於陽世贊成人學好。君子倘因片面固執妨害了事情,也被記錄下來做為過失;小人有一件事有利於別人,也必用小善來報答他。世上的人不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往往懷疑因果報應有時會有誤差。」

【原文】

顧員外德懋,自言為東嶽冥官。餘弗深信也。然其言則有理。曩在裘文達公家,嘗謂餘曰:「冥司重貞婦,而亦有差等:或以兒女之愛,或以田宅之豐。有所系戀而弗去者,下也;不免情欲之萌,而能以禮義自克者,次也;心如枯井,波瀾不生,富貴亦不睹,饑寒亦不知,利害亦不計者,斯為上矣。如是者千百不得一,得一則鬼神為起敬。一日,喧傳節婦至,冥王改容,冥官皆振衣佇迓。見一老婦儽然來,其行步步漸高,如躡階級。比到,則竟從殿脊上過,莫知所適。冥王憮然曰:『此已升天,不在吾鬼籙中矣。』」又曰:「賢臣亦三等:畏法度者為下;愛名節者為次;乃心王室,但知國計民生,不知禍福毀譽者為止。」又曰:「冥司惡躁競,謂種種惡業,從此而生,故多因躓之,使得不償失。人心愈巧,則鬼神之機亦愈巧。然不甚重隱逸,謂天地生才,原期於世事有補。人人為巢、許,則至今洪水橫流,並掛瓢飲犢之地,亦不可得矣。」又曰:「陰律如《春秋》責備賢者,而與人為善。君子偏執害事,亦錄以為過。小人有一事利人,亦必予以小善報。世人未明此義,故多疑因果或爽耳。」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二 灤陽消夏錄二》,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