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不足畏

戶部尚書曹竹虛說:他的一位族兄從歙縣到揚州去,途經朋友家住宿。時值盛夏,氣候炎熱,他的朋友請他進入書房休息。書房寬敞涼爽,晚上,他準備在裏面安置一個臥榻,朋友說:「這間書房有鬼魅,夜間是不能居住的。」可這位曹兄一定堅持要睡書房,到了半夜,有怪物從門隙中向內爬,薄得像夾紙一樣。入室以後,這個夾紙形狀的怪物逐漸展開,化作人形,原來是一個漂亮的女子。曹兄睜眼打量著她,一點也不害怕,女子忽然披頭散髮,吐出很長的舌頭,成了一副吊死鬼的面貌。曹兄笑著說:「頭髮仍然是頭髮,只是稍微亂了點;舌頭仍然是舌頭,只是稍微長了點。這有什麼值得害怕?」女子忽然把自己的頭顱摘下來放到了書案上。曹兄又笑著說:「有頭尚且不足以懼怕,何況是無頭呢?」鬼魅黔驢技窮,突然不見。曹兄由揚州返回時又住進了這間書房,半夜時,門隙又有怪物爬動。怪物才一露頭,曹兄就唾駡說:「又是這個讓人掃興的東西嗎?」鬼魅一聽,竟沒敢入室。

這與嵇中散集所載的故事相類似。虎不吃醉人,因為醉人不知道害怕。人情大體上,是畏懼就會心亂,心亂就會神散,神一散鬼魅就可能乘機而入。不畏懼就會心定,心定就會神全,心神專一邪氣就無從入侵。因此,嵇中散集對這類事情稱為「神志清醒,鬼慚而去」。

【原文】

曹司農竹虛言:其族兄自歙往揚州,途經友人家。時盛夏,延坐書屋,甚軒爽。暮欲下榻其中,友人曰:「是有魅,夜不可居。曹強居之。夜半,有物自門隙蠕蠕入,薄如夾紙。入室後,漸開展作人形,乃女子也。曹殊不畏。忽披發吐舌,作縊鬼狀。曹笑曰:「猶是發,但稍亂;猶是舌,但稍長。亦何足畏!」忽自摘其首置案上。曹又笑曰:「有首尚不足畏,況無首耶!」鬼技窮,倏然滅。及歸途再宿,夜半門隙又蠕動。甫露其首,輒唾曰:「又此敗興物耶!」竟不入。

此與嵇中散事相類。夫虎不食醉人,不知畏也。大抵畏則心亂,心亂則神渙,神渙則鬼得乘之。不畏則心定,心定則神全,神全則沴戾之氣不能幹。故記中散是事者,稱「神志湛然,鬼慚而去。」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一 灤陽消夏錄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