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惡之懲

有個人在家睡覺,一天早晨偶爾起得很晚,呼喚妻妾,但是都不在。於是問家中的小婢女,回答說跟一個少年人往南去了。這個人便拿起一把刀追上去,想將三人都殺了,可那少年忽然不見了。這時,有位身著紅袈裟的老和尚,一隻手托著缽,一隻手握著錫杖,擋開他的刀,說:「你還不醒悟嗎?你這個人求利心重,嫉妒心太重,奸詐心太重,而能掩飾得別人看不出來。但鬼神最忌恨這種伎倆的人,所以判你的二位婦人做出這種事來懲罰你。她們有什麼罪呢?」說完也不見了。

於是,這人把自己的妻妾領了回去。事後這二位婦人說:「這位少年我們從不相識,也並不喜歡他,但忽而茫茫然如同做夢,跟他走了。」鄰居們也說:「這兩個婦人,不是那種作風不正派的人,不可能作出私奔的事,彼此又向來不和睦。怎麼能同跟一個人走?況且私奔之事要回避旁人,哪能大白天公開行動,還慢慢地緩行等待追趕的人?神靈的懲罰是無疑的。」然而,大家一直不知他的罪惡,証明真是隱惡啊!

【原文】

有某生在家,偶晏起,呼妻妾不至。問小婢,雲並隨一少年南去矣。露刃追及,將駢斬之。少年忽不見。有老僧衣紅袈裟,一手托缽,一手振錫杖,格其刃曰:「汝尚不悟耶?汝利心太重,忮忌心太重,機巧心太重,而能使人終不覺。鬼神忌隱惡,故判是二婦,使作此以報汝。彼何罪焉?」言訖亦隱。生默然引歸。二婦云:「少年初不相識,亦未相悅。忽惘然如夢,隨之去。」鄰里亦曰:「二婦非淫奔者,又素不相得,豈肯隨一人?且淫奔必避人,豈有白晝公行,緩步待追者耶?其為神譴信矣。」然終不能明其惡,真隱惡哉!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一 灤陽消夏錄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