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友說夢

王半仙曾經拜訪他的狐友,狐友笑著歡迎說:「君昨夜做夢,到了範住家,竟歡快到那種程度!」範住是邑中的名妓,王半仙回憶,確有此夢。問狐友何以知道,狐友說:「人秉陽氣而生,陽氣好上升,常冒出頭頂。睡著的時候精神凝聚在心中,靈光與陽氣互相映照,像鏡子映照影相一樣。夢從心中生出來,影相就在陽氣中顯示出來了,來往活動,出現消失等各種現象,都能倏忽變成一二寸高的小人形狀,像圖畫,像戲劇,像蟲在蠕動似的。即使是不可告人的心底秘事,也會百態畢露,鬼神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狐中通靈性者也能看得見,只是聽不到說話聲而已。昨晚偶然路過君家,恰好觀賞了君的美夢。」

狐友又說:「心中的善惡,也表現在陽氣中。產生一個善念,陽氣中射出一線烈火;產生一個惡念,陽氣中噴出一線濃煙。濃煙罩頭,頂端如果是還有一絲光亮,表明此人是畜生道中的人;若連一絲光亮也沒有,表明此人是泥犁地獄中的人。」王半仙問:「惡人濃煙罩頭,夢影還怎麼能夠出現呢?」狐友說:「人心本來是善良的,被惡念所遮蔽。睡時一念不生,良心還其本來面貌,陽氣仍然是光明的。就是惡人剛睡醒時,惡念還沒興起來,光明也還是存在的。惡念越起就越昏暗,惡念全部興作起來,就全部昏暗了。君不讀書不知此理,可去試問一下秀才,孟子所說的夜氣就是指此。」王半仙惶恐地說:「鬼神的鑒察,竟到達了人的夢中!」

【原文】

王半仙嘗訪其狐友,狐迎笑曰:「君昨夜夢至範家住,歡娛乃爾。」範住者,邑之名妓也。王回憶實有是夢,問何以知。曰:「人秉陽氣以生,陽氣上升,恒發越於頂。睡則神聚于心,靈光與陽氣相映,如鏡取影。夢生於心,其影皆現于陽氣中,往來生滅,倏忽變形一二寸小人,如畫圖,如戲劇,如蟲之蠕動。即不可告人之事,亦百態畢露,鬼神皆得而見之,狐之通靈者亦得見之,但不聞其語耳。昨偶過君家,是以見君之夢。」又曰:「心之善惡,亦現于陽氣中。生一善念,則氣中一線如烈焰;生一惡念,則氣中一線如濃煙。濃煙冪首,尚有一線之光,是畜生道中人。並一線之光而無之,是泥犁獄中人矣。」王問:「惡人濃煙冪首,其夢影何由複見?」曰:「人心本善,惡念蔽之。睡時一念不生,則此心還其本體,陽氣仍自光明。即其初醒時,念尚未起,光明亦尚在。念漸起,則漸昏。念全起,則全昏矣。君不讀書,試向秀才問之,孟子所謂夜氣,即此是也。」王悚然曰:「鬼神鑒察,乃及於夢寐之中。」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卷三 灤陽消夏錄三》,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