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僧弄玄

乾隆二十四年七月,姚安公在苑家口,遇到一個和尚,和尚合掌行禮說:「相別已有七十三年了,重逢不請我吃一頓齋飯嗎?」恰好旅舍賣的都是素食,兩人便一起吃飯。姚安公問和尚多大年紀了,和尚解開行囊拿出一份度牒。這度牒是明代成化二年簽發的。姚安公又問傳到他這一代一共有多少代了?和尚馬上把度牒收進行囊中,說:「你懷疑我,不必再說了 !」飯沒吃完便走了,竟不知這和尚的真假。

姚安公曾以這件事,來告誡我說:「士大夫們為了好奇,往往為這一類人所連累。即便是真仙、真佛,我寧願當面錯過。」

【原文】

己卯七月,姚安公在苑家口,遇一僧,合掌作禮曰:「相別七十三年矣,相見不一齋乎?」適旅舍所賣皆素食,因與之飯。問其年,解嚢出一度牒,乃前明成化二年所給。問:「師傳此幾代矣?」遽收之嚢中,曰:「公疑我,我不必再言。」食未必而去,竟莫測其真偽。嘗舉以戒昀曰:「士大夫好奇,往往為此輩所累。即真仙真佛,吾寧交臂失之。」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三 灤陽消夏錄三》,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