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姐機智

滿姓老婦,是我弟弟的乳母。她有一個女兒,名叫荔姐,出嫁到近村民家為妻。一天,荔姐聽說母親有病,來不及等待丈夫同行,就匆匆趕來探望。當時已經入夜,月色微有光明,只見一個人在後面追得很急。荔姐估計是強橫暴徒,但在空曠的野地裏,無處可以呼救。於是隱身古墓的白楊樹下,把發簪和耳飾藏入懷中,解下絲帶繫在頸上,披髮吐舌,瞪眼直視,等待來人。那人將要走近,荔姐反而招他來坐。那人走到荔姐身旁一看,發現是個吊死鬼,大吃一驚,倒地不起,荔姐就趁機趕快逃脫。等到進門,全家大驚,慢慢地詢問,得知實情,又氣憤又好笑。第二天紛紛傳說,某家少年遇鬼中了邪,那鬼現在還跟著他,已經發狂胡言亂語。後來,求醫問藥、畫符驅鬼,都沒有效驗,竟終身得了癲癇病。

這或者由於恐怖之餘,妖邪鬼魅趁機而擊中了他,就不可知了。或者一切幻象,由心而造作,也不可知了。或者明察的神誅殺惡人,暗中奪去了他的魂魄,這也不可知了。但是都可以作為那些浪蕩子弟的鑒戒。

【原文】

滿媼,余弟乳母也,有女曰荔姐,嫁為近村民家妻。一日,聞母病,不及待婿同行,遽狼狽而來。時已入夜,缺月微明。顧見一人追之急,度是強暴,而曠野無可呼救。乃隱身古塚白楊下,納簪珥懷中,解絛系頸,披發吐舌,瞪目直視以待。其人將近,反招之坐。及逼視,知為縊鬼,驚仆不起。荔姐竟狂奔得免。比入門,舉家大駭,徐問得實,且怒且笑,方議向鄰里追問。次日,喧傳某家少年遇鬼中惡,其鬼今尚隨之,已發狂譫語。後醫藥符籙皆無驗,竟顛癇終身。此或由恐怖之餘,邪魅乘機而中之,未可知也。或一切幻象,由心而造,未可知也。或明神殛惡,陰奪其魄,亦未可知也。然均可為狂且戒。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三 灤陽消夏錄三》,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