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得佛心

滄州有一位遊方的尼師,也就是前面所記為某夫人解說因緣的那一位。她不讓婦女們到她的庵堂,自己卻肯屈尊到老百姓家裡來。即使是小戶人家用粗茶淡飯招待,她也願意去。她從來不向婦女們募捐化緣,只勸她們存善心,做善事。

我的外祖父張雪峰先生家裡有一位姓范的僕婦,向這位尼師佈施一匹布,尼師合掌念佛,表示感謝後,把這匹布放在桌上。過了一會兒,又拿起這匹布,交給姓范的僕婦,對她說:「施主的功德,佛已經明鑒了。既蒙你佈施,這匹布已是歸我所有。如今已是九月,天氣漸冷。剛才我看見你婆婆身上還穿著單衣,現在我把這匹布贈回給你,你拿去給婆婆做件棉衣,你看好不好?」

那僕婦很難為情地接過布來,窘得說不出一句話來,只是滿臉通紅直冒汗。

先父姚安公說:「這位尼師可說是深得佛心。」所可惜的是,閨閣中對於她的軼事雖然流傳不少,竟沒有人知道她的名字。

【原文】

滄州有一遊方尼,即前為某夫人解說因緣者也,不許婦女至其寺,而肯至人家。雖小家以粗糲為供,亦欣然往。不勸婦女佈施,惟勸之存善心,作善事。外祖雪峰張公家,一范姓僕婦,施布一匹。尼合掌謝訖,置幾上片刻,仍舉付此婦曰:「檀越功德,佛已鑒照矣。既蒙見施,布即我布。今已九月,頃見尊姑猶單衫,謹以奉贈,為尊姑制一絮衣可乎?」僕婦踧踖無一詞,惟面頳汗下。

姚安公曰:「此尼乃深得佛心。」惜閨閣多傳其軼事,竟無人能舉其名。

(節錄自《紀文達公筆記摘要》,紀昀著/演蓮法師譯)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