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太明

貢生張晴嵐說:有一寺廟的藏經閣住著狐狸,和尚大多住在閣下。一天熱得難受,有個雲遊和尚嫌下面吵雜,便搬到上面住。和尚們忽然聽梁上的狐狸說:「各位暫時各回自己的住所,我的親屬不少,要移居閣下。」和尚們便問他長期住上面,為何忽然要下來住?狐狸說:「和尚住在這兒。」和尚們問他躲避和尚幹啥?狐狸說:「和尚是佛門弟子,我怎敢不回避?」和尚們又問:「我們不也是和尚嗎?」狐狸不回答了。和尚們堅持問到底,狐狸才說:「你們自以為是和尚,我還能說什麼呢?」

我堂兄懋園聽了這事,說:「這狐狸黑白分明,他也可使儒、道、佛三教之人深深地自省啊!」

【原文】

張明經晴嵐言:一寺藏經閣上有狐居,諸僧多棲止閣下。一日,天酷暑,有打包僧厭其囂雜,徑移坐具住閣上。諸僧忽聞梁上狐語曰:「大眾且各歸房,我眷屬不少,將移住閣下。」僧問:「久居閣上,何忽又欲據此?」曰:「和尚在彼。」問:「汝避和尚耶?」曰:「和尚佛子,安敢不避?」又問:「我輩非和尚耶?」狐不答。固問之,曰:「汝輩自以為和尚,我複何言!」從兄懋園聞之曰:「此狐黑白太明,然亦可使三教中人,各發深省。」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三 灤陽消夏錄三》,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